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家里,李晓拉着妻子直接回了卧室,泡了杯浓浓的红茶端了进来,“快喝点茶解解酒。”

    被李晓宠着的感觉又回来了,梁晓怡接过茶水,忍着烫吹着气喝了几口,才想起儿子和赵姐还在客厅,“我去看看儿子。”

    李晓伸手按着妻子在床上坐下,帮着她脱了外套:“行了,他正看动画,你一身酒气就别过去讨烦,喝点茶早点躺下休息。”

    梁晓怡人有点晕,喝了几口茶就慵懒地靠在床头,紧身裙包裹着的身躯显得很饱满,尤其是臀部翘得惊心动魄,李晓的眼神不由就陷了进去,喉头有点发干。

    梁晓怡自然看到了,李晓的痴迷让她脸色更红润了,心中无形就添了骄傲,“晓晓,给我捏捏腰,今天坐的时间长了。”

    李晓应声就走到床边,挨着妻子的娇躯坐下,伸手搭在腰间,不轻不重地按了起来。时间不长,手就滑到那惊人的翘起部位抚了起来。

    梁晓怡也装作没看见,舒服的不要不要的,“你今晚怒怼了报社的李主任,又拨了庄总的面子,报社会不会登东商的负面新闻,要是这样我今后可有罪受了。”

    李晓冷哼了一声:“哼,他敢!你放心,李主任分的轻重,绝对会捏着鼻子认了。倒是庄总和李秋萍你要注意,他们会给你穿小鞋。”

    “李秋萍这几天正找我麻烦呢,庄总......不会吧。”

    酒宴的场景,李晓在张静的房间监控上看得清清楚楚。李秋萍和妻子不对付很正常,毕竟不是一个线上的人,可是庄总酒宴上的态度却耐人寻味。

    妻子在酒宴上被为难,作为一直觊觎妻子的上司却视而不见,任由李秋萍和李主任联手唱戏。在喝交杯酒的戏码出现后也装作醉酒,李晓一出现,庄总立马就清醒了。

    “晓怡,最近几天是不是没有主动找庄总汇报工作?”

    “那当然,你不是让我疏远庄总么?今天要不是处理顾客被打伤的事,我也不会见庄总。”

    李晓略想了想,肯定地说道:“李秋萍今晚太胆大了,当着庄总的面为难你,我觉得这可能是庄总的意思。”

    梁晓怡自然不甘相信:“怎么可能?李秋萍是魏总的人,庄总为什么要对付我?”

    “李秋萍再是魏总的人,可你们部的主管是庄总,东商这么大,一个中层敢打庄总的脸?除非是庄总授意的,否则解释不通。”

    机关那些弯弯绕李晓可太有体会了,“你最近不去接触庄总,他刚提了你副部长,又对你怀有不良目的,岂能善罢甘休?很可能是两人联手做局,逼着你向庄总求援,我想接下来,李秋萍会像疯子一样整你。”

    庄总打自己身体的主意,梁晓怡是不怎么相信的。两人接触了这么久,庄总都对自己彬彬有礼。可是,为了迎合李晓,打消他对自己的怀疑,她也不好替庄总辩解。

    “李秋萍现在几乎在部里把我架空了,我还不如当主管时活得滋润,刘小静也让她用一个主管位置拉过去了。”

    李晓抬手拍了一把,梁晓怡小声惊呼了一声,“六毛,你往哪儿摸?”

    “我是打醒你,你真是当局者迷。管理部是庄总主管的,他不点头,李秋萍有本事让刘小静当主管?”

    好像也是啊!梁晓怡有点想不明白,对庄总长期养成的良好印象,让她不愿去怀疑庄总。

    李晓乘着手感好抚了几把,然后又在翘起上轻拍了一把,“好了,你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一觉,今后会遇到什么事,你告诉我一声就行,我替你扛着。”

    梁晓怡身子不安地扭了扭,调皮地回头看着李晓,媚眼如丝早带了水汽,“不嘛,你替我脱了衣服,我要你给我洗。”

    咦?这提议好诱惑!李晓看着扭动如蛇的娇躯,喉头有点发干,手立即伸向了妻子的腰间,解开了套裙的拉链搭扣,顿时,牵动李晓心神的惊人翘起,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

    第二天一上班,梁晓怡刚走到集团十二楼,护花使者尹小冬从楼梯口闪了出来,萌动的脸上还带着一股神秘感,让她吃了一惊。

    “搞事情?吓了姐一跳。”梁晓怡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夸张地拍了拍饱满的胸部。

    萌动的眼睛瞪大了,直直地盯着梁晓怡的胸前,一副猪哥陶醉的样子:“姐,真大!”

    梁晓怡娇羞地扭转身子,躲避这萌货地直视,“一边去,这是天生的,姐有什么办法,说正事。”

    小尹低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提醒道:“姐,小心老巫婆,今天早上她早到,叫了部里几个人背着你商量什么事。”

    李秋萍想干什么?部里就两个领导,有什么事竟然需要回避她?看来她一定有鬼。梁晓怡宠溺地抬手摸摸小尹的头,小声回了句谢谢。

    两人不动声色回到部里,其它人都在,看了看办公室,唯独不见主管刘小静。

    梁晓怡来到套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端起杯子,小抿了一口。里面的咖啡温热刚好,这自然是小尹的手笔,她不由心中一甜。

    想起昨晚和李晓的旋旎,梁晓怡脸红了红。李晓提醒李秋萍会接着对付自己,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阵烦闷,也无心做什么事,起身站在临街的阳台,默默打量窗外的风景,心中慢慢平静下来。

    现在梁晓怡只能隐忍,人家能当部长,背后也有大佬支持,自己现在也不愿去求庄副总支持,在集团内根基还是太浅。

    中午下班时,李秋萍也没有进来。梁晓怡去顶楼餐厅吃过饭,回到部里,办公室就剩她和小尹两人了。

    她每天中午固定的要睡一小会儿,平时就在办公室长沙发上合衣睡一会儿,但总是提心掉胆睡不踏实,怕别人闯进来。小尹来了以后,知道了她的困境,中午午休就不回租房,在办公室随便休息或者上网陪护着她。她也就放心睡觉,不用忌讳什么。

    在她心里小尹就是个大男孩,她当他是自己的弟弟,在不知不觉中,她已习惯了自己的世界里有小尹的存在。

    今天梁晓怡刚刚在里间睡熟,反锁的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李秋萍和两个同事闯了进来,煞有介事的四处查看一番。看到她和小尹衣服都穿得齐整,顿时就有点失望地离开。

    梁晓怡惊醒过来脑子有点迷糊,李秋萍出去好一会儿她才明白过来。这是怀疑她和小尹之间有什么关系,费尽心思捉奸来了。

    欺人太甚!李秋萍这是赤裸裸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