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总从客厅旁边的小吧台端来两杯咖啡,递给她一杯,然后也坐在同一张长沙发的另一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梁晓怡被盯得不好意思,只好端起杯子,掩饰着喝了一口,然后,放下咖啡准备把卡拿出来,早点送完赶下一家。

    张总看到梁晓怡喝了咖啡,眼睛一亮。“这是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正宗的南山咖啡豆,我自己刚才现磨的,梁部长再尝尝。”

    “谢谢,”梁晓怡刚喝了一口,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反而味道有点怪怪的,就再没端起杯子,拿过坤包,准备取卡出来。

    张总却有点没话找话,“梁部长,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

    换工作?梁晓怡愣了一下,自己正在部里受打压,能在集团内部换个岗位也不错,难道张总有路子,她看着他,等对方开口。

    “梁部长,有没有想过到我的公司来工作?”

    “嗯,你的公司?”梁晓怡有点不大明白张总的意思。

    张总似乎很真诚:“梁部长,我的公司虽说是个人的,但也是大公司,业务发展很好。我早知道你是人才,只要你来,我给你一个副总的位置,可以拿年薪。”

    梁晓怡明白了,原来他是让自己来他的公司,听着条件也不错,副总的位子还拿年薪,世上真有这样的好事?

    看到张总盯着自己的一双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贪婪和占有欲。她身子一个激灵,顿时全明白了。大叔,你还真敢想啊,把我当做什么人了?一边为你卖命赚银子,一边还得当小三伺候你吧。

    大叔,你真是够天真!

    梁晓怡心中暗骂对方的无耻,冷冷地一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不想再和这个男人废话,正要拿包取卡出来,突然眼前恍惚一下,一阵困意涌上来,身子也有点发软,她只好往沙发上靠了靠。

    模糊之间,沙发另一头的男人不失时机的靠过来,抱住了她:“小梁部长,你怎么了?要不要在这休息一下。”

    “放开我!”她伸手推拒着,却感到力不从心。

    张总戏谑地笑着,越发搂紧了她,一只手竟然放在她的侧臀上,轻抚起来。

    咖啡有问题!她心中一惊。

    狠劲咬了自己舌头一下,疼痛使她恢复了大部的清明。看着眼前的场景,顿时一切都明白了。这是一个早就布好的局,没有外人的房间,洗过澡的男人,加了料的咖啡,最后就只等自己自投罗网了。

    幸亏只喝了一小口,不然麻烦大了。努力摇摇头驱走最后的一丝迷糊,暗暗积蓄起全身的气力,猛地推开对方:“滚开......”

    张总冷不防竟被顺着沙发推倒在地上,晓怡抓过坤包站起来就朝门口走去。

    张总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忙从地上爬起,又追过来抱住她,就往房间里面大力拖拽她。晓怡心慌之下,竟忘了门外的尹力,见挣不开对方,就要被拖进卧室,她死死抓住卧室的门框,心急之下习惯性地大喊了一声。

    “小尹!”

    门应声被猛的推开,小尹如小豹子般冲了进来,晓怡看到他,心里一松,欣喜的眼泪夺眶而出。

    看到梁晓怡正被人拉扯,小尹怒气冲冲扑了过来。张总吃了一惊,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只能惊惧地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

    小尹过来猛地一拳就打在张总脸上,先来了一个满脸开花,接着把张总扑到在地一顿猛揍,张总起初还能抵挡,可很快就被虐得不断惨叫,

    梁晓怡理好散乱的发丝,抚整好衣服,背起坤包,走过去拉住小尹:“好了,别打了。”

    “姐,你没有事吧?”看到晓怡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事,他又恶狠狠地盯着张总。

    “梁部长,对不起,我一时糊涂啊。”张总借机爬起来躲在一边,一脸的红肿,鼻血也涂得满脸都是,样子狼狈不堪。

    看着张总的惨样,她心有点心惊,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张总,我是代表公司来的,真出了什么事,法律会放过你吗?你这样做考虑过后果吗?山城和你一样的供应商还有很多,我没有多大本事,但建议集团换一家还是能够做到的。”

    张总知道梁晓怡能当副部长,背后必定有人支持,追究下来,还真会坏了自己的大事。想到这里,心内一慌,忙扑腾一声跪在地毯上。

    “梁部长,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都是李秋萍那个贱人骗了我,说你对这种事很随便的,所以我才犯了糊涂啊!”

    张总痛哭流涕后悔不已,此刻只能卖了李秋萍,死道友不死贫道,做为商人他不会和钱过不去。

    李秋萍!梁晓怡愣了一下,俏脸阴沉下来,低头思索一会儿。看着张总,突然走过去抬腿狠劲踢了过去,恨天高的威力确实不小,又是被踢在小腿上,张总又是一声惨呼。

    “今天先放过你,今后好自为之。小尹,我们走。”她不想多事,自己也没损失什么,闹大了传出去也不好听,想来张总吃了大亏,也够他喝一壶的。

    看着两人出去,客厅里,张总拿起手机,脸上的血迹都不管了,直接拨出一个号码,接通电话,不等对方说话,便是一通吼。

    “李秋萍,你什么意思?玩我?小梁那么烈的性子你让我去碰。怎么来的还是两个人,还把我给打了,这事没完!”

    “行了!老张,那丫头也是你能惦记的。别瞎折腾了,集团里的女人你没祸害过?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张总还想说什么,对方已挂断了,他不甘心,两头又都得罪不起,想了想,只能自认倒霉。

    梁晓怡下楼坐进车里,想起刚才的事,不由一阵后怕。万一真出了什么事,自己会有什么后果?她不由委屈地哭了。

    “姐,别难过,要不要报警?”小尹递过纸巾。

    “小尹,今晚多亏了你,不能报警。”看着小尹傻萌的脸,纯真的眼神,她心中一暖,亲昵地摸摸小尹的脸,挪动一下身子,头偏靠在他的肩头上,闭上了眼睛。

    如果李晓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那事情就闹大了,他可能会让自己辞职。可是,自己的弟弟还在上学,还需要自己的帮衬,这份工作收入高还稳定自己不能失去。

    很快她又愁上心头,不能报警也不能告诉李晓,第一家送卡就成了这样,后面还有几十户,不知还有多少麻烦等着自己,她感觉一阵无力。

    李秋萍这是疯狂了,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毁了自己。今晚躲过了,那后面她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她不能坐以待毙啊!

    苦恼地想了想,坐正身子,拿出手机却不知打给谁,心中一阵郁闷。眼角看到脚边的两只装卡的纸袋子,不由恨意上心,拿起一只袋子,打开车门下来,站在车旁,用尽全力抛向空中。

    纸袋内的红色卡片,不少就飞在空中,然后刷刷地落下来,仿佛下了一场花瓣雨。

    “姐,好美!天女散花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