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尹吃惊地看着散落满地的红色卡片,一边嘴里乱叫,一边乖乖下车,蹲下把散落一地的卡一张张捡了起来。

    梁晓怡终于出了口气,站在车边,看着小尹手忙脚乱收拾残局,也不去帮忙,只是静静站着看。

    等小尹满头大汗提着袋子回来,她心中倒有点愧疚。

    “姐,也不知丢失了没有,不过只要你能解气都无所谓。”

    “小尹,谢谢你。”

    “姐,上车吧,外面冷。”小尹摸出纸巾,靠过来温柔地擦去她眼角的泪痕,体贴地抱扶着梁晓怡回到车中。

    梁晓怡发泄过了,心中真痛快了许多,侧身依偎在小尹的身边,心头一阵茫然,慵懒地不想动。

    “接下来还去不去?”小尹还想着名单上还有几十个客户需要拜访,头不由大了。

    梁晓怡正思索着,突然体内一阵阵发热,心中涌起一股春意,脸上也绯红一片,抱着小尹胳膊的手不由收紧了。

    小尹的胳膊上感受到了柔软的挤压,看梁晓怡的脸色绯红,不由惊奇:“姐,你怎么啦?”

    梁晓怡不由自主地埋头蹭了蹭小尹的胳膊,脸越发红了,不安地低声说道:“刚才的......咖啡有问题,小尹,抱紧姐,我好难受。”

    咖啡有问题!想到刚才在张总家里的情景,小尹明白过来,略一迟疑,转身隔着档位伸手把梁晓怡紧紧抱在怀中,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试探着说道:“姐,要不我扶你去后座上躺会儿。”

    “嗯。”梁晓怡低声呢喃几句,精神几近恍惚,小腹下似乎有蚂蚁在爬,痒得难受,心中涌起一股春意,想压也压不住。

    小尹下车,过来拉开副驾的门,搀扶着梁晓怡下来,揽着她的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一股清凉的冷风吹过,梁晓怡恢复了几丝清明,看了一眼宽敞的后座,心中一惊,下意识推开了小尹,冷冷说道:“去车里给姐拿瓶水。”

    嗯?小尹一愣,不动神色退开,去车里拿了瓶水出来,拧开盖子递了过来。

    梁晓怡接过水,仰脖猛灌了几口,冰凉的水进肚,心头的燥热减退了几分,神色更加清明。偏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小尹萌萌的脸,心中懊恼不已。

    天!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差点把持不住。看小尹一副委屈的神情,今晚又是小尹救了自己,她此刻却不知该怎么去开口。

    两人静静地站在清冷的停车场,一时都有点尴尬。梁晓怡感到那股燥热又开始翻腾,再也不敢迟疑,摸出手机就打给李晓,说了地址让他快过来。

    李晓在家洗了澡,在客厅和赵姐看电视,妻子没回来他没有先睡。接到晓怡的电话,心中一惊,告诉赵姐一声,下楼开车很快就往城区赶。

    梁晓怡靠在车上休息会,喝了几口水,感到身子不太热了,只是心中越发想那事了。

    十几分钟后李晓开车赶了过来,晓怡大致说了加班的事,然后让小尹把那两只纸袋提到李晓车上,把自己车钥匙扔给他,让他自己先开车回家。

    等小尹开车走了,她上了李晓的车就催着快回家。

    进了家门,豆豆早去睡了,赵姐看两人回来了,也回了卧室。两人回到主卧,梁晓怡很快去浴室洗了个澡,连内衣也没穿,围着浴巾就上了床。

    今晚又见到小尹和妻子在一起,李晓心里有点不喜,可这是妻子的工作,他也不好显得自己小家子气:“客户都拜访完了?”

    梁晓怡没有回答,眼睛水水地看了一眼李晓,扑过来抱住他,红唇就吻了过来,“晓晓,人家想要了......”

    嗯,这么急?李晓被动地放下手机,回抱住妻子滚烫的娇躯,回应着她的热情。晓怡今晚有点激情似火,李晓的欲望立即就被点燃了,在妻子的娇呼声中,他占据了主动......

    云收雨散,梁晓怡心内的欲望才散去了,心满意足地抱着李晓,娇躯上布满了细汗。

    李晓爱惜地拥紧妻子,“刚才都吓了我一跳,你怎么拉?”

    梁晓怡顿了顿,幽幽开口,“李秋萍那老巫婆,真不是东西......”

    说了自己和李秋萍之间的纠葛,对今晚和张总之间的事,她想了想选择了隐瞒,而把黑锅让李秋萍背了。

    李晓静静地听她说完,不由眉头紧皱。这个李秋萍真是疯狂了,竟然给妻子下药再安排加班,这是打算毁了妻子么?

    “这事我不想报警,传到单位对我影响不好,晓晓,你不能放过这个狠毒的老女人。”

    李晓眼中凶光大盛,李秋萍为什么这样处心积虑的对付妻子?他一时也想不出理由,也许有更复杂的原因,但无论如何这口气不能忍了。

    “你打算怎样处理?”李晓还是想先弄明白妻子的意思。

    “现在我也不知怎么办了?”梁晓怡幽幽叹口气,心里很迷茫。

    李晓略一想,不由冷哼一声:“哼!这事不管是谁的授意,李秋萍先冒头了,那就先收拾她,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们这次不能手软,明天你开始找她的把柄。

    “怎么做?”

    “别的事先不急,明天你先把卡退回部里。”

    “退回去?怎么退?这可是集团安排下来的工作”梁晓怡有些不解。

    “谁安排的工作也不行,你怎么糊涂了,这是典型的违规违纪。这么大的一笔钱,别人不去送,就是怕将来出事要承担责任,交给你办,也是不怀好意。万一被人举报,你是经手人,能脱了干系?”

    梁晓怡有点明白过来,今晚如果把卡送出去,就会留下把柄给别人,按李秋萍对自己的做派,亲自匿名举报自己都是有可能的。如果不去送,或者送不出去,就是不服从工作安排。

    好像前进后退都是一个死结,这是两头堵着害自己呀!

    李晓循循善诱地说道:“你和李秋萍之间并没有大的矛盾,她也干不了几年,按说她不应这么做。除非你威胁到她什么了,你再好好想一想?”

    我能威胁到她什么?梁晓怡静静地思索起来。

    李秋萍对位置已经没有需求,那就只剩下利益了。想到利益两字,她眼睛一亮。部里最大的利益就是社会集团购买业务了,原来一直在李秋萍的掌握中,自己管了几天,现在又移交给刘小静了。

    只是从今年以来,部里几乎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说这项业务,也很少见到有人来办业务,但每月业务量却是完成的,那这业务是怎么完成的?晓怡早就觉得奇怪了。

    有些事情只要思路正确,距离真相也就不远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