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梁晓怡茅塞顿开,对了,好像每次有人来部里办这项业务,李秋萍就恰好安排自己外出。所以她感到业务少了。

    很明显,李秋萍在刻意隐瞒自己!

    难道她在这项业务上做了手脚?几家商业为争夺客户,暗中给客户都按比例有回扣。但有些单位纪律严格,却不敢收回扣?如果不敢收,那回扣去了那里?

    梁晓怡恍然大悟,如果上缴集团财务的回扣账目和部里实际的不一致,那回扣的大部分就会留在部里。想到这儿,她惊得坐了起来。

    “李秋萍胆子不会这么大吧?这可是犯罪啊!”

    “宝宝,你又走光了。”听到李晓戏谑的声音,低头一看,身上不着寸缕,害羞地吱咛一声,忙钻进被子中 。

    钻进李晓怀中,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可她觉得李秋萍的胆子没有这么大。

    李晓却不这样认为:“李快到退休了,临走捞一把很正常。你们的制度有漏洞,谁拿了谁没拿又不好上门查,集团也不好问你们,部里自由权太大,留下一笔钱太容易了。”

    “嗯,我大概猜到了,你没有参与这笔业务,她自然害怕你知道了,和你关系破裂,也许是......想把你逼走,然后她就安全了。”

    李晓想通透了,对李秋萍就没有一点好感了:“既然和她处不好,那就狠狠地反击回去,世上的坏人都是好人惯出来的。这项业务你最清楚了,你去查熟门熟路,只要掌握了证据,接下来怎么去做,主动权可就握在你手里了。”

    “从什么角度去查呢?”梁晓怡盯着李晓问。

    “这件事一个人是操作不了,最起码部里出纳会计脱不了干系,李秋萍和那两人关系处得不错吧。人多要分赃,必然就要记账,要不会死人的。你要查还得快点查,日后出事了,人家还说你知情不报。”

    梁晓怡对这类事真的知道得很少,想想也对,管财务的尤芳和李秋萍关系可不一般:“那查到了怎么办?

    李晓毕竟是基层领导,财务正是他主管的,里面的门道一清二楚,和人争斗的经验岂是妻子可以比拟的。收拾李秋萍不难,李晓不由想到庄总,妻子最近被刁难,庄总似乎没有看到似的,这太反常了。

    “拿到证据立即公开上报庄总,打蛇就打死,要不你还要被整。”

    “庄总会不会压下来?如果李秋萍真在回扣上做了手脚,暴露出来可就是集团的丑闻了。”

    “嘿嘿,庄总可是部里的分管上级,你对他不是很有信心么?”

    梁晓怡嗔怪地翻了李晓一眼:“小心眼。”

    李晓抱着妻子鼓励道:“你小心去查,查不到我帮你查,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天塌了我也给你顶起来。”

    “嗯,我听你的。”梁晓怡心神大定,吻吻李晓的胸膛,抱紧李晓香甜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梁晓怡来到部里,也没有去找李秋萍,坐到外间办公室,一边喝着小尹冲的咖啡,一边等着李秋萍进来。既然要反脸,那就堂堂正正!

    九点半,李秋萍果然走了进来,看到梁晓怡在外间坐着,没事人一样过来问道:“梁部长,昨晚的工作完成怎么样了?”

    “李部长,晚上加班去送卡,这工作我无法完成,东西我交回来,你点一点数目。”她一边说一边示意小尹把两只纸袋放到办公桌上。

    “梁部长,这是公司安排的工作,你怎么能回绝?”她有点吃惊,梁晓怡敢说不了,这怎么行,只能拿出公司名义来压过去。

    “公司那位领导安排给我的,请你告诉我?”梁晓怡声音突然高了八度,杏目怒睁着李秋萍。

    李秋萍吓了一跳,心中一慌,这是怎么啦,要起义?难到昨晚让张总的骚扰把她激怒了?

    大办公室的人都听得震惊了,一直好脾气高冷的冰山美人,今天突然就爆发了。这是怎么了,两个女部长开撕?

    李秋萍看对方有持无恐地样子,不免有点后悔。庄总交待让她打压梁晓怡,但自己却假戏真做出手狠毒,若是让庄副总知道她对梁晓怡做的那些过分的事,那他能放过自己?

    现在自己青春不在,魏总早不大理自己了,外强中干就是自己眼下最真实的写照。

    对梁晓怡的追问,她没法回答,安排梁晓怡去送卡的人正是自己。她没得选择,必须尽快把梁晓怡逼走,否则迟早被她发现一些事,那局面就无法收拾了。

    “梁副部长,有些事你无权知道。我交待的工作,你必须接受。”李秋萍心中却有点底气不足。

    “这是公开的违规行为!我有权利拒绝,你觉得不行,那就上报集团吧,有什么后果,我接着!”梁晓怡的声音犹如冷箭,直直刺了过来。

    “你......”

    李秋萍眨巴眨巴小眼睛,没法再说下去。梁晓怡这完全是豁出去的架势,还上纲上线了,这事真不能再逼了:“好吧,这事你别管了,你还暂时负责礼品发放吧。”

    李秋萍悻悻地退让了,梁晓怡达成目的也没有再起纷争,两人安排人清点完卡的数目,在交接单上分别签上字,这件事就和梁晓怡没有关系了。

    终于搬回了一局,梁晓怡压住心中的兴奋,回到套间的办公室。大家都低头假装工作,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刚才短兵相接的局面大家都听到了,原来小梁部长的威风也是刚刚的。

    小尹冲了杯咖啡端了进来,伸出大拇指,为她点赞。梁晓怡笑笑,接过咖啡,慢慢品着。脑海中想起李晓昨晚的分析,想到了李秋萍的亲信尤芳。

    尤芳是部里的会计,当然她也是李秋萍心腹中的心腹。部里所有账目都在她手里,如果李秋萍私分了回扣款,那就还有另一本帐外帐,这本账外账只能在尤芳手里。

    想了想,她走出套间办公室,对着办公室的同事说道:“今天一楼客流大,尹小冬和晓茵,还有尤芳,你们三个随我去一楼。”

    尤芳很意外,不想去又不敢说出来,梁晓怡是副部长,刚才可是路怼李秋萍,无奈之下她只好收拾东西跟着去了一楼。

    今天恰逢有节日,一楼商场客流很大,领礼品的人也多,工作量自然就大,大家一直忙碌个不停。尤芳是部里会计,不时就有楼上电话叫上去办事,办完部里的事还得下楼来帮忙。

    一个中午上下跑了十几个来回,腿都有点发软,心中叫苦不堪却不敢开口,人家领导都在一线,她有什么特殊可讲。

    午饭时还有顾客过来兑奖,梁晓怡宣布中午现场加班,安排尤芳和王晓茵去大楼外面的一家小饭店买盒饭。

    这时是饭点,吃饭的人多,她点名的小饭店平时人就多,今天又是故意点的菜,必须现炒,一去一回没一个多小时别想回来。

    尤芳和小静去买饭,尤芳的坤包自然留在服务台柜子中。梁晓怡今天原本就是故意折腾这个狗腿子,也等的是这个机会。她毫不迟疑,让服务台的人打开柜子,拉开尤芳的坤包,拿出里面一大串钥匙,起身就走到楼外。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