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纪涛看着公示栏内的照片,眼神一亮:“你说梁部长,东商之花谁不认识,可人家不认识我呀。”

    李晓微微一笑,不动神色随口问道:“她在单位风评怎么样?”

    纪涛顿了顿,也不清楚李晓的目的,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她人漂亮也傲气,对单位的男人不屑一顾,只是从去年和庄总走得近,迅速升职了。”

    “还有吗?”

    纪涛觉得李晓绝对认识梁晓怡,可是李晓的为人他清楚,也没有什么可忌讳的:“赵所长前几天还来找过我,也是问梁部长的事情,李镇长,难道你也认识她?”

    李晓想了想,说道:“她就是我的妻子,下梁政府的人也有人认识她,只是我没有来这里找过她,赵所长来问一些事情也是我让他来的。”

    纪涛瞪大了眼睛:“梁部长原来是您的妻子,你俩真般配。”

    李晓亲呢地拍拍纪涛的肩膀:“你不要随便告诉别人,对了,管理部里那个尹小冬你知道吗?”

    “知道啊,他和嫂子也走得近。”

    李晓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嫂子和这个小尹有什么异常之处吗?不要有顾虑,照实说。”

    纪涛想了想说道:“他爱在嫂子跟前献殷勤,人看着傻傻的,但是绝对是聪明透顶的人,嫂子中午都在办公室午休,都是他在陪着,你可得给嫂子提个醒。”

    嗯?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在一个办公室午休?我看你们保卫部里有监控,那么楼上办公室里有监控吗?”

    “大楼当然有监控,但是从十楼以上是集团办公层,除了财务部,其它地方只有走廊里有监控,办公室里面没有,领导不喜欢这样。”

    李晓咬了咬牙,铁青着脸半天没有说话。纪涛立即明白李晓在担心什么,想了想,小声安慰道:“李镇长,嫂子不是那样的人,你别想差了。我们经常午间去楼上送报纸快递啥的,我去过管理部,嫂子在套间休息,那个尹小冬一般在办公室玩电脑,我想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李晓勉强挤出几丝笑意:“纪涛,你结婚了吗?”

    纪涛摇了摇头:“我家在山南县,那里是山区,条件也不好,我才二十四岁,不想回山区受穷,在东商只是合同工,这高不成低不就,连女朋友还没有。”

    李晓摸出烟给两人点上,今天自己向他问妻子的事情有点孟浪了,也有点丢人了,想了想说道:“纪涛,你和赵所长关系最好,赵所长又是我的兄长,这样吧,你先在这里干着,抽空去考个驾照,区里如果有工勤编制我给你想想办法。”

    纪涛有点不敢相信,李晓那是一言九鼎的人,带编制的岗位代表什么他可太清楚了,“李镇长,您有心了,这事成不成我都谢谢您。您放心,嫂子在单位有事我第一时间告诉您。”

    看来纪涛虽然淳朴,可也不失机灵,李晓满意地拿出手机,两人交换了号码,加了微信好友。李晓又叮咛道:“不要让你嫂子知道你认识我,那个庄总和小尹你多留点意,我先上去了,有事打我电话。”

    李晓又握了握纪涛的手,转身走向电梯口。几天机灵地跟上来,按了电梯键,等李晓进去摆摆手回了保卫处。

    纪涛的表现李晓很满意,有些话不用对纪涛说得太明白,对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至于安排人盯着妻子是否下作,李晓一点也没有心理负担,妻子身边群狼环伺,李晓也不屑做什么圣人。

    到了十二楼,李晓找到管理部的门牌,看门关着,就轻轻敲了敲。门很快就打开了,梁晓怡看是李晓,伸头看了看走廊,拉着李晓进去又关上了门。

    “你怎么上来的?我还等你打电话再下去接你呢。”

    “在一楼登记后就进来了,快吃饭吧,点了你最爱吃的蜜汁藕片。”李晓放下盒饭,四处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办公室。

    梁晓怡中午忙着偷配钥匙,也没有用心吃饭,这回真饿了,打开饭盒坐下就吃了起来。李晓接了杯水递给妻子,然后四处打量着办公室。

    李晓是第一次来妻子的单位,装作很好奇的样子,先看了看外间,然后进套间看了看。妻子这个副部长的办公室条件还不错,空调、文件柜、大班椅都很艺术,靠墙有一条长沙发,显然这是妻子午休的地方。

    “晓怡,你中午在这里休息,这办公室太大了,你一个睡着不害怕。”

    梁晓怡咽下一口菜,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才说道:“以前大家几个人在这里凑合眯一阵子,现在我在里间休息,外面小尹偷着玩网游,安全没有问题。你快来吃饭,完了还要查账本呢。”

    看妻子说得很轻松,李晓心头也放松了许多,走过来吃了几口饭,试探着说道:“你和小尹在这里午休,不怕别人误会?”

    梁晓怡嗔怪地翻了个白眼:“你瞎想什么呢?他一个小屁孩也值得你紧张。不过李秋萍昨天真进来过,想抓我的丑,真是瞎了她的眼,真以为别人都像她一样龌蹉。”

    李晓心里有点不喜:“李秋萍能想到这一点,别人会怎么想?小尹在你眼里是孩子,在别人眼里可是男人。你也是部长了,大小也是领导,得注意忌讳。”

    梁晓怡有点不耐烦:“我知道,中午就一个半小时时间,回家来回都堵在路上,还顾得上吃饭休息?别多想了,快吃饭吧,完了还有得忙。”

    李晓感觉心里塞塞的,小尹曾经吻过妻子的手,明显心思不单纯,可自己总说服不了妻子,说多了还显得自己小心眼。先料理了李秋萍庄总这些凑到眼前的人,这个自己看不透的尹小冬先放一放。

    梁晓怡看李晓情绪低落,自己先吃过了,替李晓接了水,又走到李晓身后按摩起肩膀:“老公,别担心,我的心里只有你,今后对小尹我注意点,不会给你李大镇长丢脸。”

    李晓哭笑不得,匆匆吃完饭,喝了几口水,跟着妻子来到办公室南边靠墙的一排文件柜前。

    梁晓怡试着用钥匙开了开,顺利地打开了第一个文件柜,入眼的是码得整整齐齐的像城垛一样的账本。李晓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这得查到什么时候?一晚上时间恐怕都不够。”

    梁晓怡却兴奋异常,盯着满目的账本握紧了笑拳头:“这边还有呢,全部查看两个晚上也查不过来,不过我们只看今年的集团购买账目即可。比起李秋萍给我的侮辱,查账这事太小儿科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