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47章 真是可惜了
    等两个文件柜都打开,李晓和妻子一人一个文件柜,翻看起今年的集团购买账目。梁晓怡主管过集团购买业务,知道一月份是资金往来最多的时候,两个人重点从一月份账目开始查起。

    一个多小时过去,却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回扣的账目和财务部的回执都是相符的。梁晓怡的心未免焦急起来,今晚会不会一无所获?

    李晓也查累了,点了支烟,随便找了一只椅子坐着,盯着满满的文件柜,皱紧了眉头。

    “晓怡,先不要翻看了,这些账目都是要存档的,有问题也不会看出来。”

    “那也得查呀,你坐着就能找到了?”

    李晓没有回答,转头盯着办公室的格局,想了想,突然问道:“主管财务的尤芳坐的是那张桌子?”

    梁晓怡不解,回头撇了撇嘴:“你俩有缘,就是你坐的位置。”

    李晓点点头,靠在椅子上看着正对的文件柜默默出神。梁晓怡哪敢休息,又走到紧挨的另一个文件柜前,这里面都是去年的账本,也是码得整齐,塞满了柜子,仔细看过,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来,她失望地关上这个文件柜。

    李晓看了看自己坐的位置,然后转身盯着刚才没有翻看的账本位置,眼角无意扫过先前看过的柜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码着账本的地方明显没有灰尘。

    这是有人经常挪动的结果!李晓眼神一亮,立即注意到,下层码得整齐的账本却意外地凸出一块来。他灭了烟,起身蹲下,费力抽出这几本凸出的账本,后面紧贴着柜子后壁,露出横塞着两本小一号的蓝色账本。

    “这是什么账本?”李晓心中一跳,把这两个帐本拿出来。

    梁晓怡闻声过来,随手接过翻开一本一看,顿时惊呼一声:“晓晓,你太棒了,这是回扣账目账外账,正是我们想要找的东西!”

    部里还真有帐外帐,李晓凑过去和妻子一同查看,账本上面逐页记录着李秋萍和另外九个人各自的签名,对应的是具体的时间和领钱的数目。意外的是领钱人签名的地方,还愚蠢地按上了红指印。

    铁证如山!这下看你李秋萍往哪里逃?

    梁晓怡压下心头的激动,看了看几笔被私分掉的资金数目,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巫婆胆子好大啊!春节前后就私下分了四十多万。”

    李晓也有点咂舌,人心的贪欲真是深如大海,看到办公室有复印机,李晓叮咛道:“晓怡,快把账目复印下来,顺便用手机拍点照片,账本还得原样放回去,免得打草惊蛇。”

    有了这两本私帐,其它账目就可有可无了。李晓忙着恢复文件柜,梁晓怡打开复印机,把这两本账本逐页复印了,她又用手机拍了原件的照片,把账本又原样放回去,锁好柜子。

    忙完一切,都快晚上十点多了,不过收获却也是满满的,李秋萍贪污的证据终于到手了。

    两人兴奋地乘电梯下楼,走出一楼时,保卫处外面的桌子前还有值班的两名保安,纪涛看见李晓和梁晓怡挽着下来,他没有起身打招呼,装作不认识一样。李晓心里暗暗点了个赞,小伙子有前途。

    开车回到家里,赵姐和豆豆都睡了,两人匆匆洗漱过上床躺下,梁晓怡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拍的照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晓晓,部里十二个人,就剩下我和小尹王晓茵三个人没有参与,剩下这九个人全被李秋萍拉下了水,真要报上去,这些人可就全毁了。”

    李晓伸手揽过妻子,凑头看了看妻子手机中的照片,“心软了?”

    “嗯,尤其是刘小静,家里父母都是残疾人,就靠她这一份工作维持生计,要是她被处理,这个家救全毁了。”

    妻子的担忧却令李晓感慨不已,有时候心软未必就是缺点。

    “其实救下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她参与分钱的时间短,也就一万多元。这案子太大,东商肯定会上报检察院,只要你安排她做个污点证人,我估计可以免除她的刑事责任,公职不会丢。”

    梁晓怡想了想,才说道:“她和我关系一直不错,人也善良,李秋萍故意提她做了主管,就是想孤立我。要不我找她谈一谈,拉她一把?”

    李晓想了想说道:“明天就是周末,你约她到家里来,把证据摆出来她不会拒绝做污点证人。你上报的时候就说是刘小静发现然后报告给你的,再把私分的钱上缴财务部,我想问题就不大。”

    “嗯,我听你的。有你帮我把关,我可真轻松。”

    李晓点点头,依偎着妻子很快熟睡了过去。梁晓怡初临大事,心中却不平静,继续翻看这手机。

    “睡了吗?”一条突兀的信息突然来临。

    梁晓怡看清楚是奥丁发来的信息,身躯一震,眼神惊慌地看了一眼身侧的李晓,随手就删了信息。紧张地躺着想了想,轻手轻脚摸下床,拿起手机走出卧室,悄悄走过客厅来到外阳台,关上了阳台的门。

    看着窗外的点点灯火,梁晓怡不免忧心忡忡。已经两次了,对方虽然只是简单的问候,显得有点失去了耐心。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不免有点悔不当初,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踌躇良久,梁晓怡翻开通讯录,犹豫了几下,还是给对方打了过去。

    “有事么?”

    “嗯,东城区要提一个区长助理,区里把李晓和另一个人报了上来,你有什么打算?”

    梁晓怡自然希望李晓能步步高升,可是对方哪能这么好心。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大错未成,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否则就真的没有回头路可走。

    “我能有什么打算,顺其自然吧。”

    “哦,这次机会难得,真是可惜了。”

    “没有什么可惜的,对我来说,这个家更重要,失去了家就失去了一切。”

    “哦,这可不像你当初的作风。”

    “人总会变的,我一直都是为了这个家,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呵呵,玩我呢?”

    梁晓怡身躯一震,顿了顿,咬牙说道:“对不起,我没有那个胆子。我是反悔了,可是我想这样对大家都好。”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挂断了电话。梁晓怡长长出了口气,总算应付了过去。看着窗外的夜景,一种无助的茫然感袭上心头,默默出了会神,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客厅,心中不由一暖。

    悄声走回卧室,上床依偎在李晓怀中,心中渐渐安静了下来,皱着眉头慢慢睡了过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