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早上,和妻子商量后,赵姐带着豆豆去公园玩,留下李晓和梁晓怡在家等着刘小静过来摊牌。

    梁晓怡打电话和刘小静约好九点钟在家里见面,快到时间后,李晓想了想,还是到书房回避,如果妻子和刘小静谈不拢,再由李晓出面兜底。

    梁晓怡提前泡好了茶,坐在客厅却心思重重,也许是面临着对李秋萍的反击,她心情并不平静,而真正担忧的是昨夜的那个电话。对方的位高权重,最近连续给自己发信息,明显是有点逼自己兑现承诺的意思。

    她能去履约吗?显然不能。随意打量着这个温馨的家,她心中越发坚定起来,也许昨晚的电话会打消对方龌蹉的念头,让自己的家能恢复到日常的平静。

    正想着心思,门铃响了,梁晓怡起身开了门,果然是刘小静应约而来。

    刘小静提着一个果篮,客气地走了进来:“梁姐,我来了,你家的房子真大。”

    刘小静好奇地打量着梁晓怡的家,心里多少有点惶恐。最近跟着李秋萍站到了梁晓怡的对立面,有种当了叛徒的感觉,这让她有点怕见到梁晓怡。

    看到客厅墙上的婚纱照,刘小静找到了话题:“这就是姐夫么,好帅气啊。我就说嘛,梁姐这么漂亮,怎么能没有男人爱。”

    “喝点茶。”梁晓怡没有迟疑,递过一份早准备好的资料,神闲气定地等着小静的反应。

    刘小静不明就理,接过资料看了几眼,顿时脸色一片苍白,随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事情终于暴露了,她早就意识到有这一天:“姐,我……我害怕啊,你救救我……”

    小静本来就是胆小的女孩,她的反应也在晓怡的预料之中,想了想,抽出几张纸巾递了过去:“不想帮你,我早就把东西交上去了。”

    顿了顿,等刘小静稍稍恢复了些精神,梁晓怡叹了口气:“你的性格我了解,当初接钱的时候,李秋萍也有点逼你吧。现在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不管你有什么理由,私分公款是跑不了的。”

    “姐,我该怎么办啊?”

    晓怡胸有成竹:“我想了想,你只有反戈一击,主动揭发才能脱身出来。”

    刘小静想了好大一会儿,还有点犹豫不决:“姐,我不敢,我怕……”

    晓怡脸色冷了下来,“你不敢?当初既然敢拿钱,你应该想到事发的后果,我星期一上班就会把材料交上去。”

    “别这样啊,我会被抓起来,会被集团除名啊,我不能失去这个工作,你知道的。”想到那可怕的结局,小静又吓哭了。

    晓怡只能再加把火:“你想脱身只有主动揭发,你放心!我会给庄副总说好,你的岗位应该丢不了。”

    刘小静哪里敢相信,梁晓怡抬手指了指婚纱照:“你姐夫是下梁的镇长,万一集团要除名你,我保证让你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刘小静盯着婚纱照上的男子看了看,最终迟疑的点了点头:“姐,我听你的。”

    ......

    星期一早上,梁晓怡来到部里,等刘小静过来,然后一起来到集团财务部,以回扣款转账的名义,把小静私分的一万多元钱上交了财务。小静一时还凑不齐这么多,梁晓怡又替她补上亏空。

    办完了转账,又打电话约好了庄总,然后两人来到他的办公室。庄总不免有点喜出望外,梁晓怡主动来找自己汇报工作,看来李秋萍的打压还是见到了成果。

    “庄总,部里集团购买回扣账目有些问题,我想你应该有权知道。”

    嗯?庄总有点意外:“怎么回事?”

    “是刘小静首先发现的。”梁晓怡把一叠复印的资料递给了庄总。

    庄总看完,沉思几秒,不由心头大喜。最近正和魏总明争暗斗得很激烈,南方集团正和市政府谈判,要取得东商的控股权,魏总怕失去权柄,自然是百般阻挠。

    现在梁晓怡交上的资料,无疑是一把刺向魏总的利剑。这不正说明,现行的体制是有问题的。这样反击的利器他怎会放过!他略一沉思,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打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保卫部和财务部的人就进来了。二十几个人,坐得屋子满当当。晓怡一看,大都是庄副总的人。庄副总没有说什么事,打电话给李秋萍,所有人在部里集中开会。

    梁晓怡坐在沙发一角,看着庄副总有条不紊地安排保卫部去控制李秋萍一伙人,然后让刘小静带着财务部的人过去查账,当真是有条不紊一副大将风度。

    等其它人都出去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不上报集团,就行动了,有点不解:“庄总,不上报集团吗?”

    庄总心头一喜,送上门的人情,他可不会放过,“晓怡,最近我听说你在部里受委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你来找我,我自然为你出头。那怕和魏总对着干,我也在所不惜!”

    梁晓怡对庄总的热情已经有了免疫力,南方集团想控股,庄总是要打魏总一个措手不及啊!这几天所受的煎熬,外人岂能明白?

    “庄总,谢谢你!”

    庄总不由心头的欣喜,声音格外的温“晓怡,李秋萍估计是完了,管理部里今后就靠你撑着了。”

    又要升职!梁晓怡心中叫苦,“庄总,我资历浅,怕是撑不起来。”

    庄总心中一叹,真是个冷静的女人啊!什么时候都失不了分寸,真是太难得了!她越是这样,他越发不想放手了。

    庄总给市检察院打了电话,然后风淡云轻地笑了笑:“走吧,这事还得上会研究,先去部里看看,想来他们也查的差不多了。”

    李秋萍在部里招集人,梁晓怡和小静不在,正要打电话找她们,小静进来了,身后接着涌进一大群人。 一看是保卫部和财务部的人,她脸色变的苍白,身子不由颤抖一下。

    正要上前问候,两个人就上来围住她,接着其它人都被控制了,手机也被收走了,“李部长,你最好不要乱动,庄总马上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魏总知道吗?”

    领头的保安不屑地撇撇嘴:“没看到财务部的人嘛,查账!”

    等尤芳被保安逼着打开财务柜和保险柜,李秋萍一看,身子一下子就哧溜到地上。脑海中一片混乱,完了,一切全完了。

    惊慌之余,李秋萍发疯似的站起来,扑向桌上的电话,但是她拨打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身旁的保卫一脸戏谑地看着她。

    “李部长,不好意思,电话线我拨掉了。”

    一切求救门路都被堵死了,她脸色灰白低头丧气地坐了下来。看到庄总和梁晓怡一起说笑着走了进来,李秋萍不顾保安阻拦,挣扎着站了起来。

    “庄总,你不要听梁晓怡胡说,她是想夺我的权。”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