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51章 今晚不见不散
    庄总心虚,哪敢和李晓多周旋:“不了,单位出了事,急着回去处理烂摊子,改天吧,再见。”

    等庄总的车开出检察院,梁晓怡玩味地翻了李晓一眼:“你们男人真虚伪,明明心里都讨厌,还装出亲热的样子。”

    李晓微微一笑:“他讨厌我却很欣赏你,呵呵,你承认庄总虚伪就好。今天你反击成功又升职,走吧,中午去国贸大酒店,我请你们吃大餐。”

    刘小静本来胆子小,进了回检察院,坐在豪华的国贸包房内也没有缓过劲来。梁晓怡多方抚慰,李晓也跟着安慰了一番,才让刘小静稍稍放心了下来。

    ......

    饭后,庆伟开车回家,顺路送刘小静回家休息。李晓则拉着梁晓怡去前台用管理卡开了间房,夫妻两人来到十二楼的一间客房内。

    梁晓怡看李晓刚才开房竟不用花钱,很是好奇,接着服务员敲门进来送来果盘,她终于感觉出不寻常来:“你拿的是什么卡,开房不用钱,还有免费水果吃?”

    李晓想了想说道:“这里的女老板是我的朋友,上次她出了车祸被我无意中救了,所以她送了张管理卡,你老公享受的是这家酒店老板的待遇。”

    梁晓怡瞪大了眼睛:“女老板,漂亮么?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李晓抬手拍了把翘臀:“很漂亮,不过你放心,在我眼里老婆打人最漂亮,呵呵。”

    梁晓怡对李晓还是放心的,不过听到是女人,傲娇地哼了一声,脱了外套上床躺下。李晓想了想,给梁淑萍发了个信息请了假,也上床挨着妻子躺下。饭后人有点困,两人依偎着浅浅睡着了。

    下午,睡着的两人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李晓听到是自己的手机,拿过一看时间都两点半了,电话是庆伟打来的,他慵懒地躺着接通了。

    “李晓,厅里对香水的鉴定结果出来了,里面含有助兴药物的成分,应该是国外的一种最新产品,长期使用可使人身体变分外敏感,对身体也有一定的危害性,这个庄长杰果然不是好东西,他在打晓怡的主意。”

    “好,我知道了。”

    李晓忿忿地挂了电话,默默思索起来。梁晓怡依偎在李晓怀中,脸色有点苍白:“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人!”

    李晓不屑地撇撇嘴:“他又能是什么好人?引诱你到会所酒店参与应酬跳舞,时间长了,恐怕你也就过不惯平淡的生活。送你玫瑰、定制的香水,这能是正常男人和女同事的交往?还别说他三次升你的职,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梁晓怡沉默了好长时间,又有问道:“他应该是在打我的主意,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仅凭借你的第六感?”

    “你不懂男人,虽然我和他接触了两次,却看出他看你时的眼神就不对,还有那天在酒宴上,当我安慰你的时候,他就嫉妒得失态了,这些正常吗?”

    梁晓怡有点后怕,下意识往李晓怀里缩了缩,“唉,我该怎么办啊?他是管理部的分管领导,今后还要在一起工作,我又欠了他这么多人情,早上他还开玩笑说,让我请客呢。”

    “开玩笑,他一个领导能是开玩笑?他是想引诱你到会所,找机会拿下你呢,真是一个有耐心的猎艳者。”

    梁晓怡不免有点气愤:“都是什么人啊,还以为他和魏总不一样,原来是一丘之貉。他倒想的美,我才不会答应他呢,大不了这个部长我不做了。”

    既然妻子认清了庄长杰的真面目,李晓也就达到目的,至于收拾庄总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了。

    这时妻子的手机来了电话,梁晓怡拿过一看,有点意外:“是庄总的电话。”

    “接吧,他说什么都答应下来,我倒要看一看他这个海龟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梁晓怡点点头,直接开了免提:“庄总好!”

    “晓怡,下午怎么不见你在部里?”

    “我在外面办点事,您有事?”

    “嗯,我刚才给魏总打了声招呼,李秋萍的办公室就归你了,一个部长和大家挤在一起办公也不好。另外我给人事部打了声招呼,管理部可以直接从集团任何单位调人进来,这九个名额的决定权都交给你了。”

    这个礼送得有点大,九个人的调动权可不是儿戏,梁晓怡笑着看着李晓,“谢谢庄总的信任,我一定尽快把部里人员充实起来。”

    “呵呵,我一直很信任你,今后集团改制后我可能要负责东商的管理,你可就是集团的管理骨干了,今晚请个客总可以吧。”

    梁晓怡顿了顿,看李晓对自己点头,才说道:“请客是一定的,那就今晚七点,真爱会所十九楼,我等你。”

    “呵呵,好,今晚不见不散。不过今晚我要和你说集团改制增股的事,不好让外人知道。另外我感觉十九楼太嘈杂了,我们去二十楼,那里还有一些商界的朋友,我带你见一见。”

    梁晓怡虽然答应去会所,可也不愿意见别的熟人,“庄总,你的朋友我还是不见的好,你懂的。”

    “好!一切随你,再见。”

    “庄总再见!”

    挂了电话,梁晓怡不由问道:“我怎么感觉庄总有点不对劲,好像今晚要做什么大事似的。”

    李晓玩味地一笑:“可能是今天他见到我急了,不出意外,他今晚要引你入局了,还怕你带上小尹,又要去二十楼。呵呵,既然不好让外人知道公司的事,给你引荐朋友算什么?自相矛盾!”

    梁晓怡不由紧张起来,“我有点怕,既然他今晚要打我的主意,难道你要我去陪他?”

    “去!为什么不去?这下你看清这个海龟了,二十楼是什么地方?那基本是情人幽会的天堂,你们认识好几个月了,也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呵呵。”

    “滚远!你坏死了。”

    梁晓怡嗔怪地挥拳捶了李晓几下,“你让我真去二十楼,不怕他使坏拿下我?”

    “放心,有我在呢。既然他想玩,今晚我们就陪他好好玩一玩。”

    梁晓怡知道李晓会安排好,她自然不怕出意外,突然想到庄总每次都要求自己在会所换衣服,这个事李晓还不知道。

    想了想,梁晓怡撒娇般钻进李晓怀中,红着脸说道:“晓晓,前几次来会所玩,庄总说这里是高端场合,要穿上档次的衣服,我就做定制了一件旗袍和一件裙子,怕你说我就没有告诉你,看来是庄总骗我呢。”

    妻子终于说出了衣服的事,看来是庄长杰背了黑锅,李晓真不好计较,“你身材好穿旗袍肯定好看,不过我作为老公却没有看到你穿旗袍的样子,憋屈啊。”

    梁晓怡大羞,抱紧李晓就送上了一个香吻:“老公,人家错了嘛,今晚我就穿旗袍给你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