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上七点,庄长杰一身藏蓝色考究的西装,外罩一件浅黑色薄呢大衣,整时来到国贸大酒店二十楼。

    出了电梯口,就看见梁晓怡一身月白色素花旗袍装,宛如一个民国佳丽,独自一人娴静地坐在会所门口的候客区沙发上,对过往男人炽热的目光视而不见。

    庄长杰心头暗喜,紧走几步:“晓怡,你早来了。”

    梁晓怡微笑着站起来,“庄总,你来了。”

    庄长杰打量了一眼亭亭玉立宛若出尘的仙子般的女神,眼神不由亮了起来:“嗯,今晚在这里有一个商业界的小型交流会,大家都带着女伴,我只能麻烦你做我的临时女友。还没有吃饭吧,我们进去。”

    庄长杰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梁晓怡矜持地笑了笑,伸手挽住男人的胳膊。

    “呵呵,都随你。”

    庄长杰从身上摸出一张会随卡,向门口的保安出示了一下,门迎忙弯腰问好,递过来两张面具,庄长杰没有接,梁晓怡想了想,接过面具戴上,两人才进入了会所。

    顺着长廊走进了大厅,梁晓怡被面前的奢华场景震撼了。她去过十九楼,这一层还是第一次来。

    果然是升级版的会所,这里是两层改建的。中间大厅气势弘大,四周走廊隔成不同的小天地,有小楼梯直通两层的不同房间,私密的空间和公众的场合完美结合在一起。

    “吃中餐还是西餐?”

    “西餐吧。”

    两人走到一处小厅外的仿古隔间坐下,庄总还没吃晚饭,点了牛排、鲜果汁、红酒。

    庄长杰等会所公主开了酒,亲自倒了两杯:“喝点红酒吧,牛排和红酒可是绝配。”

    自己明明说过不喝酒的,他忘记了!晓怡不动声色,端起酒杯轻碰一下,浅浅抿一口,顺手用纸巾擦了擦嘴。

    “小厅的交流在八点左右,就麻烦你这个临时女友陪我了。”庄总很有深意地叮咛她。

    晓怡点点头:“庄总放心,今晚我舍命陪君子,当好你的女友。”

    庄总眼神一动,一边用刀具很绅士地切着牛排,一边心中若有所思。

    “只是临时哦!”晓怡吃了几口牛排,放下刀具调皮地一笑。

    “呵呵,真希望有你这样真正的女友。晓怡,怎么吃得这么少?”

    “减肥,我一般晚上很少吃饭的。”

    “那喝点酒吧。”庄长杰端起酒杯向梁晓怡示意了一下,两人抬手举杯轻轻一碰。

    “祝贺你,终于成了管理部的当家人。”

    “这都是你的支持,庄总,谢谢你!”

    庄总笑了笑,举杯抿了一口酒,看梁晓怡也品了一口,他会意地笑了,低头对付起面前的牛排,不时抽空和梁晓怡举杯喝一口。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等大厅里响起悠扬的钢琴声,庄总放下刀叉,侍者过来收走了餐具。庄总站起来示意,晓怡低头一笑,起身挽着他的胳膊,各自端了杯红酒,就来到聚会的小厅。

    一对对衣冠楚楚的男女,低声笑谈,显得很是惬意,不出意外,这里的男人不论年龄大小,身边均陪着一个靓丽年轻的女人。甚至,梁晓怡还看到了山城电视台的两个当家名主持人的倩影。

    “庄总,你好!女朋友很靓啊!”

    “你好!好久不见。”各色人等不断登场,梁晓怡带着面具,脸上都快笑僵了。

    每个人见面总要碰杯喝口红酒,一圈走下来,两人都换了几次酒杯。庄总喝得不少,梁晓怡手里的纸巾也换了好几张,见过这么多人,她自然表现出不胜酒力,头晕晕的样子。

    好不容易应付下来,晓怡松开庄总,走到小厅旁边的沙发上,靠着半眯起眼休息。庄总在一边和企业界的朋友喝酒聊天,一边不时打量几眼半醉半醒的梁晓怡。

    小厅中男人们的交流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只有风花雪月的话题,这让梁晓怡心中很不屑。难道李晓的判断是正确的,庄总显然没有什么正事,真正的目的就是她?

    庄总,你千万可别令人失望啊!

    正在凝神养气,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声音,这是什么鬼?梁晓怡睁眼一看,羞得得赶紧闭上眼。相邻的沙发上,几对男女旁若无人的接吻,也不知避到无人的地方。

    天!公众场合秀恩爱,真是一群“精英”!

    庄总心痒难耐,结束了和朋友的闲聊,走过来靠着她坐下,打量着她迷人的醉态,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轻轻伸手放在她的腰上,梁晓怡身子一颤,挣开眼看着他。

    “要去跳舞?”

    庄总深情地看着她,温柔低语:“晓怡,你喝多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梁晓怡心中冷冷一笑,脸上却是醉态可鞠:“休息?去哪儿?我在这里靠着缓一会儿就行。”

    “那行,我陪着你。”庄总放在腰间的手紧了紧,试图让醉美人靠在自己怀中。

    梁晓怡的脸不由红了:“我去趟洗手间。”

    庄总招了招手,走过来一个女侍者,扶着梁晓怡的胳膊起身走向大厅的西端。看着包裹在紧身旗袍下凹凸有致的娇躯,庄总喉头动了动,不动声色间眼里露出一抹贪婪。

    梁晓怡被搀扶着一路从走廊穿过,不时就有激情相拥的男女阻挡了去路,让她心惊不已,好不容易绕行到洗手间,晓怡的脸红得能衾出水来,松开女侍者的手站了起来。

    女侍者松开手,扭头向外面看了看:“你没有喝醉?”

    梁晓怡点点头,一只手松开,手心都是湿湿的蜷成一团的纸巾,然后把湿纸团扔进了垃圾桶,“女人在这种地方怎么能喝醉?”

    女侍者咧嘴笑了笑:“别喝这里的任何酒水,都是加了料害女人的东西,放心,张总安排了我们四个人盯着你,你不会有事。”

    “张总?”晓怡很意外。

    “我们酒店的老板张静张董事长,她可能是帮朋友的忙照顾你。”

    梁晓怡猜到可能是李晓的手笔,顿时心神一松,又对这个素不相识的女董事长心生警惕。

    “你们张总很年轻漂亮吧?”

    “那当然,我们张总很年轻,也是少有的气质女神。”

    果然是这样,梁晓怡心中酸爽得厉害,微笑着拍拍女孩的肩膀:“谢谢!”

    然后洗了洗手,若无起事进了里间,那有喝多酒的样子。

    庄总等到梁晓怡回来,看她不胜酒力的神态,心头一喜,忙上前扶在她腰间:“晓怡,陪我去跳几曲。”

    也不等她说什么,就扶着她进了中间舞池。晓怡还以为是正式舞姿,伸手强打起精神,结果只是原地慢摇。

    “你这个舞姿奥特了,你看看旁边的人,应该是这样。”

    梁晓怡扭头看了看,脸刷地红到了耳后根,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