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53章 男人的真面目
    旁边随舞曲扭动的男女,身子紧贴着,真正是当面拥抱的姿势,这是情侣间在私密空间才能有的动作!

    “这太难为情了,我......做不到。”

    “你今晚可是我的女友哦。”

    “我说了,只是临时女友。”

    庄总坏坏地一笑,一只手环在她的腰后,一只手握紧她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前,眼神直直盯了过来。梁晓怡害羞地低下头躲避过庄总炽热的盯视,左手抗拒地放在他的胸前,身躯后移,给两人之间留下若有若无的空间,轻轻随音乐走动。

    不知何时,大厅的顶灯渐渐暗了下来,相邻的男女只留下模糊的身影。梁晓怡不由紧张起来,会所果然不是寻常的舞厅,给男女创造出足够放纵的环境。

    这时,按耐不住的庄总有了动作。背后的手轻轻使上了力道,晓怡胸前的丰挺不由轻抵在男人的胸膛上。脚下的舞步几乎不动了,只是身子在随音乐轻摇。她心头一跳,胸前若有若无地接触,有规律的清晰起来。

    她下意识身子后挪一点,判断不出对方是无意还是有意。她感到下腹有点燥热,虽然大部分的酒随纸巾走了,少许喝下的红酒,还是让她有了一点感觉。

    灯光全暗了下来,身边四周传来清晰的接吻声,夹杂一两声若有若无压抑不住的呻吟,舞池中的气氛变得迷离起来。身后的手又收紧了,不时两人的前胸抵在一起,背后的手在腰间处轻抚起来。

    “不要......”梁晓怡低吟一句,向后轻挪身子,身后的手却从腰部慢慢抚上臀部。

    “馨儿……”耳畔传来一声醉人的呢喃,背后突然猛一加力,她不由自主地被拥抱在对方怀里。她的一只手被握住,拉着插进两人的胸前,男人粗糙的手背紧紧抵在她的高耸上,小腹处有东西抵了过来。

    哼!狐狸尾巴果然露出来了,看来自己真看错了人。梁晓怡退后一步,尽力推开庄总,然后抽出了手,冷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馨儿!”

    庄总一愣,怎么可能,喝了那么多加料的酒,她怎么还能清醒着?

    他忙不迭的跟上来解释道: “晓怡,对不起,我喝多了一时迷糊,把你当成了馨儿,所以......”

    梁晓怡心中冷冷一笑,对自己以前的糊涂心痛不已,你这清醒迷糊还能收发由心!她不动声色按按腕表,脸色平静地说道:“庄总,你想要的我给不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

    庄总神色一阵失望,勉强挤出几丝笑容:“好吧!”

    梁晓怡转身走向出口,庄长杰沮丧地跟在旁边,直到梁晓怡进了更衣室,出来却仍旧穿着旗袍装,外面罩了一间粉色羊绒大衣。

    看着梁晓怡冷若冰霜的脸,庄长杰也敢开口,两人默默乘电梯下到一楼酒店大厅。今晚的收获行动败北,还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庄总满心的不甘,踌躇着想挽回点什么。

    梁晓怡看一眼大厅玻璃门外,转身挥了挥手:“庄总,我老公来接我了,再见!”

    庄总目不转睛地盯着娉婷的倩影走出玻璃旋转门,不由自主地急忙走到玻璃窗前向外看去。

    梁晓怡亲呢地依偎在年青帅气的李晓身边,两人正笑着交谈着什么。

    庄总心中酸味上涌,眼神中能碰触火来,心中一阵羡慕嫉妒恨,梁晓怡喝了加料的酒,今晚只会和这个男人激情四溢了。

    门口的李晓揽住梁晓怡的腰,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大厅窗前的庄长杰,露出嘲讽地一笑,还刻意伸手在梁晓怡的翘臀上抚了几把,然后搂着晓怡走下台阶扬长而去。

    尼玛!看着门口两人之间的亲呢,庄长杰心头几乎发狂,牙齿都要咬碎了,李晓那挑衅的笑容令他心头刺痛。

    直到看不见梁晓怡和李晓的身影,他才恨恨地回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身体却不自主地扭动起来,裤裆处已经打了伞。

    晚上来会所前就服下男人的“福利”药,又在会所喝多了加料的酒,两两相加,他平静地外表下,身躯早已变成了一头发狂的西班牙斗牛。现在他急需要一个女人,然后痛快淋漓地发泄一场。

    梁晓怡走了,那就只能换个目标,另外找一个女人过来。海龟的胃口还很叼,风尘女子自然不在考虑之列,坐着想了想,一个柔弱清秀的容貌映入脑海。

    庄长杰急忙到酒店前台开了间房,进了房间拿起手机拨打了刘小静的手机。

    “刘小静吗,我庄长杰。这次你的事情集团已经交给我处理,你的公职问题我现在想和你谈一谈。”

    刘小静正在家里陪父母看电视,接到庄总的电话吓了一跳,“庄总,现在谈吗?”

    “对,就是现在,我在国贸酒店8033房,你过来吧。”

    几乎是下意识地,刘小静就点了点头:“好吧。”

    自己这次能不能保住公职,对她就是天大的事。可想起曾经在庄总的办公室内谈话,庄总总有意地触碰她的身子,眼里全是那种赤裸裸的欲望。她紧张害怕,却不敢躲避,好不容易才脱身。

    现在这么晚了庄总约自己到酒店,那会发生什么事?她很清楚地能猜测到,但是现在不去见他,若是庄总翻脸,自己的公职绝对保不住。

    为难之中她熬煎地坐着没有动,庄总的电话又来催了,她看着父母的和简陋的家,咬咬牙站起来,慌称单位有急事就出来了。

    走到街道边,刘小静打了辆车,很快就来到了酒店,进了一楼灯火辉煌的大堂。她的脚步却犹豫了,忐忑不安地去大厅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前台忙碌的女服务员,脸上保持着和煦的微笑,一边快乐地工作着。

    这微笑和快乐深深感染了她,她的理智又回来了。都是豆蔻年华,为什么自己不能拥有这样的微笑?

    想了想自己身边的不多的朋友和同事,踌躇良久,她拿起手机拨了梁晓怡的号码,在这个无助的春夜里她真的需要一份帮助。

    梁晓怡和李晓刚一起回到在家里,接到了小静的电话,问明白缘由,她急了:“小静,听姐的话,千万不要上去。待在那别动,我们马上到!”

    给李晓说了缘由,两人给赵姐打了招呼,两人又重新下楼开车赶到国贸打酒店,在大堂一角找到正孤单流泪的小静,听了小静的哭诉,晓怡对庄总真是深深失望了,也算是完全看清了这个所谓海龟的真面目。

    李晓却怒了:“这个庄长杰,今晚是药吃多脑子烧坏了,小静一个姑娘家,他这时候让小静这时候过来,他想干什么?这就是你所说的有素质的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