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和梁晓怡旋旎无比的澡总算洗完,梁晓怡腿软得已经站不住了,还是李晓把她抱到床上。

    梁晓怡躺下喘息着休息,李晓看了一眼床头安静的电话,有点奇怪,怎么还不来电话?

    难道真要给庄总发个好人卡?正想着电话就进来了,拿起话筒一个女孩好听的声音传过来:“您好!我是总值班台,8033房刚有人进去,是楼上会所保安和一个女人,现在保安已经出来。”

    “那个女人从哪来的?”李晓不确定女人是什么来路。

    “应该是楼上会所的人,可能是提供那种服务的,您还有什么吩咐?”

    李晓心中大定,满意回复:“谢谢你!没有事了。”

    挂了电话,他仔细思索一会儿,拿起手机拨了出去:“庆伟,人在那儿?”

    “在家睡觉,你有事?”赵庆伟慵懒地回了一句。

    “马上安排干警来国贸大酒店,这里是你们分局的辖区,直接查8033房。那个海龟庄总和真爱会所的一个女人在里面,有好戏哦,记得带相机。”

    赵庆伟一听到真爱会所,精神一震:“我先安排队里值班的人出警,我随后就到。”

    “这里可是涉外酒店,你确定分局的干警能来?”

    “呵呵,忘了告诉你,早上分局的调令已经下来了,我下午正式回刑侦大队报道了,指挥自己大队的人出警有什么难的?”

    李晓挂了电话,转过身才看到晓怡也醒了。正直直盯着他:“半夜发什么神经,你还管查房啊!”

    他神秘地一笑:“知道你们庄总现在酒店干吗?明天可能要请假了。他现在和一个女人在隔壁房中,让庆伟这个新扎上任的刑警大队长去关心一下,都是朋友嘛!”

    梁晓怡一惊,从床上坐起,杏眼瞪得溜圆:“你真够坏的,让庆伟带人来抓他,那他在山城的面子可就丢光了。”

    李晓眼角一挑:“关我什么事?宝宝,你走光了。”

    晓怡低头一看,惊呼一声,忙钻进被子。李晓靠在床头,一脸兴奋的神色,嘴里喃喃自语。

    “敢抱我的老婆,今晚我就让他好看。”

    “去死!”晓怡伸出大长腿,冷不丁给了李晓一脚。

    李晓差点被踢下床,尴尬一笑,乘势捞住白腿就亲了一口,替她盖好被子:“老婆你先睡,等进一回公安分局,看他今后还敢打你的主意不?我等会亲自去看戏。”

    梁晓怡那会让李晓去暴露身份,那自己今后还怎么见庄总。想了想,伸出一条白生生的胳膊,撩起被子一角,露出几分春光,娇媚地抛个媚眼:“不许去!乖!来伺候本宫就寝。”

    李晓想了想,庄总晚上看见自己和晓怡一起走了,现在自己出现在现场也不好。庄总药吃多了,人还没傻!

    李晓满目白花花一片,心中一荡,忙钻进被中,伸手一抱:“来!抱着好好睡觉。我还等庆伟来电话......嗯?别乱动啊!你疯了......唔!你真喝多了......”

    庄总满身布满细汗,很长时间过去了,还处在一种疯狂的状态之中。身下的女孩从最初的兴奋,到痛苦不堪,现在都已半昏迷了。

    庄长杰也被自己的勇猛折服了,真想高呼一声:做男人真好!

    陷入痴狂状态的他,直到房间中多了几个人也没有发现,一阵闪光亮起,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转头痴痴看着,身下的动作还没有停。

    被人从床上提留下来,才清醒过来,看着来人身上的醒目的黑色警服,他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分局出警的人早到门外了,因为是半夜招集,值班的刑警治安警都有。赵庆伟是安排出警的领导,他要从家里赶来,小朱就建议等一等。庆伟晚到了一会儿,庄总就多男人了几分钟。

    警察查房,楼层服务员自然乖乖配合,大家进去控制住局面,把两人分开,赵庆伟才发现床上的女孩不对劲,呼吸还有,人却怎么都叫不醒。

    他怕出意外,就安排警力先送女孩到医院抢救。其余人押上庄总回分局。抽空给李晓打手机,没人接听,就发条信息了事。

    ......

    热闹非凡的一夜终于过去,早上七点半,李晓和晓怡起床,给赵姐打了个电话问了家里的事情,然后去洗手间洗漱完,两人相拥着去三楼餐厅吃早餐。

    李晓今天走路都有点发飘,倒是梁晓怡脸色显得格外滋润,媚眼都是动人的春色,浑身上下都是生机勃勃。

    在餐厅一杯热牛奶下肚,吃了一盘自助的菜品,李晓才觉得身上有了气力,解除了手机静音看了看,然后说道:“晓怡,庄总被抓进了东城分局,你有什么想法?”

    梁晓怡杏眼瞪得老大:“庆伟昨晚真抓了庄总?谁碰到你们兄弟俩都该倒霉,我能有什么想法,听老公你的。”

    李晓想了想,说道:“东商可能还不知道庄总出事,这是他一个大污点,反正分局会留下案底,你不妨利用这一点。”

    梁晓怡好奇地问道:“怎么利用?”

    “庄总在单位之所以老打你的主意,关键是他是你的上司,完全占据着主动权,现在你若从分局把他救出来,这个把柄可就捏在你手里了。他有家庭又很有野心,对这一点很忌讳的。”

    梁晓怡可是绝顶聪慧的女人,李晓一说她就明白了其中的深意。庄总这个大把柄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今后他绝对不敢对自己放肆,就是集团今后改制,也可以好好利用一把。

    “行,吃完饭我就去分局找庆伟把人保出来。”

    李晓却不同意:“急什么?中午你再过去,先让他在留置室待着好好反省反省。另外,你得想个合适的理由,不能让他觉得昨晚是我们下的套。”

    梁晓怡凝神想了想,“还真不容易找个合适的理由,我总不能当神仙,对庄总说我知道他被抓了。”

    “这好办,我一会儿给庆伟打个电话,中午前把手机还给庄长杰,就看他想谁求救了。”

    “这可就说不准了,庄总在山城还有一些朋友的,找个保释他出来的人还是有的。”

    “呵呵,这案子可是庆伟主抓的,那么就只有你才能有面子救他出来,先让他胡乱找人熬煎着吧。”

    吃过早餐,两人去房间收拾了一番,下楼到前台退了房,梁晓怡自己开车去了东商。李晓想起要给小舅子找房子,开车去房管局找张春丽。

    梁晓怡不动神色回到部里,刘小静看到她,焦急地接过她的坤包,端上咖啡,昨夜拒绝了庄总,晓怡现在就是她唯一的支撑了。

    小尹急了:“那是我给晓怡姐泡的咖啡。”

    晓怡笑着喝了口咖啡,看到她们的无拘无束地嬉闹,心中暖暖的,庄总这个大麻烦终于解决了,这样的东商真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