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世上不如意之事常常八九,所谓生活其实就是一桩桩被动和勉强。

    晚上休息后,梁晓怡说了下午保释庄总的经过,李晓想了想真要和妻子好好谈一谈。

    “庄长杰你算看清了,今后工作上还是要和他保持距离,防人之心不可无,也不要太大意,一味升职对你也不算好事。”

    梁晓怡有点不耐,依偎在李晓怀中嗔怪地埋怨道:“算我没有认清人,我升职又怎么啦?难道你愿意一直打算在下梁当镇长?”

    “怎么会?有机会我自然会努力一把。但是职位也不要看得太重,平淡也是生活。对了,庄总这里暂时没有问题了,那我就说说小尹。”

    嗯?梁晓怡不解,直直盯着李晓:“难道你要对付小尹?他可帮了我不少,也算我得力部下,你这心眼也......太小了吧。”

    李晓伸手拥紧了妻子,低头嗅了嗅淡淡的体香:“晓怡,对你身边的男人我不可能大度,也许是我太在乎你了。小尹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就像庄总你不是也说过没有问题,结果呢?”

    “你不要这样说小尹,也不要总拿怀疑的眼光看人,如果他有坏心我能没有察觉?他就是爱玩闹,不注意小节让你误会了,我真拿他当弟弟的。”

    李晓长长地出了口气,总觉得有点郁闷:“你不要忘了你是人妻,在单位午休他也陪着你,虽然你是清白的,可是别人会怎么看你?情人节那天在楼下的小动作,让熟人看见会怎么想?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梁晓怡看李晓有发火的趋势,知道自己理亏,伸手抚摸着李晓的胸膛,娇羞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你在乎我,算我我不对,今后注意点就行,你总不能不让我去上班吧?睡吧。”

    什么叫算你不对?难道真要酿成大错才肯罢休?李晓知道妻子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这时的道歉,有点太勉强了。无力的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已经安排了纪涛盯着,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

    法院传票规定开庭的日子快要到了,李晓考虑到自己和庆伟身份都特殊,就托朋友请了市里一位经验丰富的刘律师,做为自己的代理人出庭应诉。

    这天中午,李晓提前下班,和庆伟约好了律师一起在城区见面,顺便请对方吃顿饭。

    在国贸酒店的三楼的一间包房内,李晓和庆伟见到了五十出头的刘律师,李晓点了菜,三人边吃边聊。

    赵庆伟把自己复印的资料递给刘律师,律师自然很敬业,翻看了一番,不由笑了。

    “李镇长、赵队长,这个官司你请我来打都有点开玩笑了,明显更改了的合同,又是法律明显不支持的高利贷借贷纠纷,法院能立案都是奇迹,我当律师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怪事。”

    李晓端起酒杯敬了刘律师一杯,“刘律师,我们也不瞒你,虽然这笔借款过去了两年多,可是东城区法院能立案就说明有麻烦,原告实际上是东城区马书记公子的公司,你考虑接不接?”

    刘律师呵呵一笑:“我明白了,就是市长的公子又有什么?既然是打官司就得依据法律来做出判决,多大的案子我也代理过,既然你们相信我,也不好出面出庭,那这个案子我就接了。”

    李晓点点头:“谢谢,你做律师也要吃饭,虽然是朋友介绍,这费用你也说个数。”

    刘律师也是义气之人,略想了想说道:“按规定我收几万也行,算了,大家都是朋友,给事务所也要上缴,你们就给个五千吧,我就替你们跑一趟。”

    李晓和庆伟知道刘律师给了大面子,很高兴地答应了,吃过饭,李晓签了授权书,给刘律师转了账,互留了电话三人就散了。

    庆伟开车回了分局,李晓准备回下梁,张静却打了电话过来。

    “李晓,你可真不够朋友,几次来酒店办事怎么不见我?”

    “对不起,最近太忙了,我可不比你大老板,说到底就是个打工的,要上班啊。”

    “呵呵,一家镇长都是打工的,上来喝茶吧,都三次来酒店了,今天就陪我聊聊天如何?”

    李晓只好给梁淑萍打了电话,然后乘电梯到了二十九楼,来到张静的奢华套房内。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两人直接来到小茶室。张静今天穿着一件黑色V领真丝短裙,胸前的白皙和饱满露出惊人的深沟,李晓心中难免有点悸动,小心地在茶榻上坐下。

    张静坐在低矮的茶椅上,烧水泡茶,弯腰之间春光大泄,李晓心惊不已,只得尽量低头避开。

    “嘻嘻,你也有怕的时候?想看就大胆看,怎么怕我吃了你?”

    被张静说破,李晓不由红了脸,“我的张总,你还是换件衣服,这也太考验人的心里承受能力。”

    张静端起泡好茶汤的紫砂壶起身递给李晓,顺势也在茶榻上坐下,“我可拿你当知己,换衣服可就见外了,尝尝,这是高山雨雾茶,味道如何?”

    李晓稍稍向一边靠了靠,端着紫砂品了一口,一股温烫的清冽茶汤下肚,顿时满齿留香,脑海中仿佛都清明了几分。

    “好茶,可惜我品不出来茶道,只觉得好喝。”

    “这是高山野生茶,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云雾中生长,你喜欢一会儿走时带一点回去喝。”

    张静慵懒地靠着李晓,叹了口气:“唉,我一个人在山城,连说体己话的人也没有,有时一个人喝茶倒莫名有几分伤感。”

    李晓本想退开,这时也不好动作,“你可是白富美,追你的人多如过江之卿,不如考虑重新开始一段新感情。”

    张静却没有回应,沉默了好久才幽幽说道:“喜欢我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早名草有主了,缘分可真是无法捉摸。”

    李晓心中一跳,急忙引开了话题:“你上次说的台商投资还有动静没有?”

    说道正事,张静立即打起了精神,“怎么没有动静?岛上越发动荡了,他们都急着在内地四处考察,商函都发给我好多份,托我在山城也盯着,可惜你不是山城领导啊。”

    李晓也很无奈,东城区紧挨下梁的地盘到是很合适开辟成新的工业区,可有马建国这个奇葩在东城,那份贪心吓都能把客商吓跑,这样好的机遇放掉真是可惜。

    两人默默喝了一个时辰茶,张静去外间处理事情,不知不觉李晓困意上头,靠着茶榻竟睡了过去。

    当手机铃声惊醒李晓是,时间都快六点了,李晓看是东商纪涛的号码,难道是妻子那边有事?

    李晓急忙接通电话,纪涛焦急地声音传了过来:“李镇长,出事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