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妻子红色的别克车远去,李晓看了看手机,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疑惑地看了眼小区方向,然后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二十分钟后,李晓来到东商大楼对面的街道上,看到妻子的车在楼下的停车场,顿了顿,又开车向东城分局而去。

    庆伟的办公室在分局大楼的东侧,是一个带套间的大房子。庆伟正和小朱小白围在一起,热烈地说着什么,看到李晓进来,三个人都停了下来。

    “查到那些人的下落没有?”

    赵庆伟摆摆手,“城区监控小朱带人也查过了,那辆面包车昨晚通过监控死角消失了,应该是向西出了山城地界,你来看看监控截图。”

    庆伟起身来到办公桌后,让小朱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屏幕上出来几张陌生的头像,一看很明显,都是无良青年。

    “我们在内部网上进行了搜索,对方一共有五个人,只有一个人家是山城的,其余的都是临市的户籍,山城这边小朱带队去户籍地搜捕了一番,人根本不在家里。”

    这也不出李晓的预料,对方不可能待在家里让警察来抓,“临市户籍,晓怡不可能认识那边的人?那临市的四个人抓到了没有?”

    赵庆伟无奈地笑笑,从小白手里接过一个文件夹,“你俩先去忙吧,李晓,这是小白调取的晓怡昨天的全部通话记录,我都让她做了详细地标注,你先看看。”

    李晓拉过一张椅子,接过文件夹,打开里面全是一页页通话流水详单,许多地方都用红笔划了线还做了文字标注,不愧是女刑警出手,一切都一目了然。

    李晓大略看了看从零点到下午六点的通话流水,大都是单位的固话和同事之间的来往通话。也有和李晓自己的两个通话,倒也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下午五点半是妻子下班时间,长达半个小时都没有通话。六点十二分的第一个通话是和庄长杰,时长五分多钟。接着是东商财务部严芳的一个通话,也是几分钟时间。

    最醒目的是妻子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刚接通却又结束,这让李晓很想不透,难道妻子放弃了报警?

    最后两个通话时长二十多分钟,中间断了一次,妻子又重新打了过去,旁边红笔标注的是李秋萍的丈夫。

    “庆伟,这个李秋萍的丈夫是干什么的?”

    “我们已经调查了,他原来是山城一家机械厂的工人,是个老实人,有一手好技术,家里有女儿正上大学,后来下岗了就去了南方打工,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和李秋萍的夫妻关系也很淡,李秋萍被抓我估计他就不知道,也不会做出绑架报复的事。”

    李晓想了想,妻子倒也没有撒谎,也排除了李秋萍丈夫的嫌疑,“那就只有去临市抓捕那四个人了。”

    “去不了,去临市抓人要局里立案同意才行,我的报告递上去刘局没有批准,我估计去了也没有用,都是在社会上混的人,哪能老实在家待着?这事根源还是在山城。”

    这是毫无头绪了,李晓点了支烟,凝神思索:“昨天下午出事后,晓怡却很意外地忘了给我打电话,也放弃了报警,所以我认为晓怡有事瞒着我,你怎么看?”

    庆伟想了想却否定了:“也许是你多心了,我昨晚和纪涛谈了,晓怡在单位也就和庄长杰和尹小冬走得近,倒也没有出格的举动。魏总也应该知道你,他还不会愚蠢到做一些事来撩拨你。”

    李晓想了想,不由想到一个大胆的设想:“会不会是马辉辉?我在下梁挡了他捞钱的路,他可能想绑架晓怡逼我就范?”

    庆伟神情凝重了起来:“他上次让人袭击你,又去下梁当面逼你,还改了大力的合同来黑我们,按这位太子的尿性,他真有可能做出这种疯狂之举,我会安排人盯着他。”

    李晓也觉得有这个必要,“嗯,那就先盯着,那个辉东公司也是重点。我前天去找春丽,让她帮忙给我看套房子,也不知怎么样了,你让她费点心。”

    “你真要给晓军送套房子?你这样的姐夫真没有说的,前几天还闹离婚,转身却操心晓怡家的事。”

    李晓点点头,沉默了好久,却忍不住说道:“其实不是我有多好,我总感觉和晓怡的感情有点问题。夫妻之间有些变化是瞒不住的,似乎从去年开始她对我淡了许多,这种感觉道不明说不清,她家里情况困难,帮一把也是求个心安而已。”

    庆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最近表现怎么样?”

    李晓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最近似乎又恢复到当初了,只是有些事我不好说出口,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她在外面的事情,我们大概真就散了。现在,我心中始终有点不安,预感我们之间还会有大的风波。”

    庆伟递给来一支烟,两人都点上,庆伟想了想才说道:“女人总是感性的,你也要有信心,和晓怡一起长大,如果最后落个曲终人散,那也太遗憾了,先想想眼前的事情吧。”

    李晓努力摇摇头,迫使自己抛开脑海中的杂念,“对了,马辉辉也是市房管局的人,春丽岂不是认识他?”

    庆伟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岂止是认识?知道我为什么不埋怨大力坑了我们俩?马辉辉这个人见了女人就不顾脸皮了,他骚扰过春丽,我正等机会收拾他呢,现在他倒盯上我们了,这样正好!”

    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马建国一直在打压我,现在马辉辉又凑了上来,我感觉我们兄弟和马家父子终有一次较量。区委书记很牛么?不要让我找到机会,正路走不通,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后悔招惹我。”

    赵庆伟拍了拍李晓的肩膀,玩味地笑了:“好了,别发狠了,我怎么感觉心里阴森森的,你们文人就是比我们武夫手段狠,呵呵。”

    李晓努力挤出几丝笑意,结果笑得比哭还难看,“对了,晓怡这次意外我不想发生第二次,案子你不要放松。”

    “要不我安排小白暗中盯着晓怡?”

    李晓摇摇头:“不用,刘局和你不对付,暂时还是别浪费警力,最近镇上还不太忙,我亲自跟着。那个小尹,我总觉得看不透,世上真有如此毫无顾忌天真的人?”

    庆伟摇摇头:“屁!二十几岁的大男人,整天围着女人转,总有他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时候。这样吧,你和晓怡说一声,可以安排小白和小尹相个亲,让白佳摸摸他的底。”

    想到白佳古怪精灵的样子,李晓眼前一亮:“可以试一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