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八点半刚过,梁晓怡和同事一起出现在火锅店外面,一行人说笑着分手,坐车打车一阵忙乱。最终,小尹上了梁晓怡的车,开出停车场拐上了主干道。

    梁晓怡开到了小尹租住的小区外面,小尹从副驾上下来又绕到驾驶位,俯身在车窗前,“姐,上去坐坐,我一个人够寂寞的。”

    梁晓怡眨了眨眼睛,微笑着挥拳打了小尹一把,“去你的,你寂寞关我什么事,难道要姐陪你去打王者荣耀?行了,快进去吧,家里你姐夫还等着呢。”

    小尹低眉顺眼,一副受伤的样子,“唉,头上有伤,几天都没有洗澡了,姐,你快回家吧。”

    梁晓怡心中一软,想了想说道:“那等你头上的伤好了,姐请你去山里泡温泉,快回去吧,再见!”

    小尹挥拳举了举,高兴地叫了一声,“耶,给女神姐姐点赞!”

    看着小尹犹如小孩子般蹦蹦跳跳转身进了小区大门,梁晓怡笑着摇摇头,觉得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想了想,拿起手机给李晓打了过去。

    “老公,你在家么?”

    “哦,我在外面有事,你们吃完饭了?”

    “嗯,刚吃过,我先回家了,你也快点回来。”

    “好,你先回吧,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忙完。”

    李晓挂了电话,看着妻子的车掉头进入了主干道,也悄悄开车跟了上去。二十多分钟后,梁晓怡的车进入人民路小区的大门,李晓在街道边停下,等了几分钟,估计妻子已经安全回家,才启动车开到了国贸大酒店。

    二十九楼张静的套房内,张静开门接了李晓走进来,直接来到了小餐厅。

    付卫青和赵庆伟一瓶高度老山城几乎都见底了,庆伟脸色通红,可付卫青似乎还不显得很平常。

    “李晓兄弟,你可到了,你再不来静丫头可把我骂死了。来,哥哥给你赔礼,我们一起走一个。”

    一大玻璃杯白酒,足足有三两多,付卫青直直递到李晓面前。李晓轻皱眉头,笑了笑还是接了过来,扬手和付卫青轻轻一碰,仰脖要喝。

    张静却拦住了:“付大哥,今晚我是主人,大家还要说事,喝一半吧。”

    “呵呵,丫头,你好偏心。行,李兄弟是条硬汉,一半就一半,干!”

    半杯白酒下肚,从喉头到腹中都是一条火龙趟过,辛辣之间却也是格外的舒爽。

    “李晓,快吃口菜压压酒。”张静挨着李晓坐下,贴心地为李晓布菜。

    付卫青看在眼里若有所思,也不多打扰,又和庆伟边吃边喝起来。李晓也饿了,埋头吃了一碗米饭,这才放下了筷子。

    “张静,付大哥可是高手,你怎么会认识他?”

    四个人都停了下来,付卫青独自点了支烟抽着,庆伟也好奇地看着张静。

    “付大哥呀,呵呵,那可是圈子里大名人,那天我听到晓怡被人绑架,就知道你会有大麻烦,想了想也只有请付大哥出山了。”

    李晓点点头:“嗯,我现在也摸不着头脑,今年是流年不利,有人竟然要绑架我的家人,不过付大哥是高手也是商人,我哪敢麻烦啊?”

    付卫青摇摇头笑了笑,张静却不依了:“李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以为有庆伟这个警察兄弟帮忙就没有事了?譬如马辉辉那些人你能对付?他身后的马建国呢?马建国背后难道就没有人?”

    “难道让付大哥来就能解决问题?”

    张静点点头,然后凝重地说道:“刚才庆伟已经说了你的困境,被会所的打手袭击后你得到公正吗?现在晓怡被绑架未遂,就是抓捕到凶手,就一定能得到公正处理?”

    李晓沉默了,张静又说道:“你现在的被动,一方面是你权利太小,另一方面是你太正了,你给黑涩会讲道理能讲得通?我让付大哥过来,是因为付大哥杀过人!”

    嗯?李晓和庆伟俱是一震,不敢相信地盯着付卫青,而付卫青却是神色黯然,仿佛陷入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之中。

    “其实付大哥也是经历了一番家庭惨变,他原来是退伍军人,有一个很漂亮的新婚妻子陈晓云,在台岛一家日企上班。后来企业的老板带着晓云去外面应酬,结果在晓云酒醉后乘机占有了晓云。”

    李晓的心神一紧:“后来呢?”

    “晓云也是烈女子,醒来就报了警。日本老板请了大律师,反而诬陷晓云是自愿的,因为敲诈不成才报警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羞愤之下晓云就自杀了。”

    “踏马的!”李晓难得地暴了粗口。

    “当然晓云的自杀也和付大哥有关,晓云出了这样的事,付大哥做为男人心情肯定不好,没有考虑到晓云的感受,反而骂了她,说她不懂得保护自己,结果当晚晓云就自杀了。”

    “静丫头,你不要说了......”付卫青拿烟的手都在颤抖,眼睛都红了。

    “知道付大哥是怎么做的?他夜闯日本老板的别墅,把那个六毛老板给杀了,然后投案自首。这事引起舆论哗然,我们台岛发起了声援活动,最终付大哥被判入狱十六年。”

    “在狱中付大哥因为够狠,加上杀了日企老板,也是英雄式人物,犯人也很尊敬他。出狱后付大哥主动照顾晓云的父母,这让大家很佩服他也愿意帮助他,短短十余年,付大哥从小到大,终于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

    “付大哥,我敬你一杯!”李晓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庆伟也端起了酒杯:“付大哥,你就是一个传奇啊!我也敬你一杯!”

    付卫青抬手抹了一把眼角,豪爽地端起酒杯,三个人碰了酒,都仰脖一口闷干了杯中酒。

    “李兄弟,哥的事情就是一个悲剧,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我看出来了你是条汉子,可是我不希望悲剧在你身上重演,那些恶人你就不要对他们客气。”

    李晓点了支烟,坐下默默思索起来。付卫青大概想起了往事,情绪有点低落。

    张静开门让服务员收拾了餐桌,请三人在客厅坐下,泡了茶水,坐在一边默默打量着李晓。

    喝茶醒了会酒,付卫青起身出去了客房,庆伟接了春丽的电话也起身告辞了。

    房间里独独剩下李晓在默默抽烟,最终在抽完一支烟后,李晓也站了起来。

    张静眼神很是不舍:“你要......回家了?”

    李晓顿了顿:“不!我想去天台。”

    张静一愣:“好,我陪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