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64章 有事瞒着你
    城中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李晓倚着栏杆,任凭冷风扑面,心中却是阵阵迷茫。

    张静慵懒地斜倚着栏杆,看着李晓模糊不定的侧脸,心中也是纠结不已:“李晓,这里有点冷,我们去观光房吧。”

    “好!”看张静身上只是一件旗袍,李晓也不忍心让她继续陪着自己吹冷风。

    张静依偎着李晓走到天台的另一边,随手拿卡开了最近的一间观光房。进了房间开了灯,顿时让人恍若置身在仙境之中。

    一整面落地的玻璃幕墙,随眼看去视野里都市的十万人家仿若就在眼前,头顶上是一望无垠深邃的天空,看不见月亮,云雾之间满目都是点点闪烁的星海。

    李晓坐在一条简约的布艺沙发上,接过张静泡好的茶杯,看着幕墙外的城市灯火,似乎心灵也平静了下来。

    张静在沙发另一头斜躺了下来,退掉鞋,被丝袜包裹的玉足大方地搁在李晓的腿面上,李晓心中却没有一丝邪念,有的只是红颜知己之间的随意和默契。

    “你可真放心我,不怕我失礼啊。”

    张静抿嘴微微一笑:“怕你?呵呵,就像诚心摆了酒席却没有人来吃饭,这是不是很糟糕?”

    李晓哑然一笑:“这......是够糟糕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声谢谢,譬如这房间,譬如付卫青。”

    “譬如三年前在广州的宾馆客房,我醉了你陪了一夜却不越雷池一步,又譬如偷偷救了我留下花却不辞而别,真是......有趣啊!”

    李晓神色却有点黯然:“送花实际是一个误会,情人节之夜,我游荡在街头却送不出一束玫瑰,做为一个男人我也太失败了。”

    张静玩味地翘起嘴角:“我真误会了!在医院清醒过来第一眼看见了一束玫瑰,这样的梦境太美好,我可愿意一直误会下去。”

    李晓低下了头,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张静顿了顿:“说吧,对你深爱的妻子,你又发现了什么?”

    李晓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有发现,却又什么都发现了。”

    “怎么回事?”

    “晓怡的案子起初连立案也做不到,今天却是市里直接压了下来,市局直接插手重新办理,这是什么人出手的?庆伟的父亲是市局的老资格副局长,他也摸不清是谁在发力,我做为她的丈夫是不是很荣幸?”

    张静想了想,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晓怡......有事瞒着你!”

    “有一段时间,她好像有点厌烦这种平淡的生活,直到我发现了她和单位同事之间有点暧昧,我提出了分手,她就立即回归了家庭。庄总暴露了真面目,可对那个小鲜肉她却更加相信了,难道我的婚姻就是替她不停甄别一个个男人?”

    张静皱了皱眉头,担忧地看着李晓:“你准备怎么做?”

    李晓懒散地靠着沙发,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我也不知道,提分手她肯定不同意,想全心去爱,却看不清她,这种进又进不了,退又舍不得的状况太糟糕了,也许是我性子里还有点懦弱吧。”

    “不,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懦弱不是罪。我也是女人,男人对女人太坚决,我反而会看不起你。既然进退不得,那就随心而走吧。”

    “随心而走?”

    “嗯,随心而走。晓怡不是你的附庸,她人格上是独立的,你为了家庭尽力挽回了,她也回到了家庭,那今后的日子就交给她自己去选择。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求不来。”

    顿了顿,张静幽幽说道:“天下婚姻都是劝和的,那是因为你们曾经有感情。现在既然回不到当初,何不彼此放开一步?你是大男人,不能整天沉迷在一个女人身上,这样她越发看不起你。”

    李晓心中一震:“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就像家里买车,我自己开个几万的车,给她却是二十多万的车,家里的好东西都先满足她,是我着相了。

    “对,女人对男人是需要崇拜的,男人开豪车女人都喜欢,这不仅仅是虚荣心,也是安全感的一部分。男人不能卑微,你应该把精力放在自己的事业上。”

    李晓苦涩地一笑:“事业?我现在区里也是进退不得,虽然新来了一个区长,但是和马建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马建国一直看我不顺眼,我的前途又在哪里?”

    张静豪气地挥了挥手:“那就打败他!你乞求别人来搬倒马建国这个渣子,那是缘木求鱼。马辉辉都让人马仔对你下黑手了,你还等什么?难道等他伤害了晓怡你再来出手?”

    李晓坐了起来:“怎么出手?警察也没有办法?”

    张静摇摇头:“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只是不愿意那样做而已。马辉辉之所以嚣张,无非是做事不讲底线,出事了动用关系逃避,你为什么不能?和马辉辉讲道德?”

    李晓若有所思,眉头紧紧皱起,然后又舒展开来:“我明白了,你让我认识付卫青大哥,就是帮我留了一份力量,谢谢!我接受。”

    张静抿嘴一笑,和李晓谈心有些话点到就可以了。

    这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李晓拿过一看是妻子的号码,他顺手就接通了,“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

    李晓顿了顿:“你先睡吧,我在外面还有事,太晚就不回来了。”

    “嗯,你尽量回来吧。明天是周末,要不我们带豆豆去游乐园去玩一玩?”

    “好吧,晚安。”

    李晓挂了电话,一点也没有愧疚的心思,靠在沙发上盯着头顶的天空默默出神。

    听到李晓有可能这里过夜,张静心头犹如小鹿乱撞,下意识把脚收了回来。不知不觉,李晓竟睡了过去。

    一夜过去,李晓睁开眼,明媚的阳光穿过玻璃幕墙照射在身上,发现自己盖着毛毯竟是在沙发上,惊得坐起身来,看张静裹着浴巾,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李晓看了一眼大床,上面明显是睡过的痕迹,脸色一红,“你在床上睡的?”

    张静抿嘴一笑:“沙发上也挤不下两个人啊,别乱想,我们在一个房间也不是没有待过,快去洗澡然后陪我吃早餐。”

    李晓也不敢搭腔,忙躲进了洗手间,洗漱过了又痛快地洗了个澡,穿了衣服精神焕发地走了出来。

    牛奶、鸡蛋、烤肠、面包、两碗黄桂粥,小茶几上摆的满满当当,简单也令人胃口大开。李晓和张静相对而坐,一种淡淡的隽永之情弥漫在两人之间。

    “是不是让付大哥先摸一摸马辉辉的底?”

    李晓想了想,点了点头:“可以,先不要动手,绑架者应该很快就会查出来,先等一等再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