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74章 高手也怕拍砖
    国贸酒店二十九楼张静的套房内,格调高雅的茶室内烟雾缭绕,李晓、付卫青和庆伟三人一边喝着浓郁的云雾茶,一边抽着烟,三个人凑在一起,看李晓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

    张静和陶青坐在临窗的茶椅上,悠闲地品着茶,听着茶榻那里的谈话,不时撇撇嘴。这些男人的阴狠,多少让人听着有点不舒服。

    “庆伟,这就是马建国身边亲近的人,徐艳红交给你来调查,最好尽快摸清她的家庭身边的关系。他的秘书贾为民就交给我来摸底,贾为民还有个哥哥在市纪委叫贾为国,都交给我。”

    庆伟点点头:“徐艳红就和马建国之间那点烂事,就是查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庆伟,你真小看徐艳红了,她不是马建国的妻子,要不也不叫‘西宫娘娘’了,那么她的夫家难道都是死人?徐艳红名声这么大,我不相信她是真心对马建国的。这次换届可是好机会,我要让他马建国好好疼一把。”

    “好,听你的。”庆伟感觉后脑凉飕飕的,换届可是万众瞩目的大事,李晓会玩出什么花样?

    李晓喝了口茶,眼神很坚定:“以前我都是忍让为主,只要守得住下梁的一亩地就行,结果我发现我错了,下周我正式调到区办上班,再难我也要把马建国打趴下。”

    付卫青欣赏地点点头,似乎从李晓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血气冲天的影子,“李晓,这个小的你打算怎么办?”

    李晓放下茶杯,点了一支烟,凝神思索了几分钟,然后拿起了第二张纸。

    “付大哥,对付马辉辉就要你帮忙了,这个小的简直是个人渣,庆伟这里救看一个叫青青的女孩子,就是被他强迫这出卖身体,他那个辉东公司专门揽工程转包,主业务却是放高利贷,对他我打算来套组合拳。”

    付卫青剑眉一挑:“组合拳?怎么说?”

    “马辉辉身边有两个亲信,一个就是上次袭击我的常军,一个就是刘强刘黑子,还有一个我的老同学,现在还摸不清,所以我先剪除掉他的左右帮手,他本人就是个架子货而已。”

    这是要动粗了,张静终于忍不住了,起身走了过来:“李晓,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马辉辉这种渣子值不得你使用这样的手段。”

    李晓摇了摇头:“其它手段对他无效,这是个头顶自带天线的二代,他今天还给春丽要送会所的卡,这是想干什么?耍六毛?”

    张静担忧地看着李晓,陶青却起身拉着她坐了回去,“男人们的事,有付大哥在呢,只要做的隐蔽就行。”

    付卫青点了支烟,闭眼靠着椅子,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李晓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刘强,眉头皱了皱,然后抬头看着付卫青。

    “付大哥,那个刘强现在你能掌握到行踪?”

    付卫青睁开了眼:“他每天晚上十点多以后,从城区配同马辉辉回南山别墅,然后独自驾车再返回城郊自己家里。”

    李晓眼神一亮:“难道大哥派人盯着他们?”

    “嗯,静丫头托付的事,我可不敢马虎,否则对不起每天免费住这里的套房。”

    李晓猛地拍了一把茶几:“事不宜迟,今晚就动手。刘强应该有点身手,不过再是高手也怕拍砖。庆伟,得麻烦你准备点东西,呵呵。”

    众人都是一惊,李晓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低头盯着张静和陶青的大长腿,样子显得很是猥琐:“张静、陶助理,我得向你们借点东西。”

    “借什么?”

    李晓呵呵一笑:“黑丝袜。”

    “嘻嘻,你这个变态!”

    ......

    凌晨一点多,山城南郊的南山边缘,一辆黑色奥迪从一栋别墅里开了出来,然后停在路边。刘强看着黑漆漆的夜色,想到刚才别墅中马公子身边的妖艳女人,不由心中有点燥热。

    “踏马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对着空气爆了句粗口,想到下午在城区一家住户去催债,那家的男人躲债跑路,独留下家里的妻子苦苦支撑。那个小少妇长得真令人心疼,现在再去催一回债,混社会也要敬业不是。

    想到这里,刘强心痒难耐,踩了脚油门,奥迪车似离弦之箭,向寂静的公路上狂奔直向城区方向开去。拐过一道弯,车灯照耀之下,却发现有拦路的手牌标志,隐隐约约看见两名警察站在路中央。

    晦气,都凌晨了查什么车,警察想罚款想疯了?想到今晚自己喝的不多,时间也过去很久,就是查酒驾也不怕,刘强抬脚松开油门,靠边踩了刹车。

    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警察敲了敲车窗,刘强开了车窗,满脸堆笑,“辛苦了,这么晚还查车?”

    夜色中警察的大盖帽压得很低,也看不清脸,抬手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声音冷冰冰的:“您好,请出示驾照!”

    刘强心里冷哼一声,从车里取出驾照证递了过去,警察漫不经心地翻了翻,然后说道:“请下车接受酒精度检查。”

    就知道你们要玩这招,刘强不屑地笑笑,解开安全带,开了车门走下车,从光亮处猛站在夜色中,眼睛还有点不适应,他微微眯了眯眼。

    一个干警背着手绕到刘强侧背后,手里抬起一个黑色的长方形布包,刘强有点奇怪,这检测器怎么这么大,难道这是新装备?

    很快耳边疾风闪过,刘强警觉之下,偏头看去,视野里一块长方形的硬物不断放大,接着就落在他的脸后部位。

    刘强闷哼一声,脑后一麻,立即失去了知觉,身子软软倒在地面上。

    李晓啐了一口,看着倒在地上的庞然大物,眼神亮亮地:“靠,这家伙有一米八,果然......高手也怕拍砖!”

    庆伟低头看了看刘强脑后脖颈的伤势,几乎不敢相信:“我真怀疑你从前混过,手真狠,都见血了。”

    付卫青从阴影里闪身出来,撤掉脸上的丝袜,嘴里笑骂了一句:“李晓,你搞什么鬼?这袜子有股味,基本就没用上?”

    “呵呵,那是陶青的原味丝袜,你的专属啊,你就偷着乐吧。大哥,快来指导一下,这货该怎么料理?”

    有付卫青这个老手指导,李晓从奥迪车里摸出一个抹布塞进刘强嘴里。没想到刘强突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李晓的裤子,李晓眼明手快,捡起刚才的板砖,又给了刘强一下。

    一声闷闷的惨叫响起,接着,李晓手起转落,大板砖连续击打在对方两膝盖脚踝上。刘强就陷入昏迷和清醒的怪圈,几番下来,彻底昏死过去。

    付卫青瞪大了眼睛,这么狠,这混子是彻底废了。这是什么镇长,难道这货真混过?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