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77章 真够奇葩的
    听到及时雨这三个字,常军不由打了个哆嗦,心中暗暗叫苦,不等马辉辉发话,抬起手就狠狠自走了一记耳光,看对方还没有睁眼,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又扬手给了自己一计耳光。

    其它几位马仔都是混久了社会的油子,看常大胆都雌伏了,知道今天踢到了铁板,有样学样,抬手自走耳光,包房内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耳光声。

    马辉辉偷着看了一眼坐着的男人,然后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打,都狠狠的打,看今后你们谁敢不开眼,敢冒犯宋大哥。”

    宋维军不耐烦地睁开了眼:“好了,都给我滚吧。马公子,你说我是个什么玩意?”

    马辉辉脸色一白,等自己的手下灰溜溜都出去,噗通一声,双膝一软就跪下了。小鱼遇到大鲨鱼,那只有跪舔的份了。

    “宋大哥,我错了,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隔壁,您饶了我这一次。”

    宋维军冷笑一声,揽着老板娘坐在自己腿上:“你和我的干妹妹喝交杯酒,还骂了我。马辉辉,你也有脸称公子,呵呵,开了个会所就不知道你姓啥了。”

    干妹妹!马辉辉恍然大悟,自己今天真麻烦了:“宋哥,你大人有大量,我给您敬酒赔罪。”

    马辉辉举起的酒杯被一把扫落在地:“喝酒,你好大的面子,你想喝是吧?行,那就喝,不过你得喝点特别的东西。我是及时雨嘛,乖乖张开嘴!”

    孙维军拍了拍老板娘的翘臀,老板娘会意地看了一眼宋维军的小腹处,机灵地起身闪在一边,想到要发生的事,脸刷地红到耳后根。

    一阵皮带扣的响动,宋维军解开裤子,凑到马辉辉头顶。马辉辉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看到眼前熟悉的器物,心中一阵反胃,干呕了几下,硬忍着闭上了眼睛,张嘴仰起了头。

    一股滚烫的液体流,如期准点地落到马辉辉口腔里,难闻的尿骚味使人闻之欲吐,可马辉辉今天真豁出去了,还是艰难地吞咽了下去,许多沿着嘴边撒落到衣服上。

    好在......液体很快断流了,马辉辉胃里一阵翻涌,嘴里溢满了翻腾上来的污物,急忙伸手捂住嘴,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包房。

    “别忘了买单,靠!”

    宋维军系上皮带,鼻子嗅了嗅,挥手扇了扇:“妹妹,哥哥最近火气大,味儿有点大,便宜那个小马了,呵呵。”

    老板娘妩媚地一笑,向后挥了挥手,包房里的人都知趣地退了出去。

    “哥哥火气大,妹妹就给你降降火。”

    “呵呵,这里可是吃饭的地方,能成?”

    “又什么不成的?都是吃,吃什么都一样,嘻嘻。”

    ......

    酒楼的洗手间内,马辉辉俯身在马桶边,一阵狂吐,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洗手间内数道难闻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让人难以接受。

    常军怕马辉辉丢脸,赶走了众手下,自己忍着恶心,不停抚拍着马辉辉的后背,“马哥,这也太过分了,今天及时雨带的人少,要不......”

    马辉辉一听恼羞成怒,扬手就给了常军一个大嘴巴子,“你头被门夹了,敢打他的主意?打人很简单,打过以后呢?那是市长公子,手下马仔比我们多多了,你是打算让我们父子俩跑路?快,陪我到医院洗胃,这事谁都不能告诉!”

    下楼买过单,常军开车陪着马辉辉到一家区级医院,挂了急诊,医生捏着鼻子替马辉辉洗了胃,前后折腾了一个小时。

    马辉辉的小心灵今天遭受重创,本来应该住院修养,可马辉辉却不敢大意,急忙开车回家找去找老爹商量。他在山城当二代混得风生水起,凭借的就是老爹。今天招惹了宋维军,万一老一代有所不稳,他今后还怎么混?

    马辉辉回家了,自然不需要常军跟随,他刚才抱扶马辉辉,身上也沾染了不少尿味,这让他很不爽利,就在医院附近找了一家桑拿浴,进去美美蒸洗了一番,然后神情气爽地走了出来。

    中午聚餐突遭变故,常军还饿着,自傲街道边想了想,哼着小调惬意地走到自己的车前,准备找家饭馆先填饱肚子。

    这时,街道上开来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挨着他的车头斜着停下,挡住了常军车的去路。

    尼玛!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常军大怒,正要张口赶人,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三个手提短棍的男人依次下车,迅速奔着他围了上来。

    看到对方带着抱头的毛线帽,还带着口罩,一副专业打手的模样,常军魂都吓飞了,知道对方是奔着自己来的,扔下车转身就跑。

    后面三个年轻男子紧紧追了上来,棍棒带着风声不时就在常军身上,忍着刺骨的疼痛,常军发足狂奔。在跑到街道尽头时,常军身上已经落了无数的棍棒击打,人跌倒了几次又拼命爬起来,几乎快要坚持不住了,眼看就是命丧街头的架势。

    危机时刻,常军看到附近一栋建筑上有醒目的蓝盾标志,知道那是有警察的地方,顿时浑身爆发出无穷的力量,猛向那个地方冲去。

    几分钟后,看到这里果然是一家派出所,他激动得热泪盈眶,“警察叔叔,救命啊!”

    身后的追击顿住了,常军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一边高喊警察,一边像一条高速龙卷风一样冲了进了派出所大门。

    常军的动静惊动了派出所的干警,出来一看,一个满头是血的大汉,狼狈不堪地跌坐在地上,涕泪交流嘴里的喘息好似拉风箱一般。

    “警察叔叔救命,有人要杀我!”

    ......

    城区发生的热闹,李晓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听到付卫青的讲述,李晓差点笑喷了。中午发生在湘菜馆的闹剧,真够奇葩的,马辉辉竟然被人强逼着喝了尿!

    看来混黑果然是没有前途的职业,“付大哥,既然常军逃脱了那就先放一放。这个及时雨竟这么厉害,那就一定是有所持,我们不妨利用一下,等我回来我们再好好谋划一出大戏。”

    挂了电话,妻子梁晓怡的电话又打了进来,这已经是今天第四个电话了。

    “晓晓,镇上的事情忙完了吗?昨晚你也没有回家,今晚你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最近很忙的,有事在电话里不能说吗?”

    梁晓怡顿了顿,“我想和你谈谈心,电话里不方便说,工作再忙晚上总要休息吧?”

    李晓现在却不想和妻子谈,无非就是我错了这三个字,能有什么新内容?

    “谈心?又没有什么事,要不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梁晓怡又顿了顿,情绪显得很低落:“请给我一个机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