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上九点多,李晓在书房的电脑上浏览着山城的官网,要去区委大院上班,一些必要的准备也是必须的。看完山城市府领导简介和分管介绍,一则南方集团访问山城市府的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已经不算是新闻了,发生在一周前的事情,只能算做消息了。南方集团来了一位姓刘的副总,从照片上看,黑矮粗胖,有四十多岁,由庄长杰陪同,倒也有几分气势。

    山城市出面接见的是老资格的副市长赵海,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派领导,虽然不是常委,因为长期分管工业,在山城也算举足轻重的人物。

    山城市委的张书记已经过了六十,而市长宋天明也接近六十,再加上这个五十多的赵海,除了常务副市长姜斌是四十多岁,尚属年轻力壮,而山城市两套班子的领导,年龄都有点偏大了。

    李晓感觉有点压抑,年龄代表心态,这大概也是山城发展缓慢,风气保守的主因。相应的,自己这个二十七岁的镇长,倒显得太另类了。

    接近十点的时候,庆伟的电话打了进来,“来西城酒吧一条街,‘及时雨’人在梦幻酒吧,身边只跟了一个人,我们看看有没有机会。”

    挂了电话,李晓关了电脑,走出了书房。客厅里,豆豆在妻子怀中已经有点困了。

    “你们一会先睡,我出去办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

    “这么晚了,有事明天也可以呀。”

    “你别管了,庆伟还在等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梁晓怡心中微微不安,李晓最近早出晚归,好像私下在忙什么事情,也从不告诉自己,甚至连工作调动的大事也懒得说,她感觉熟悉的丈夫,显得有几分陌生。

    “听赵姐说,你要调回城区了?”

    “嗯,有这个意向,不过得看区里的意思,事情不一定能成,我走了。”

    顿了顿,李晓穿了件黑色短款薄呢大衣,换了鞋开门走了出去。

    梁晓怡想了想,拿起手机给春丽打了过去:“春丽姐,你家庆伟在家么?刚才李晓出去了,说是和庆伟去办事。”

    “对呀,他们可能最近在忙什么事,我也不好多问,不过你放心,他们两个还不至于在外面乱来。”

    不等她再说什么,春丽就挂了电话,有点不想和自己多聊似的,这让梁晓怡有点不喜,坐着想了想,也就放心回卧室睡了。

    李晓没有开车,在路边打了辆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西城酒吧一条街,在街口下了车,给庆伟打了个电话,问了具体的地址,然后走进了这条东西走向的酒吧街。

    这是一条步行街,街道两边除了夹杂着几家烟酒店,剩下的全是酒吧迪厅。晚上正是酒吧的营业时间,一家家酒吧的门口,都闪烁着霓虹灯箱,提醒着行人这是什么所在。

    在街道中间,李晓顿住了脚步。街道南边的一家酒吧,上下的广告灯都黑着,门口交叉贴着两条封条,在鲜艳的灯光海洋中显得很另类,楼顶“滚石”两个大字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李晓心里五味杂陈,眼神阴沉的看了两眼,裹紧大衣走了过去。

    几十米后,李晓在街道右手边看到了梦幻酒吧的玻璃门。这是一家三层的大楼,在这里的也算数一数二的规模。顿了顿,李晓走过去推门进去,几步穿过短短的走廊,顿时就听到低沉动感的重金属舞曲。

    面前的舞池中,灯光有点暗,红男绿女似乎都进入了疯狂痴迷的状态中,随着音乐鼓点,尽情的摇摆和扭动这身体,不时就有尖叫声掀起几丝波澜。

    李晓看了几眼,走到右手边的卡座前,昏暗闪烁的灯光下,人影显得有点不大真实,李晓找了好几个卡座都没有看见庆伟的身影。

    突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把,李晓回身看去,一张年轻稚嫩的俏脸傲娇地盯着自己。

    “哥哥,找那个妹子呢?”

    原来是女警花小白,李晓松了口气。不同于白天飒爽的警服装扮,小白身穿一套红色的皮裙套装,上面是小夹克,下面一步裙,翘臀在皮裙包裹下,给李晓一种青春惊艳的冲击感。

    小白得瑟地摆手转了一个圈,然后依偎过来挽住了李晓,有柔软的东西贴紧了李晓的胳膊,红唇吐气如兰。

    “性感不?”

    “反差太大了,呵呵。”

    李晓的脸红了,扭头看到一旁庆伟诡异的笑容,急忙抽出胳膊走过去在卡座上坐下。小白跺跺脚,追过来紧挨着李晓坐下。

    “还别说,你和小白还挺般配的。”庆伟玩味的笑笑,递给李晓一小瓶啤酒。

    李晓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说人话,那位人在哪里?”

    庆伟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二楼,凑头过来说道:“在二楼207包房,和两个妹子玩得正嗨。”

    小白紧紧依偎着李晓,这让他有点尴尬:“那我们上去看一看?”

    “别冲动,你看207门口。”

    李晓扭头看去,二楼的栏杆上,两个黑西装保镖咬着烟,俯身津津有味地看着下面的舞池。

    庆伟拿起一瓶酒对李晓示意了一下:“喝酒,但愿我们能有好机会。”

    李晓点点头,也端起了酒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李晓拿起瓶子吹了几口,看小白也端起了酒瓶,伸手就夺了过来,“小姑娘家的,淑女点好不?”

    小白对着李晓挺了挺高耸的胸脯,一脸地萌动:“我哪里小了?哥哥,你心疼了,嘻嘻,那我听你的,不喝了。”

    这不是胡扯么?李晓急忙躲避开眼神,闷闷地点了一支烟,大厅内音乐声太吵,交流也费劲,李晓也懒得多说。

    快十一点的时候,李晓的眼神一亮,宋维军终于出了包房。一步三晃地走下楼梯,看着热火朝天的舞池,竟独自一人挤进舞池,在拥挤的红男绿女中间随着音乐扭动起来。

    这简直是......揩油的天堂啊,两个保镖看得眼热,也走进舞池中兴奋地舞动起来。

    宋维军不愧是花丛老手,十几分钟后,搀扶着一个身材丰满的少妇出了舞池,走向西边的洗手间。那个少妇好像有点短片,脚步踉跄着任人拉进昏暗的男洗手间。

    看到两个保镖还在舞池中玩得忘乎所以,而通往洗手间的灯光也是昏暗不明,李晓拍了拍庆伟的肩膀。

    “好机会!小白,去外面车里等我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