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和庆伟走到洗手间外面的通道,发现这里的灯光昏暗得有点诡异,即就是有监控恐怕也是摆设。想想这里是酒吧,李晓心下恍然,这是喝断片后发生故事的地方,大概也是酒吧为吸引男人而刻意为之。

    洗手间走廊的尽头有一个拐角,后面隐约有呻吟声传出。庆伟取出一只口罩戴上,走过去探头看了看,然后兴奋地回头摆了摆手。

    李晓迅速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只黑色大口罩戴上,然后两人绕到拐角处。果然,有两个人影在昏暗的墙壁处拥抱在一起纠缠。庆伟悄悄靠过去,挥掌猛地击打在男人的后脖颈处,一声闷哼,庆伟顺势捂住对方的嘴,男人的身子软软倒了下去。

    靠着墙壁的女人,裤子已经被褪到膝盖下,突然感到怀里空了,似乎有点惊醒。李晓及时扑上去捂住了女人的嘴。女人本身是酒醉的状态,惊吓之下身子软软地直往地上出溜,李晓按着对方靠着墙壁坐在地面上,然后回头看去。

    庆伟解开裤子,对着地上昏迷的男人淋头浇去。仰面躺着的宋维军手指动了动,李晓估计对方可能被滚烫的液体刺激得已经清醒,感到有危险而在假装昏迷。

    演戏演全套,李晓忍着难闻的味道,摸出手机开了闪光,对着宋维军的头部连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小声说道:“常大胆够大方,就这一泡尿也值三十万?”

    说完,李晓抬脚对准宋维军的脖颈部位,猛踢了几脚,下意识地一声闷哼,宋维军似乎真昏迷了过去。庆伟摆摆手,两人迅速离开,口罩也没有摘,沿着卡座前面的通道迅速走出酒吧。

    走到西边的街口,跟着庆伟回到一辆面包车上,两人才摘下口罩。小白的八卦之心大起,“两位哥哥干什么坏事了?”

    庆伟哪能告诉徒弟刚才的壮举:“快向西开车,这牌照是假的,被同事看到了也是麻烦。”

    小白不满地哼了一声,开着车直向西郊区而去,十几分钟后出了城区,在一处岔路口,小白将车拐进一条田野的土路,又向北开了二十多分钟,在一处隐蔽的厂区内停下车。

    庆伟打了个电话,很快庆伟白色的车被人开了过来。三人下了面包车,庆伟在乎李晓和小白坐进庆伟的车中,庆伟在黑暗中和来人说了几句,然后上来开车出来厂区,绕到北郊的主路上,然后再向南开向城区方向。

    今晚动的可是市长公子,李晓有点担心:“庆伟,那辆面包车不会被人发现吧。”

    “放心,车牌都是假的,那附近也没有监控,今晚这辆车就会被改头换面。至于那个人就是我的秘密了,我们刑警要是不认识一些人,那是寸步难行。我估计这事太丢人,对方会不会报警都难说。”

    李晓松了一口气,“我相信你。”

    过了凌晨,李晓才被庆伟送到了小区门口。回到家里,李晓站在客厅顿了顿,悄声走进书房,很快就上床睡了。

    黎明时分,迷糊之间感到怀里多了一个人,李晓睁开眼看了看,原来是妻子依偎着自己闭眼睡着。鼻尖嗅着熟悉淡淡的体香,李晓心中隐隐作疼,不知这样的依偎还能有几次?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点多了,看到妻子和豆豆都在客厅,李晓拍了拍脑袋才想起今天是周日。

    “爸爸。”

    豆豆跑过来黏着李晓,看着儿子萌动黑亮的眼神,李晓心底深处某处柔软的地方疼了一下,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永远骗不了人心。

    “来,爸爸抱抱。”李晓俯身抱起豆豆,感觉这小子又重了许多,伸手捏了捏儿子肥嘟嘟的脸颊,然后凑过去亲了一口。

    “快去洗脸,给你留了饭。”晓怡过来接过儿子,豆豆亲呢地抱住妈妈,母子两个顿时嬉闹在一起。

    李晓不忍再看这动人的一幕,急忙转身走进洗手间。爱情也许没有了,可这份亲情也不是轻易能割舍的,如果今后母子不能相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洗漱过后简单吃了点早餐,李晓回到书房,开了电脑,却什么东西也看不进去,心绪都是在自身的进退之间徘徊。刚才母子亲呢的场景还是刺激到了李晓,成人的任性,怎么也避免不开伤害到孩子?

    沉思良久,李晓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婚姻不是绑架,孩子也不是维系失败婚姻存在的理由。现在不提出分手,也是正确的,给彼此一个思考选择的空间。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接下来妻子会怎么选择要走的路?李晓也不知道答案,一切都交给将要发生的事实吧。

    重新点开网页,这回李晓关注的重点是东城区的两套班子。和马卫东有关的活动新闻不少,但都是去检查基层单位,接待上级检查、组织机关学习之类的。

    李晓不屑地感叹一句:都不是重点呐!

    相反,网页上马建国的新闻几乎一条也没有,倒是区委办副主任徐艳红的活动报道不少,这也预示着徐艳红即将上位。

    两相对照,马建国低调如狐却稳掌大局,马卫东高调如花却犹如昙花一现。徐艳红当了区长助理,这就是马建国控制马卫东的一步妙棋。几番不动神色的较量下来,马卫东只能沦落为常委会的传声筒。

    如何破局,首要还是要阻击徐艳红成为区长助理,斩断马建国继续向区政府伸手,再说了,李晓一个中层正职,难道要一个副职爬到头上指手画脚?

    正沉思间,却听到几声熟悉的QQ来信提示,李晓没有在电脑上同步QQ,这应该是妻子用过电脑忘了关闭QQ页面。

    谁在联系妻子?

    李晓缩小了页面,屏幕上右下角的QQ图标晃动个不停,顺手点开,对话框弹出,发来信息的是一个“小男神”的网名。

    “姐,今天去洗温泉吧,我都郁闷死了。”

    “再说吧。”

    李晓从口气猜测“小男神”应该是小尹,而妻子竟然没有拒绝!

    历史聊天记录李晓也没有看,最小化了页面,起身走出了书房来到客厅。赵姐在厨房准备午饭,电视里播放着动画节目,豆豆看得很专注,妻子手里正拿着手机看着。

    看到李晓出来,梁晓怡忙放下手机,抬头问了一句:“忙什么呢?”

    “没事,我上洗手间。”

    等李晓从洗手间出来回到书房,电脑上的QQ页面已经关闭了,显然,这是妻子刚才的手笔。

    李晓心中一凉,什么意思,你是怕我看到你和人撩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