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庆伟看着李晓身侧一左一右坐着的雅萍和小白,心神都有点凌乱了,这兄弟不会是被梁晓怡刺激得想开后宫吧?

    “雅萍现在调到了区办,剩下的事也避不过她,都是自己人。庆伟,马建国和徐艳红的事情,调查有没有收获?”

    李雅萍眼神一亮,师兄果然有大事让自己参与,很自然地往李晓身边靠了靠,伸手挽住李晓一条胳膊:“干嘛避着我,对付马建国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大忙呢。”

    另一边的小白眼睫毛挑了挑,下意识扫了李晓的胳膊一眼,想去挽着又没有勇气,只能撅起嘴委屈的看着庆伟。

    师父也帮不了你啊,庆伟心里感叹一句,然后从抽屉里摸出一个笔记本,打开说道:“刘黑子和常军被人废了,马辉辉好像也安分了,最近两天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我估计宋维军也不会这么轻易罢手,这够马家父子喝一壶。”

    庆伟顿了顿,翻到笔记本另一页,“徐艳红这里果然是有点情况,她的丈夫李建超虽然只是西区街道办的一名干事,你们可不要小看了,李建超的父亲退休了,原来却是区农业局的局长,门生古旧也不少。”

    “还有呢,徐艳红原来是东区街道办的,在那里认识了马建国。现在东区街道办还有一个刘成,他原来是徐艳红中学的老师。我们暗中走访了一下,可以确定,刘成是徐艳红的秘密情人,两人关系也不短了。”

    “哦!有点意思,没想到我们的徐大主任还给马建国戴了一顶另类的帽子。刘成和徐艳红的关系,马建国一定不知道吧?”

    小白立即插了进来:“马当然不会知道,这个刘成可不简单,虽然在街道办只是一个老干事,为人却计谋百出。他不但曾经是徐艳红的老师,其实,也是徐艳红在体制内的导师。马建国起初纠缠徐艳红,徐艳红死活不同意,后来应该是听了刘成的建议才委身于马建国。”

    李晓不由感慨:“这真够乱的,一个丈夫,两个情人,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这徐主任真正爱的人到底是谁?”

    小白亲自去调查的,自然最有发言权:“我敢肯定,徐艳红真正爱的人是刘成,我去调查时还发现两人私下见过面,李建超是家中独子,人很本分,这次徐艳红争这个区长助理,应该是刘成的主意。”

    李晓凝神想了想,感觉似乎抓住了什么:“李建超知道妻子在外面的情况吗?”

    小白肯定地说道:“他应该知道马建国,这几乎是东城区众人皆知的秘密,刘成为人很谨慎,李建超应该不知道。”

    李晓对出轨可是很敏感的,脸色难看地说道:“这徐艳红真够可恶,玩婚外情玩的够大呀,马建国应该是威逼她,她委身过去还有点情有可原,这个刘成又算怎么回事?”

    庆伟叹息一声:“她也是......苦命人,你看看这个。”

    李晓接过庆伟递过了的一张纸,这是医院的一份诊断证明的复印件,上面的名字正是徐艳红。

    “嗯,内壁膜厚度小于五,这是什么?”

    庆伟看了眼李雅萍和小白,为难地说道:“这是医学术语,徐艳红周旋于三个人之间,多次避孕流产,现在已经失去了此生做一名妈妈的资格,而她和丈夫至今还没有孩子。”

    李晓倒吸一口凉气:“李建超可是老李局长的独子,她这是把自己玩残的节奏,李家知道这个情况吗?”

    “除了徐艳红自己,其它人应该都不知道。我们也是去医院调查一个案子,无意中看到徐艳红的医疗记录,小白就复印了一份回来。”

    李晓掐灭了烟,看了李艳萍一眼:“情况都明白了,大家怎么看?”

    “师兄是打算和徐艳红争一争这个助理?”

    李晓点点头:“我打算尽力一搏,马区长想和马建国争一争,我当然不能再躲避。这个区长助理原本就是马区长为我量身打造的,当然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在东城区我今后还有大计划。”

    小白不甘示弱,也有自己的见解:“我们警察办案讲求证据,同样,不管徐艳红和谁在一起,想要搬倒她,我们就要掌握证据。”

    李雅萍摇摇头:“马建国和徐艳红是一体的,他在市里也是根深叶茂,即使有了证据恐怕也奈何她不得,难!”

    李晓点点头,凝神想了想:“一次性搬倒马建国不可能,尤其想让市里出面查他基本不行,一个大区的一把手,市里肯定有主要领导支持,除非有省上的压力。”

    虽然压力山大,可是庆伟一点也不怕:“李晓,我们是兄弟,你想怎么做?”

    李晓也不和庆伟客气:“分两步走,调查马建国不能放弃,这个东城区的毒瘤必须拔除。现在最紧要的事掌握徐艳红出轨的证据,这种事别人不会下大气力管,那么李家呢?退休的局长也是局长,如果知道自己永远抱不上孙子,他会怎么做?”

    庆伟可是有切肤之痛,“老李局长会发疯!”

    “对,徐艳红这样对李家,放在谁身上也不会忍下这口气,我们只要有证据,和这张诊断证明一起快递给老李局长,她徐艳红不死也得脱层皮。老李局长当了一辈子领导,对体制内的事情门儿清,真要发力,呵呵,马建国也不够看。”

    庆伟点点头:“那我马上安排人盯住她。”

    李晓想了想,却迟疑了:“不妥,你是刑警队长,多少大案等着你去忙,这些事情不要安排正式干警去做。”

    庆伟却不同意:“客气什么,这事你想让付大哥出手?不说他对山城不太熟悉,这些体制内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们参与了。”

    小白点点头态:“李哥,我现在独身一人,空闲时间很多,不会影响队上工作,这件事交给我吧。”

    李哥?有你什么事?李雅萍看小白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觉得分外刺眼:“那就请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盯着她,方便快捷高效还没有副作用。”

    李晓眼前一亮:“这个办法好,可是我不认识这方面的人。”

    庆伟轻松地笑笑:“我有,一个战友办了个侦探社,我来负责联系安排,你这个新上任的主任可能会很忙,都交给我吧。”

    请私家侦探就得花钱,李晓打开手包准备取些钱给庆伟,里面的手机却响了,一看是马区长的号码,立即起身站了起来:“马区长的电话,我先回区府大院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