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离开后小白也走了,李雅萍却留了下来,眼神不善地盯着赵庆伟。

    庆伟感觉有点不妙,尴尬地笑笑:“你师兄都走了,你还不跟着去?”

    “少打马虎眼,李晓和梁晓怡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这是......要吃人?庆伟摸了摸脑袋,李雅萍这是铁定要参合一把的架势啊,“雅萍,你都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吧,李晓和梁晓怡人家是夫妻之间的事,我也不大清楚。”

    “我刚才在门外都听到了,你也少骗我。我是结婚了,可他是我的师兄,人那么正直,我不容许梁晓怡这么作践他。去会所玩小鲜肉老腊肉也就罢了,现在还整出个‘夫人俱乐部’来,她想干什么?”

    庆伟呲呲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还没有证据说梁晓怡出轨,你这么参合进来是想让李晓的家散了?就是散了你也没戏,听话,好好帮他就行了。”

    李雅萍撇撇嘴,一对黑亮的眼珠转了转,轻松地说道:“我要离婚!”

    庆伟惊得站了起来:“什么?离婚,你......疯了!你这是不服责任。”

    李雅萍一点都不怕事大:“别一惊一乍的,我离婚和李晓无关,我那为人师表的丈夫很喜欢他的女学生,其中有一个女学生好像还怀孕了,反正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他,这下正好把他扫地出门好了。”

    “和李晓无关,谁信?你也别说什么女学生,就说你那个山城大学教书的老公,他真的和女学生有染?”

    李雅萍嘻嘻一笑:“有没有咱们靠事实说话,今天有空,就麻烦哥哥帮我去见一见那个女学生,顺便给我张张胆,我和他今天就做个了断。”

    庆伟真是无语了:“离婚是什么好事吗?看你喜气洋洋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今天要拜堂成亲呢?”

    李雅萍死死盯住庆伟:“哥,说不定还是好事呢,你就说去不去?要不我去找师兄帮我?”

    你还是别再给李晓添乱了,赵庆伟咬咬牙站了起来:“我去!我还不信了,真有这样胆大的老师?”

    ......

    李晓走下分局的大楼,取出电话给马区长回了过去,“马区长,您找我?”

    “嗯,刚才忘了给你说,区办的那些人我不想用,你注意在外面给我找一个底子比较干净的秘书,文字功底过关,懂经济的最好,另外你发展经济有见解,全区的情况你也了解了解,有想法了我们一起探讨。”

    等马卫东挂了电话,李晓还有点不适应。两人刚才见面不说,马卫东这想起一出是一出,自己这个区办主任还真不好当。

    穿过拱门走到政府大院,看了一眼前面高大的区委大楼,李晓不由撇撇嘴,现在自己毕竟不再是一镇之长了,这办公室主任不就是伺候人的角色?

    低头在院子里走着,手包里的手机又来了电话,取出来一看,竟是妻子梁晓怡的号码,李晓顿住了脚步,低头看着手机,迟疑着不知该不该接。

    “李主任,怎么不接电话?”

    一声动听的女声响起,李晓抬头看去,竟然是徐艳红和区办的副主任方佳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堵在自己前面。

    李晓愣了一下,随手按下拒接键,然后微微一笑:“哦,原来是徐主任,方主任,你们好!”

    徐艳红妩媚地打量着李晓,然后伸出了一只手:“李主任好,今后就在一起工作了,请多多关照。”

    扫了一眼徐艳红蓝色西服胸口惊人的高耸,李晓心中一动,不愧能高居西宫之位,就这一对纯天然的“凶器”也足够资格。李晓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伸手和徐艳红握了握,还别说,入手滑腻手感真不错。

    “徐主任,你是区委办的领导,哪里轮到我来关照,我关照一下我们方主任还差不多,方主任,你好!”

    李晓松开手,又向方佳伸出了手。方佳脸色微微一红,杏眼盯着李晓,微笑着伸出手和李晓握了握:“李主任年轻有为,人也帅气,今后就要在你下面工作了,那就说定了,你要关照我哦。”

    “呵呵。”徐艳红豪爽地笑出声来:“方佳,李主任又年轻又帅气,今后你在他下面肯定舒服,我好羡慕呀。”

    这是一对女蛇精啊!李晓尴尬地收回手,拿起手机转身就走:“回头见,我去打个电话。”

    “呵呵。”

    身后传来几声略有点放肆的笑声,李晓心中冷哼一声,走到一处无人的草坪旁,想了想,给妻子打了过去。

    “有事?”

    李晓的平淡让梁晓怡顿了顿,“嗯,昨晚怎么没有回来?赵姐和豆豆都念叨你呢?”

    李晓看着草坪旁边的一颗绿植,却没有回答。

    梁晓怡的情绪显得很低落,一声弱弱的叹息:“我想你!”

    李晓心中一疼,脑海中翻涌如潮,好久都没有听到妻子如此直白的心声,可是,这是真心话么?

    “我知道你现在很烦我,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有话对你说。”

    李晓终于开口,却惜字如金:“地点。”

    “山城青铜器博物馆那条街上有一家德奥西餐厅,中午我们一起吃西餐,下午我请了假,我们去紧邻的公园爬爬山,也方边我们说话,你看行么?”

    “嗯。”李晓不等妻子再说什么,果断地挂了电话。

    中午十一点半,李晓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先看到公路南侧的西餐厅醒目的大幅广告牌,餐厅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别克车,原来妻子早到了,难道她今天真要坦诚心扉?

    西餐厅内此时倒没有多少客人,李晓去抬眼就看到妻子在临窗的一个位置坐着,看到李晓进来,站起来摆了招了招手。

    李晓走了过去,妻子一身得体的藏蓝色西装套裙,小西装领口露出白色的衬衫,纽扣紧紧扣着,但是仍遮掩不住衬衣下饱满的生机。

    梁晓怡欣喜地看着李晓,一个晚上的分离,也让她饱受煎熬,想走过去依偎在李晓身边,却被一种莫名的生疏感打散了勇气,只得弱弱地问了一句:“打车过来的?”

    李晓移开眼睛,在妻子对面的卡座上坐下,看来看窗外妻子的车,嘴角翘起:“今天怎么一个人过来?护花使者没有陪着你?”

    梁晓怡愣了一下,苦涩地看着李晓,然后委屈地在卡坐上坐下,“今天是你我夫妻吃饭,让他跟着算什么?”

    “那可不一定,你的事他都能参与,我嘛,没有那个资格吧。”

    梁晓怡身躯一震,落寞地瘫坐在椅背上,想说什么,却没有勇气先开口。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