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低头看着李雅萍,入眼是一头散乱的秀发:“师妹,你坐好些,让师兄吃点菜。”

    李雅萍一副抱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李晓正待想法劝开她,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竟是张静的号码,这让他很意外。

    “张静,你好。”

    “两天没有见你了,你现在家?”

    “没有,在北郊和朋友吃饭呢。”

    “哦,跟晓怡怎么样了?我和付大哥都放心不下。”

    李晓叹息一声,“一言难尽,有空我再和你说,代我向付大哥问好。”

    “好吧,少喝点酒,你才做了区办主任,这种场合今后少不了,你得注意身体,我挂了。”

    挂了电话,李晓脑海中不由想起张静那副矜持娴静的样子,特别是那抿嘴时似笑非笑的风韵,都让他心里一暖。

    下意识地李晓轻轻推开几步,脱离开师妹的怀抱。李雅萍愣了一下,仰起脸痴迷地看了李晓一眼,然后站了起来,面对着李晓,脸色越发红了,咬咬牙鼓起勇气,扑进李晓怀中,然后死死抱住李晓的腰。

    “师兄,我......爱你!”

    李晓身躯一震,怀中饱满富有生机的身躯,感觉很清晰,不由让他心头一动,下意识就想退开:“雅萍,不要这样,我们不能......”

    “师兄,我今天离婚了!”

    嗯?李晓心里又是一震,想推开师妹的手不由停了下来,静静地站着,任由雅萍抱着自己,“丫头,对不起,我不知道。别伤心,我的师妹这么漂亮,会有男人重新爱上你的。”

    李雅萍仰起了头,直直得盯着李晓的眼睛:“我没有伤心,我本就不爱他,我心里一直有个人,再也装不下别的男人,师兄,你明白吗?”

    李晓知道自己不能回答,感动之余,心里也很踌躇,等到雅萍的红唇颤抖着逼了过来,李晓心神大震,伸出一只手堵在两张嘴唇之间,“丫头,我们不能这样,我现在还是一个丈夫,我想,你应该和梁晓怡不一样!”

    “我怎么会和她一样?”

    李雅萍一个激灵,松开了李晓,红着脸退了开来,尴尬地看了看李晓,然后安静地回到椅子上坐下。

    李晓欣慰地点点头,也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快鱼盛在对面的小碟中:“我们在一起已经八年多了,你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我心里有数,谢谢你!”

    李雅萍心中大定,夹起鱼块蘸了芥末,美滋滋地吃了,“今后你到哪里我一定会在你身边,呵呵。”

    李晓微微一笑,举起了酒杯,“那就干一杯!”

    李雅萍举起酒杯,两人轻轻一碰,各自小抿了一口,“这次咋不牛饮了?”

    李晓苦涩地叹息一声:“人总不能什么时候都很理智,唉,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才很放松,其实,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空心人一样,坚持了十几年的东西,原来发现都是假的,真的没意思!”

    李雅萍试探着说道:“你一直没有告诉我,晓怡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晓沉默良久,想了想,还是决定对师妹敞开心怀:“情人节那天和酒店门口的事你都知道了,她一次次隐瞒欺骗我,等到被我发现了才说出一些,喜欢和男人玩暧昧也就罢了,可她还参与了‘夫人俱乐部’的事。”

    “夫人俱乐部?”

    “嗯,就是那些市里领导夫人们不定期的聚会,那是一个圈子。她自己说的,因为巧合认识了姜斌副市长的妻子张姐,那个张姐起初想让她和她弟弟处对象,就带她进入了那个圈子。”

    “怎么可能?市里领导都分派系的,不可能夫人们都在一起的,只能是走的近领导,夫人们才互相来往,如果晓怡姐参与进去了,那只能是选择站在另一派。”

    顿了顿,李雅萍的神情有点担忧:“你还是让晓怡姐早点退出那个圈子吧,市里姜斌和宋天明是一派,市里张书记也快到线了,宋天明想当书记,和张书记闹得很凶,两个都是阴沉的人,晓怡姐参与进去只怕会惹火烧身。”

    看李晓沉思不语,李雅萍想了想,迟疑着说道:“姜斌的妻子在市里圈子里名声不好,替人揽工程,插手人事变动,听说还保养小白脸玩得很疯,晓怡姐跟着她......真不好。”

    李晓剑眉一挑,想了想,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们在一起都快五年了,我估计现在想退出恐怕也晚了。我昨天和她深谈了一次,结果她对关键的问题还是死死隐瞒。其实,我已经和她走不下去了,秘密揭开之时就是真正分手时间。”

    这没有出乎李雅萍的预料:“可你也不能放任不管啊,毕竟她是豆豆的母亲,还是早点和她摊牌分手为好。”

    李晓无奈地叹口气:“她会轻易答应分手?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一个自信又傲娇到极致的人,不撞南墙她是不会回头的。她在俱乐部里到底是什么角色,总会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一定要搞清楚。”

    “可是,纠缠下去也会影响到你的前途,毕竟那些夫人背后的人都不一般,为那些米虫浪费精力划不来,你心中有大抱负,保下晓怡姐的人身安全就行了。”

    李晓一口抿干杯中红酒,点了支烟,轻松地说道:“山城的人都小看了我李晓,难道你也这样看?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伤害到我的家庭,我就让他身败名裂!”

    李雅萍摇了摇头,想起S大学里的一个人,神色也变得轻松起来:“我怎么会小看你,只是为你不值而已。我知道你有杀手锏,可是你一直不是不愿去求人么?”

    “呵呵,我不是书呆子,只是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事业,现在看来是事情逼着我做出妥协,实在不行我也会开口,求人有什么难的,再说了老师也不是外人,求他也没什么丢人的。”

    李雅萍的记忆回到了当年的大学时代:“你当年私下跑回山城,可把老师气坏了,我还没有毕业,老师对我吹胡子瞪眼的,说你被一个师范生拐跑了。现在看来,晓怡姐也太令人失望了。”

    李晓的情绪又变得低落下来:“也许,她的天性就是如此吧。我现在才明白,当初我是被感情迷住了双眼,有些性格上的问题早就感觉出来了,但是我却选择了忽视,男人的痴情也是一种错么?”

    李雅萍伸出手,握住了李晓一只手:“痴情怎么能是错?师兄,继续坚持你的做人原则。我知道接下来山城不会平静了,既然你做出了选择,我这个小师妹也就陪你趟一趟这趟浑水。”

    “谢谢!对了,你怎么对山城高层的事情这么熟悉?还有,你调到区办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近十年了,我都不清楚伯父母是谁,你不会也是个二代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