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雅萍一惊,不自然地抽回手,对着李晓嗔怪地翻了个白眼:“瞎想什么,我还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呢,你信么?你从下梁突然调走,我待在那里也没有意思,就找梁书记了,梁书记也不放心你,乐意让我在你身边工作。”

    原来是梁淑萍的手笔,想起下梁的一切,李晓心里暖暖的。

    “要不是为了弄清晓怡身上的事情,我真舍不得离开下梁。不过,我的事你不要参合,我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勇气来区里的,什么区长助理,就是区长的位置我也不在乎,我只想求个心里明白。”

    李雅萍默然,李晓只要能舍弃梁晓怡,重新开始生活,加上老师的助力,在山城一飞冲天都很正常。可是,他知道这只能是一种奢望。

    李晓还是太骄傲了,这种骄傲是深入骨子里的,显然,梁晓怡身上发生的事情,不但深深伤害了重情的师兄,也激怒了李晓,只怕一场大的风波就要在山城掀起了。

    “时间太晚了,雅萍,我们回去吧。”

    李晓的提醒,打断了雅萍的沉思,她不舍地看看手机,已经晚上快十点了,不知不觉中,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悄悄溜走了。

    李雅萍玩味地盯着李晓:“要不今晚我们住在这里?师兄妹都这么久了,就是两根木头放在一起都能长出木耳来,我无所谓的。”

    李晓呵呵一笑,抬手点了点雅萍:“开什么玩笑,你我能是那样随便的人?你就别给我挖坑了,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我还不想被纪委请去喝茶,走吧,送我去国贸大酒店,我还有正事要忙呢。”

    李雅萍莫名地就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心里顿感压力倍增。那个娴静的张静可是典型的白富美,和自己一样是李晓的铁粉,要不是信任李晓的人品,她倒想跟着一起过去。

    半个小时后,李雅萍的车开到了国贸大酒店对面的街道边。李晓匆匆下车穿过斑马线,在山城的夜色中,背影显得孤寂而萧索。

    李雅萍的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心中不由愤慨不已。梁晓怡,你真是作孽,伤害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你忍心么?

    听到门铃响起,张静还有点意外。刚洗完澡坐在桌前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又一个寂寞的夜晚,这时会有谁来访?

    裹紧睡衣来到门前,从猫眼里看了看,张静抿了抿嘴,欣喜地打开了门,伸手将李晓拉了进来。

    “怎么现在过来了?嗯,酒气冲天,这是喝了多少?”

    张静的棉质睡衣领口低垂,一片耀眼的瓷白和一条深邃的事业线明灭可见。李晓忙移开眼睛,脚步有点迟疑,“我来找付大哥商量点事,他在那个房间,要不我去找他?”

    “少来,我吃不了你,满身酒气的,先去洗漱一下冲个澡,我换身衣服打电话让他过来。”

    李晓被推着走到一间卧室中,这是一间标准的主卧,张静指了指浴室:“快去洗澡,我去给你准备换的衣服。”

    等李晓洗完澡从浴室神清气爽地出来,床上已经摆好了一套蓝色的男式内衣,和一套棉质的睡衣,要不是套房内有三间卧室,李晓都有点不敢换上睡衣。

    李晓很快换上内衣,穿上睡衣,发现尺寸大小正合适,走出卧室,张静已经换了一身唐装素花棉衣,笑盈盈看着李晓,又指了指茶室:“先进去烧水,你的衣服我让服务员送去干洗,顺便让付大哥过来。”

    真是贤惠,李晓都有点回到家的感觉。走进茶室,李晓烧上水,看了看茶几上的茶叶罐却没有动手,泡茶还是张静来得专业。

    很快,张静带着付卫青走了进来,看着李晓身上的睡衣,付卫青微微一笑,看来静丫头已经心有所属。

    张静坐下,玉手翻飞,几道复杂的工序下来,透亮的茶汤分别斟在细瓷小碗中,淡淡的香气四散开来。

    “呵呵,跟着李晓享福了,每次都能喝到静丫头亲手泡的茶。”

    张静脸色微红,自己端了一杯茶汤品了品,刻意把话题引到正事上:“李晓,从下梁到了区政府,下一步打算做怎么,争那个区长助理?”

    李晓放下茶碗,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争是要争,但主要还不是为了这个助理。”

    张静和付卫青闻言都看向李晓,看他会为了什么?

    “昨天我的妻子主动找我谈了谈,提到了一个‘夫人俱乐部’一个市里领导夫人们玩的圈子,而她也参与在其中,具体这些人在一起做了什么,她只承认了一些皮毛,我的经验告诉我,这里面有问题,有大问题。”

    张静很意外:“这个晓怡能不能长点心,她怎么会参与进去,那种圈子岂是她能玩得起的?”

    付卫青一惯是直来直去:“这很简单,派人查一查,看看她们到底在玩什么?”

    李晓顿了顿,然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管她们在一起做了什么,从她一次次撒谎隐瞒我来看,她保证陷入了进去。甚至在我和她恋爱期间,还和别人玩过相亲的戏码。现在,我的心也凉透了。”

    “我判断,她和别的男人暧昧都是小儿科,发生在俱乐部的事情才是最大的秘密。因为涉及到市领导,她又死活不会同意离婚,到底她又没有别的男人,答案都应该在这个俱乐部中,所以,查是要查,但是不能鲁莽。”

    张静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李晓,不管你打算怎么做,有些事情还是看淡一点,毕竟,你才二十七岁,还有大好的前途,意气之争值不得。”

    李晓坚定地摆了摆手:“不!有些事我必须弄明白,我的家毁了,这等于毁了我的一切。这是我做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不管面对的天王老子,就是死,我也要当个明白鬼!”

    张静心中一震,直直地看着李晓,眼神变得异常明亮:“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和付大哥全力帮你,你想怎么查?”

    李晓想了想,才说道:“我肯定会让你们帮我,现在除了一个兄弟一个师妹和你们,在山城,我已经没有可以托付大事的人。”

    付卫青心中一动,李晓此时的坚决,多么像自己当年冲进日商别墅时的状态:“兄弟,哥帮定你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