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13章 那将是余生
    张静眼皮直跳,李晓此刻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却让她心惊肉跳,你们称兄道弟,这是准备去杀人?

    这种苗头可不好,想了想,张静起身端起泡好的茶壶,先给李晓斟了茶,然后走到付卫青身前,一边斟了茶,一边悄悄打了个眼色。

    “付大哥,李晓的事是慢功夫,你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你上次说要在山城投资,这也可以帮到李晓,他毕竟是一个有能力的官员。”

    投资?什么投资?付卫青疑惑地看了看张静,再看了看李晓阴沉的脸色,对张静的心思心领神会。

    “李晓,我也见过梁晓怡,她应该是一个很聪慧的女人。既然那个‘夫人俱乐部’很神秘,必然会涉及到市领导,要查清就要用水磨的功夫。”

    李晓朝付卫青点了点头:“付大哥这是老成之言,我的妻子已经警觉了,她又很了解我,要查清真不容易,所以,我才要大哥帮我。”

    付卫青颔首一笑:“帮你没有问题,查清一件事的上策就是不动神色,能让它自己暴露出来最好。既然你的妻子已经警觉,她肯定会防着你,那你就外送内紧,目前只要做好自己的正事就好。”

    李晓不解:“正事?什么正事?”

    付卫青循循善诱:“你忘了你什么身份?你是官员啊,正事就是争取升职,发展地方经济,这里毕竟是你的家乡,难道你不想看着家乡变得更好?”

    “这和查清‘夫人俱乐部’也不搭呀?”

    “怎么不搭?你专注于工作,你的妻子也会放下心,那么她就会放松警惕,真相不就会更容易查清?再说了,我也是一个企业家,帮你查事情也不能忘了主业,我打算在内地投资,这你可能帮上忙。”

    看李晓还在纠结,张静不得不亲自出手,“李晓,我也是市里的**委员,区里马上要换届了,接着应该是市里,每逢变动那就是四方云动,那些夫人们能闲着?欲速则不达,既然不能现在和妻子分手,何不退一步,先做好自己的眼前的事?”

    李晓的心结终于打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唉,在自己妻子的事情上,我是有点着相了。付大哥,你的企业是什么类型,对经济我还算懂一点,你不妨说说打算?”

    张静心里长长出了口气,眉开眼笑地起身斟茶:“呵呵,付大哥原来是商贸企业,现在主要是机械加工,和汽车工业配套的,现在天也不早了,还是先让付大哥休息吧。”

    付卫青一口喝光了茶,起身打了个哈欠:“静丫头,我还真困了。李晓,那就抽个时间我们再详谈,你们年轻人再聊会,我先去睡了。”

    张静跟着送付卫青走到外间的门口,伸手竖起大拇指,小声点赞:“谢谢付大哥,我不能让仇恨毁了他,刚才真是担心死了。”

    付卫青微微一笑:“静丫头,我还真有投资的意思,这小子也对我的胃口,你眼光真不错,既然他的婚姻只是形式,你也倾心于他那可不要错过了,抓紧拿下他,别再让老张叔为你担心了。”

    张静害羞地点点头,等付卫青走了,关好门回身看着茶室方向,出众的娇容慢慢红透了,走回茶室的脚步竟有点颤抖。

    茶室中,李晓斜靠在临窗的茶榻上,看着窗外的夜景默默出神,眼神显得专注而又空洞。像一匹受伤的孤狼,独自在孤寂的春夜里添抵着伤口。

    张静心中一疼,伸手悄悄开了壁灯,然后关了大灯。想了想,出去拿过一件薄毛毯,走过去挨着李晓坐下,轻轻替两人盖上。

    城市都在脚下生动了起来,无垠的灯海,身边如水般温润的身躯,却触动不了沉默的男人。李晓仿佛失去了生机,陷入一种无尽的悲伤之中不可自拔。

    张静鼓起勇气,慢慢依偎了过去,一股男人阳刚的气息让她沉醉不已。情不自禁地,张静伸手一只手,攀上了男人的脖颈,红唇变得跃跃欲试。

    “我们不能!”

    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消了张静所有的勇气,她攀在男人脖颈上的手滑落了下来。滚烫的心似浇了一瓢凉水,羞愧之下,下意识就想起身离开这个令自己迷失的躯体。

    一只有力的大手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又缓缓响起:“相信自己,时间会给出一切答案,而我......不想再错第二次,一旦做出选择,那将是余生!”

    张静僵硬的身子又软了下来,偏头靠着身侧温暖的身躯,眼里不由蒙上了一层水气,一颗女人心揉碎了再揉碎,终究恢复了平静和温暖。

    因为自信,因为对余生的期盼,也因为不可捉摸的缘分。

    ......

    早上九点,东城区政府二楼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一群不速之客走进了正对着二楼楼梯口办公室。不是因为来客冷冰冰的脸色,而是他们特殊的身份,市审计局的审查组。

    “你好,这是我们的证件和审计通知书,请联系你们区办的主任来见我。”

    审计组突然降临,办公室工作人员不敢怠慢,稍稍查看了一下证件,急忙招呼来人坐下:“您先坐,我找李主任汇报。”

    等这个工作人员出去,办公室里也有人惊慌地拿起手机迅速走了出去,刘进冷眼看着,明知对方是去通风报信也装作看不到。不经过区长都能拨出款项,这已经说明了东城区里的情况足够复杂。

    很快,李晓就走了进来,客气地伸出手和刘进一干人握了握,然后看了看审计通知书,公事公办地说道:“刘组长,东城区府一定配合审计局的执法审计,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刘进似乎是第一次见李晓:“李主任,如果方便,请给我们在这里安排一间独立的办公室,然后将机关半年来所有的财务账目拿来,我们要立即进行工作。”

    李晓起身大气地说道:“好,没有问题,二楼财务科对面就有一个小会议室,那就请你们跟我过来。”

    等李晓带着审计局的人走到小会议室,对面财务科卢琴已经得到消息,急忙去了三楼搬救兵。

    科长卢琴不在,其它财务科工作人员还是很配合李晓的指示,将机关半年来的所有账本搬到了小会议室。刘进也不废话,立即安排同来的同事分组开始查账,李晓也被客气地请了出去。

    卢琴坐立不安地在庞明星办公室外面等了近半个小时,等里面的客人离开,不等秘书通报就闯了进去。

    见到庞明星,卢琴几乎委屈得哭了:“庞区长,刚才市审计局突然来查账了。”

    嗯?庞明星来不及欣赏成熟少妇的风韵,被这个消息打蒙了:“什么?市审计局?昨晚我可是给区纪委和有关部门都打了招呼。靠,这个李晓真狠,我倒小看他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