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琴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再拖下去自己绝对玩完了:“那怎么办?这个李主任真是小心眼,昨天我没有及时去见他,他骂哭了我不说,今天还请来了审计组,这不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吗?”

    庞明星也不傻,知道卢琴担心什么:“他虽然只是区办主任,可代表的是马区长,你无故招惹他干什么?我问你,账目到底有问题没有?”

    卢琴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现在哪家的账经得起查?我这里支出的都是领导的账目,标准肯定是超标的,我可是大小支出都给你汇报的。”

    庞明星顿时就明白了,自家知道自家事,不说自己借着卢琴也得了不少好处,就是卢琴这个妖娆的少妇也收入了帐中,账目上可都签着自己的大名,捅出去自己保证玩完。

    账绝对不能查!庞明星焦急地转了几个圈,万般无奈只能向马卫东低头了:“你先回办公室盯着,我去找马区长。”

    不等卢琴离开,庞明星率先走出办公室,来到同楼层的东侧,敲了敲南边的一道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我来找马区长汇报工作。”对着外间的小蒋说了一声,庞明星推开了套间的门,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

    “马区长,忙着呢。”

    马卫东抬头看是庞明星,笑着起身走出大班椅,伸手和这个稀客握了握:“明星区长,坐,有事?”

    两人在一旁的沙发上分别坐下,庞明星摸出烟给马卫东敬了一支,殷勤地给马卫东点上,然后自己才点了一支烟,以往的傲气早烟消云散了。

    “马区长,听卢科长汇报说,市审计局来审计机关的账目?”

    果然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马卫东看着焦急的庞明星,终于找回了一把手的感觉:“是啊,我刚接任,以前的账目还是沥清一下,免得有什么麻烦。”

    “这......是应该的,只是,都是各个区长和机关的开销,我又分管机关财务,这......我首先要检讨,不一定把关很严,可能有点疏漏,传出去对区里影响也不好。”

    一两句软话就想过关,真当我这个区长是摆设?马卫东微微一笑:“那就查缺补漏嘛,及时补上这个疏漏不是更好?”

    庞明星额头上微微见了汗,抽了口烟,眼珠一转,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区长可也要通过选举的:“马区长,区里马上要换届,马书记一直强调要在换届前化解一切矛盾保稳定,我想这才是区里当前的大事。”

    嗯?马卫东皱了皱眉头,你给我提马建国,刚舒爽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不紧不慢抽了口烟,淡淡地说道:“庞区长很有大局意识嘛,不过我刚从省里下来,也管不了区里的大事,就做些小事吧,你说呢?”

    咦?一惯低调地马卫东倒还硬气了,庞明星看了看对面的摆钟,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时间不等人啊,很后悔自己刚才的失言。

    “哪能呢,区长可是区里的主要领导,区里的大事都要您来把关。”

    马卫东不屑的撇撇嘴,李晓的判断果然准确,这个庞明星果然是草包一个,堂堂常务副区长称其量就是马建国的跟屁虫,先拿这货开刀大小肥瘦正合适。

    “区里的大事?呵呵,就是这座楼里的事情,很多我都不知道,譬如一些支出李主任不知道,就是我这个区长也不知道,组织纪律还要不要?”

    庞明星的嘴角不自然抖动了一下,默默抽了几口烟,这个被架空的区长终于露出了獠牙,不会是想等着审计出问题,然后让纪委查自己吧?

    这可是即将换届的关键时期!想到这里,他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区长到底和副区长有区别,这半级之差,有时候就如天堑一般,自己以前还是有点自大了。

    “马区长,以前我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您尽管批评,都是为了搞好工作嘛,今后我一定配合好您的工作,您看目前我们还需要加强那些方面的工作?”

    马卫东舒服地靠在沙发上,想了想,才说道:“区里大事有马书记把关,我有些想法还要和他交流,但是,区府的一些调整是必须的。”

    庞明星可是靠拍马溜须起家的,自然随身自带法宝,从身上摸出了笔记本,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区长有什么指示?”

    马区长想了想,自己对区里不大熟悉,还是让李晓来配合自己一把,利益嘛最好最大化:“小蒋,去请李主任过来。”

    几分钟后,李晓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走了进来,“马区长、庞区长好!”

    马卫东笑着摆了摆手:“李主任,坐。对区里的工作我有一些想法,刚好庞区长也在,也顺便听一听你的建议,具体落实就要靠你了。”

    李晓心领神会,坐下就打开了笔记本,摸出笔准备记录。

    马卫东眼角扫了一眼庞明星,不介意打消他心中仅存的幻想:“李主任,审计组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两位领导,审计组现在正在紧张的审计当中,他们也不让我参与,刚才刘组长叫我进去核实了几笔账目,情况不容乐观。”

    哦?马卫东眼神一亮,庞明星眼皮直跳:“怎么了?有问题?”

    “嗯,有问题。才查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七笔支出和实际不符。比如给马区长陪的这台电脑,实际价格就五千多,上账的金额竟然是一万三千多,这不是给领导泼脏水么?估计查下来涉及金额不小,我看......需要纪委出面了。”

    马卫东剑眉一挑:“好嘛,手脚都动到我身上了。”

    庞明星的脸色霎时就变白了,神色惊慌地脱口而出:“不能,马区长,最好我们能内部消化,传出去就是丑闻了。”

    马卫东沉吟着,正在考虑该怎么处理,李晓却插了进来:“马区长,庞区长考虑的也有道理,这个卢琴是不能再待在财务科长的位置,否则,今后迟早要出大事。”

    “李主任说得对,这个卢琴......先调到后勤部门再说。”庞明星急忙表态支持。

    李晓趁热打铁:“机关的财务有问题,那么用车、招待、餐厅一样也会有问题。这些部门我看都需要重新整顿调整一番,我是办公室主任,就要多考虑一些,马区长,您看呢?”

    马卫东微笑着点点头:“这个提议好,李主任拟一个方案交给我,我们上区长办公会过一下,庞区长意见如何?”

    庞明星虽然肉疼,此时那还敢炸刺:“我同意!”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