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18章 女人都不可信
    结束了谈话,李晓把拟好的机关科室人事名单交给马区长,就知趣地退了出来,回到二楼办公室刚坐下,拿起一份文件还没有看,梁淑萍就推门进来了。

    “咦,你和马区长不是还有事吗?怎么就下来了?”

    梁淑萍回身关了门,走到办会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我和他有什么好谈的,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个助理你可不能当儿戏,给姐打起精神争过来。正科到副处,跨过去就是另一片天地。”

    李晓起身泡了被红茶递给梁淑萍,回到办公桌后坐下,显得有点不大热心,想了想,淡淡地说道:“姐,在下梁那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对职位我无所谓。其实我现在只想让马家父子倒台,因为他们恶心到我了。”

    “别呀,能有办法硬生生把我推到常委的位子上,怎么轮到自己就没有热情了?姐还盼着让你在区里护着我呢?”

    李晓摇了摇头,点了支烟:“你当常委那是下梁的成绩在那放着,谁敢伤害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和他拼了。”

    梁淑萍举手投降:“行了,姐比你大七八岁呢,再对我表白也白搭,有那精力哄雅萍去。你走了,我晚上做梦梦到下梁好多人,好像你受了什么难,今天心神不宁就过来了。我看你最近人也瘦了,烟也抽得凶,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晓很意外,呆滞地看着梁淑萍。想起两人在下梁,由起初的不对眼,到冰释前嫌,再到心有灵犀,梁淑萍的确是一个热心又能托付大事的家姐。因为彼此太了解,李晓知道自己的事瞒不过梁淑萍。

    “姐,干嘛结婚那么早,认识你晚了点。”

    梁淑萍眼睛又湿了:“少来,我家老陈可是老实人,姐可抵挡不住你这小年轻的撩骚,再敢撩拨我,我真就把你给逆推了。说吧,既然说到认识我晚了点,那就是你的婚姻出问题了,梁晓怡长得太招人些,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李晓情绪顿时就低落了下去:“我们还没有结婚时,她认识了市里姜斌的妻子,然后就被带着参加了‘夫人俱乐部’,我不知道她走到了哪一步,和单位同事暧昧都是假象,她真正想隐瞒的就是那个圈子里的事。”

    梁淑萍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姜斌那些人本身人品就不好,他的妻子在市里领导层艳名很广,当年姜斌上台就是她私下找了上级领导,你想想那是什么货色,梁晓怡这是作死啊。”

    顿了顿,梁淑萍盯着李晓看了好大一会儿,神情变得难看起来:“那还建什么污水处理厂,听我的,你马上离婚,离得她越远越好,姐给你介绍个最好的。”

    李晓猛吸了一口烟,坚定地摇了摇头,却一句话也不说。

    梁淑萍略一想,心中一热:“我明白了,你来区里是打算破釜沉舟,和那些人斗一斗,建污水处理厂再扩大工业区是给姐留下一笔政绩。你就别费那心思了,我一个女人家,走到这一步已经满足了,你陈大哥已经有压力了,你就别害我了。”

    李晓淡淡地一笑:“我不怕!作为男人我不能退,就是退也不是这种退法。为了下梁我冷落了妻子,可不是让那些领导来钻空子的。放心,我有朋友帮我,还有你这位姐姐领导呢,总不会在山城饿死,再说了,难道我不会再创造出像下梁那样的奇迹。”

    顿了顿,李晓自信地竖起手指,直直指向天花板:“姐,我能让你们参与进来就不会害你,放心,头顶有天线,那些土鳖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梁淑萍疑惑地问道:“市里?省里?”

    看李晓还没有放下手指,梁淑萍反而不信了:“难道是更大的领导?行了,别忽悠姐了,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陪着你,大不了再让你骗一次。”

    李晓玩味地放下手:“现在真是怪了,说真话咋就没有人信?”

    “信你才怪,对了,咋不见雅萍呢?你这小师妹最近离婚了,小丫头这辈子可被你害的不浅,我是女人才能看的懂,她一颗心始终在你心上,家庭能幸福么?你们真是一对冤家,你来区里,她不声不响就跟着来了。”

    “不是你替她办的调动么?”

    “嗯?她自己说的?我什么时候替她办调动了?你俩一前一后,不动神色就都走了,我本就不知道。”

    李晓很意外:“嗯?不是你办的?这丫头真有点神秘,还骗我。女人都不可信,张无忌他娘说了,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能相信。”

    梁淑萍呵呵一笑:“梁晓怡漂亮,李雅萍也漂亮,那我漂亮吗?”

    咦?这是无解的大坑啊,李晓摸摸脑袋,急忙转移了话题:“污水处理厂姐可得抓紧,具体选址饿哦都考虑好了,过几天我和你去趟秦城,以下梁的名义把缺的资金解决了,万一我赢了呢,正好大干一场。”

    对李晓的能力梁淑萍相信的都有点崇拜了:“行!听你的。对了,晓怡我看人品本不坏,长得太出众又过分自信了,也许她有什么苦衷,最好给她一个机会,别伤害她。”

    李晓叹了口气:“我是男人,现在心里还深爱着她,做不成夫妻也不会害她。现在不离婚即为了找到真相,也是给彼此一个机会,保护她不受伤害我自信还能做到。”

    “那我先走了,记得抓紧做准备,这次区里换届可是最好的机会。”

    “嗯,听姐姐你的,我送送你。”

    门外的走廊上,附耳偷听的李雅萍吐了吐舌头,悄悄退回了办公室。

    李晓送梁淑萍到了楼下,看了眼西边,小声问道:“既然来大院了,怎么不去西边看一看。”

    “不去,配给我的办公室我一次都没有去过,今天那边也闹心,我也懒得看那个“地中海”秃顶脑袋,我走了。”

    直到看着梁淑萍的车开出大院消失不见,李晓才低头看了看手机,发现快到吃午饭时间。回身走了几步,又想起小警花小白早上找自己有事,转身走到了楼前的一颗松柏树下,翻出小白的号码打了过去。

    “小白,你现在哪里?”

    “李哥,我现在城区办点事,这里有两个人你一定感兴趣,快过来顺便请我吃午饭。”

    “哦,是谁?”

    “陈大勇,队长说是你的老同学,他现在和你岳母在西郊的河堤这里一家休闲茶楼。”

    陈大勇和岳母在一起做什么,李晓心里隐隐不安:“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我马上过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