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回到区府大院已经四点多了,刚进办公室坐下,李雅萍抱着两大叠文件就进来了。

    “下午去哪里了?怎么打手机也不接?”

    李晓拿起手机看了看,抬手解除了静音模式,“下午出去办了点事,手机静音了,怎么这么多文件?”

    “马上要换届了,上传下达的文件这么多,都要你大主任批签啊,快点干活吧,这一叠文件急等着要呢。”

    李晓拿起笔把摆在上面的文件夹打开,略看几眼就在阅办单上签批上意见,或下发或转分管区长审阅,忙了近半个小时,才把几份文件批完,抬头交给李雅萍。

    “交给办公室刘副主任马上安排走程序。”

    李雅萍接过文件却没有走,迟疑了几秒,小声问道:“要不晚上一起吃饭?”

    “今晚不行,晚上已经有安排了,然后还要回家。”

    李雅萍失落地点点头,抱着文件夹出去了。李晓点了支烟,靠在椅子上缓了口气,晚上答应请小白吃顿大餐,还要去和付卫青碰一碰情况,那就顺便在国贸请客算了。

    正想着,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过来看了看,是庆伟的电话,李晓忙接通了。

    “李晓,传单的事看样子闹的不小,市委大院也有人撒了许多。找朋友问了问,市里领导都知道了,不过张书记不发话,纪委也没有动作。”

    “预料之中的事,马建国是张书记一手提拔的,他面临退二线,还不会有挥泪斩马谡的勇气。我估计宋维军还会有大动作,马辉辉最近在干什么?”

    庆伟呵呵一笑:“还能干什么?手下两个大将都废了,只能当缩头乌龟躲在家里当乖宝宝呢,出来估计就是被人拿刀砍的命。”

    “你那个战友可靠么?怎么还没有回信?”

    “你放心,他叫田军,我的战友里可是侦察素质最好的,昨天就给我发信息,已经跟踪到徐艳红和刘成见面了,现在只差床照了。”

    李晓却想到一个问题:“费用呢,人家也要吃饭,可不能让人家白干,你说个数,我打给你。”

    “不急,都是自己人,最后你看着给就行。”

    李晓还没有挂电话,妻子的号码就打了进来,“晓怡来电话了,我先挂了。”

    李晓挂断庆伟的号码,顺手点通了妻子的号码,“晓怡,有事?”

    “嗯,晚上不想在家吃饭,要不我们去外面吃?”

    “对不起,今晚要请人吃饭,要不我们改天?”

    “嗯,那也行,晚上记得少喝酒,早点回家。”

    挂了电话,李晓脸上的笑容有点苦涩。妻子最近好像变了,不但每晚准时回家,还对李晓变得关心起来。不管妻子是否出于真心,还是为了挽救婚姻,这都让李晓心中五味杂陈,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虽然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维持着这段婚姻,希望妻子能露出马脚,能让自己早点查清“夫人俱乐部”的真相,给彼此一个公正的交代。

    可是,彼此朝夕相处十几年,有些感情都融入骨子里了,如果真正要面临分手的那一天,李晓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以前那样的坚定?

    如果没有那些谎言,现在妻子的变化,不正是一个为人妻为人母的贤惠形象?如果妻子永远这样贤惠下去,也不再和“夫人俱乐部”产生联系,李晓又该怎么办?

    是放下心结选择原谅过去,和妻子牵手共度余生?还是等待时机,一举揭开真相,毅然潇洒转身离去?

    选择原谅则心有不甘,毅然离去则心有不忍。人生之事,不如意之事常八九,如意之事则十中无一。如果妻子身上没有发生那么多谎言和欺骗,那该多好!

    沉思之间,时间悄悄溜走,直到突然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李晓,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

    “李哥,我都到国贸酒店三楼餐厅了,你人在哪里,不会又打算放妹妹的鸽子?”

    “对不起,想事情忘记了时间,我马上过来。对了,我可以请一些朋友一起吃饭吗?”

    小白这回完全不讲客气:“不行!我为你的事情辛苦这么久,今晚只能我和你一起吃饭,否则,我就打道回府。”

    “呵呵,都依你,我就是随口一说。”

    李晓下楼后,也懒得开车,到门口招手打了辆车,还好通往国贸的道路上没有堵车,不到二十分钟,李晓就出现在酒店三楼的一个小包。

    小白今晚换下了警服,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容,身上绛紫色高领紧身薄毛衫,下身薄呢短裙,矜持之下尽显前凸后撅的傲娇身材。

    看到李晓进来,小白大方地站起来,在李晓身前妖娆地转了一个圈,然后一双黑亮的眼睛盯着李晓:“哥,好看吗?”

    “呵呵,好看,简直就是个炸弹!为你点赞!”

    想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现在谁还有胆说女人不漂亮?何况小白本身就是青春靓丽的女警花,李晓的点赞一点也不违心。

    小白大气地拉着李晓坐下,抱紧李晓的一条胳膊,一脸地娇羞:“哥,菜我都点过了,要不喝点酒?”

    李晓抽出胳膊,嗔怪地说道:“坐好了,这里说不定会碰到熟人,注意点影响。”

    “嘻嘻,那倒也是,说不定过几天你就是区领导了,我让服务员上菜。”

    等四菜一汤上来,除了一条清蒸鱼,其余三道都是烧菜心之类的绿菜,“都是兔子食啊,小白,你不是要吃大餐么?再点别的,别给我省钱。”

    小白却摇摇头:“快吃吧,只要你来陪我吃,什么都是大餐。”

    李晓也不勉强,陪着小白边吃边聊,很快就到八点多了。李晓起身走出包间,打算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其实包房有洗手间,李晓却不好意思去。上完洗手间,李晓有到三楼前台买了单,用前台的内部电话给张静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转身走向包间。

    穿过大厅时,眼角无意中看到北边一道紫色身影一闪而逝,走进了安全楼梯,像极了妻子梁晓怡的背影。

    李晓顿了顿,拐到安全门口,拉开们往里看了看,里面的人大概下到另一层。应该是我看错了,李晓腹议了一句,回到包房,陪着小白聊了会天,两人就结束了饭局。

    两人乘电梯下楼,把小白送到停车场,看到小白的车离开,李晓又走进大堂,乘电梯到了二十九楼。

    张静套房的门虚掩着,李晓直接推开门进去,付卫青和陶青都在客厅坐着。

    张静则端了壶茶水,从茶室走了出来,看到李晓抿嘴玩味地笑笑:“看你今晚陪年轻妹子吃饭,口渴了吧,快坐下喝杯热茶。”

    李晓憨笑几声,还没坐下,门铃又响了,走过去随手开了门,眼睛不由瞪大了:“怎么是你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