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了想,春丽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李晓,我知道你眼里不容不下沙子。不管怎么样,晓怡现在已经有了回头的意思,我看出来了,她心里有你有这个家,就像我也犯过错,能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就这样放弃了,真的太令人惋惜了。”

    李晓想了想,淡淡地笑了笑:“我现在闭口不提分手,不是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春丽摇了摇头:“不是,我了解你,要不庆伟回家对你的事不会连我也瞒着?你现在隐忍不发不是想要毁了晓怡吧?”

    “怎么会?心中再不甘她毕竟是我青梅竹马的爱人,其实我托你买房子,已经是在做最后的打算。你放心,即使不爱了我也会护得她周全,我只是求一个真相而已。”

    春丽失落地叹了口气:“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晓怡真是聪明反比聪明误,青梅竹马都不能长久,她又图个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我也不明白,那个圈子我这样的身份唯恐避之不及,她倒参与了进去,一定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她,或者她陷的太深,想脱身也走不脱而已。”

    春丽神情也凝重起来:“李晓,我求你一件事,别说我是女人偏心,不管你们最后会不会在一起,你一定要帮她解脱出来。”

    李晓点点头,眼神中杀气毕露:“我答应你,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豆豆的妈妈。那些人我哪怕血溅山城也不会放过,毁别人的家很好玩么,那就让他们也尝尝这个滋味!”

    来到洗手间的梁晓怡走进一个独立隔断内,关好门打开坤包拿出手机,看了看信息,然后快速删了信息,从坤包夹层去处一张卡,装进手机,重新开机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等对方接通了电话,梁晓怡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怎么随便发信息给我,幸亏我调成了静音,万一被我丈夫知道了,难道你不怕?”

    “呵呵,我也不想的,最近你也不用另一张卡,我有什么办法?”

    “有事快说?”

    “放心,我现在不会威逼你答应我什么。山城各级要换届了,你最好和那些娘们多来往,注意她们都有什么动静。”

    “不行,我丈夫已经知道了‘夫人俱乐部’,他已经怀疑我了,他的性子可是宁折不弯,难道你希望他知道一切?”

    “我可没有这么想,你最好能参与进去,我需要知道他们那一边的动静,你的丈夫也是提拔的候选人之一,再说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的事我可是一句也没有说出去,还帮过你。”

    梁晓怡想了想,为难地说了一句:“我试试吧。”

    不等对方再说什么,梁晓怡就挂了电话,然后关了机迅速换了电话卡,重新开机后才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上了个洗手间,开门来到洗手台洗了洗手,看着镜子的脸有些苍白,打开坤包补了个淡妆,然后才提着坤包走出洗手间。

    回到咖啡厅,看见只有李晓一个人坐着,不由问道:“春丽姐呢?”

    李晓站了起来:“聊了几句就先回去了,我们也回家吧。”

    梁晓怡点点头,凑过来很自然地挽着李晓的胳膊,李晓微微一笑,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放在妻子的腰间。梁晓怡身躯一震,脸微微红了红,下意识往李晓身边靠紧了一些。

    ......

    第二天早上,李晓刚到办公室,李雅萍就领着一个三十出头,足有一米八的男子走了进来,“李主任,有客人来找你。”

    李晓起身走出办公桌,向来人伸出了手,“你就是田军?”

    田军微微一笑,伸手和李晓一握:“李主任好,我是田军。”

    “叫我李晓就行了,我和庆伟是哥们,都是自己人,快请坐。雅萍,泡杯好茶来,把门关上。”

    李晓陪着田军在长沙发上坐下,摸出烟给两人点上,田军喝了一杯口,看办公室里有外人在,也就没有开口。

    李晓会意,指了指雅萍:“她是自己人,和庆伟都是兄妹相称,有话就说。”

    田军点点头,从身上的挎包里取出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递给李晓,“目前关键的问题都摸清了,你们马书记和徐艳红的照片暂时我没有办法,他们在外面根本就不在一起。”

    “不急,先喝茶。”李晓打开档案袋,发现里面有两个密封的胶卷,其余的都是三叠别针别紧的照片。看了看有些辣眼睛的照片,显然三叠照片是相同的,这个田军的确很专业。

    除了照片,还有几张打印纸,详细地说明了拍摄的时间地点,还有一份文字说明,真是够详细的。

    田军指了指其中的一张复印件:“两人幽会的房子,我查了一下,房主是马辉辉,应该是马建国送给徐艳红的,不过她除了见刘成,平时并不去这套房子。”

    李晓满意地笑笑:“真是谢谢你了,至于马建国他不会随便去外面见女人,他的办公室很多,那里才是最安全的,你也不用跟踪了,这些已经足够了。”

    田军点点头,站了起来:“那好,你们先忙,我就告辞了,今后有事打电话再联系。”

    李晓却拉住了田军,让他继续坐下:“不急,我们加个微信好友再说,我还有事对你说。”

    两人互相加了微信好友,李晓用微信转账给田军转了一笔钱。田军接收了转账看到金额急忙推辞:“我和庆伟是战友,你我都是自己人,你转这么多干什么?这我不能要,我给你发回去。”

    李晓拦住了他,又从手机相册里发了妻子一张照片,还附上详细的家庭地址和单位资料。

    “这六万块钱你先收着,这个是我的妻子,从现在开始,你暗中跟着她,也不要问什么原因,首先保护好她,有异常就告诉我。这可能会花费你大量时间精力,该多少钱,亲兄弟明算账,你也要生活,不够了我再补给你。”

    田军看李晓说得郑重,也就没有推辞,“那好,你也很忙,我去看看庆伟,好久不见他了,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李晓站起来和田军握了握手:“我拿你当兄弟,一切拜托你了。”

    田军点点头,松开手开门走了。

    李雅萍好奇心大起,拿起档案袋看了几眼,惊呼一声忙放下了,脸色一片绯红:“这......太恶心了,他们怎么能这样?”

    “小姑娘家的,好奇心不要这么重,你去查一查老李局长的家庭地址,顺便打电话问问他在不在家。”李晓收回档案袋,走回办公桌前坐下。

    李雅萍不由问了一句:“现在联系老李局长干什么?”

    “马上换届了,征求一下老干部的意见,顺便......慰问老干部,呵呵,这可是我们的本质工作。”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