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山城团结路中段的一个小区,这是东城区农业局的家属院。李晓和李雅萍开车,按照和老李局长约好的时间赶到小区,正是快要吃午饭的时间。

    提着果篮来到一号楼一单元三楼东户,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快六十左右的老妇人,看见李晓很是和气:“你们是区里的人?”

    李晓满脸笑容,弯腰问候道:“邵阿姨,我们是区政府办的,今天来看看您和老李局长。”

    妇人眼睛一亮,让开身子让李晓两人进来,朝客厅招呼了一声:“老李,区里来人了。”

    李晓换鞋走进来,看到客厅内一个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的老人,忙弯腰问了声好:“李叔,我们来看看你。”

    老李局长站了起来,打量了李晓一眼,笑着伸出了手:“欢迎啊,除了逢年过节,家里可是没有多少客人来,所以我才让你们现在过来,老婆子,开饭,我陪这两个娃娃喝一杯。”

    老局长拉着李晓的手一直走到小餐厅,看到餐桌上摆了几道凉菜和一瓶茅台,知道对方可能早就准备好了。

    “老李叔,我是来看望你,怎么敢麻烦你和阿姨啊,这太客气了。”

    老李“呵呵,就凭你这娃娃叫我这声叔,我也得招待好你,叔都退了好几年了,你能来我就很高兴,快坐。老婆子,快去炒热菜,我们先喝几杯。”

    妇人翻了个白眼进了厨房,李雅萍急忙跟了进去帮忙。

    老李局长倒了两杯酒,和李晓先喝了一杯,然后才感慨一声:“唉,现在医生也不让多喝,我今天高兴,就陪你三杯酒,你这么年轻,在区府是办公室的人吧,是那个领导让你来看望我的?”

    李晓想了想,老局长也是经历了大世面的人,今天倒不如实话实说:“李叔,我叫李晓家是南区大厂的子弟,原来在下梁当镇长,现在调到区府办当主任。说实话,今天是我刻意来拜访你的。”

    “哦,下梁的李晓,你就是弄出个工业园的那个镇长?”

    李晓点点头,主动提老人斟了杯酒,想了想,压低声音说道:“李叔,借花献佛,我敬你一杯酒,有什么事您多担待。”

    老李局长眼神一亮,端起了酒:“你这娃娃不错,坊间倒是有个好名声,那么大的成绩现在才做了个区办主任,唉,我明白了,你是有事上门,这杯酒我喝了。”

    李晓也陪着喝干了一杯酒,看了眼不远的厨房,试探着说道:“李叔,今天我来说的事,对您家里不一定是好事,我想您是明白人,如果不方便,我就当单纯来蹭了您一顿饭。”

    老李局长想了想,脸色显得很是失落,伸手在李晓手上拍了拍:“我听说过你,人年轻但是很能干,早上你打电话我就知道有事。放心,自家知道自家事,我这张老脸早就让人当成了笑话,先吃饭,完了我们单独谈。”

    李晓心中大定,老李局长虽然退休了,但是对区里的事情也是门儿清,马建国的光荣事迹不可能逃过老人的法眼,李晓感觉自己赌对了。

    雅萍连续从厨房里端出了三个热菜,然后和妇人一起出来坐下,四个人高兴地吃了饭,雅萍陪老妇人去客厅聊天,老李局长起身对李晓点点头,走进旁边的一间书房。

    李晓拿过茶几上的一个包,跟着走进书房顺手关上了门。书房内最醒目的是一张巨大的木桌,上面铺着毛毡,一看就是老局长修身养性练书法的地方。

    看桌上早泡好了茶,李晓替两人斟了茶,摸出烟先替老局长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在书桌另一边坐下。

    “呵呵,从你进门到现在的细节,你是个好小伙,今后前途不可限量,有什么事就说,我分得清轻重。”

    李晓点点头:“李叔,你家中只有建超一个独子,我冒昧问一句,他现在和徐艳红的关系怎么样?”

    老局长抽烟的手顿住了,脸色变得很难看:“能怎么样?估计换届后会离婚吧,区里的事我都清楚,说实话,这几年我都不大爱出门,为什么?没有脸啊!”

    李晓看着老人痛苦的神情,心中倒有点踌躇了:“李叔,对不起,今天我大概不应该来。”

    老局长大气地摆了摆手:“不!区里几乎人人都知道了,我总不能当一个掩耳盗铃的人,你既然来了,就把话说开,我虽然老了也不在岗位,但是这张老脸还是要的。”

    李晓先拿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这是区委对区政府这次换届的人事意见,您先看看。”

    老局长接过文件,转身摸出一副眼镜戴上,仔细地看了完,然后沉思良久:“就说她最近连家也不愿意回了,听说要提拔,现在看来,我家里真要出一个副处级领导了,真是亏我李家先人哦!”

    “李叔,先不要动怒,艳红这个人也是被马建国给毁了,既然她愿意离婚,还是早点分手为好,拖下去只会耽搁建超,他都三十五了,孩子才是最关键的。”

    老李家后继无人才是老局长最大的心病:“她现在不会离婚,换届前绝对不会,影响还是要注意的。你能来绝对是知道了很多,说吧,我心里有数。”

    李晓真怕老人接受不了事实,可看他一副自信的样子,李晓也只好说出实情。

    “徐艳红除了屈从于马建国,她还有一个真正的情人,就是东区街道办的刘成,这个刘成原来是艳红高中的老师,艳红的一切都是她出谋划策。”

    顿了顿,李晓迟疑着说道:“其实,徐艳红因为长期避孕,此生都不会再做一个妈妈了。”

    嗯?老李局长的眉头紧紧皱起,脸色彻底黑了下来,身子都有些颤抖:“好一个贱人!把我父子都当傻子,很好,真的很好!”

    李晓不敢说了,真怕把老李局长气出个好歹,倒了杯茶水递了过去:“李叔,别生气,喝点茶缓口气。”

    老人喝了杯茶,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接过李晓的烟点上,慢慢抽了几口:“你也是选举的候选人之一,大概是这个贱人的陪衬吧,是不是也想当这个助理?”

    李晓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当不当这个助理无所谓,我只想和马建国较一回量,甚至让他身败名裂。”

    “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前途可是大好。”

    李晓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具体原因我不方便对您说,我的家也等于毁了,别说马建国了,就是市里的有些领导,我也要他生不如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