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时候,你真的连选择的机会也没有,总被事情推着往前走。

    现在还不是和马建国摊牌的时候,可是,李晓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今天马建国会怎么做?不管怎么样,李晓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这个公职不要了。

    吃过饭两人离开餐厅,一起来到西边大楼前,李晓顿了顿脚步,神色凝重地看着大楼,看着身边快乐如常的李雅萍,勉强挤出几丝笑意:“走吧,记住我的吩咐,放心,不论什么情况,我会一直在外面等你。”

    “没事,有事我会喊你。看你担心的样子,我好高兴,嘻嘻。”雅萍下意识就想过来挽着李晓的胳膊,想到这是区委大院,讪讪地退到李晓身边。

    两人顺着楼梯来到三楼,书记办公室隔壁的门大开着,贾大秘早就在等着人过来。看到李晓陪着过来,脸上的不悦一闪而逝:“李主任还亲自陪着过来了,等一等,我去通报马书记一声。”

    李晓冷冷地没有搭理贾为民,等对方去隔壁敲门进去又出来,李晓都在走廊上站着,看着院子里的草坪若有所思。

    “李雅萍,马书记现在有空,你一个人进去吧。李主任,来办公室坐着喝点茶,我想谈话还得些时间。”

    李晓还是没有说话,对着李雅萍点了点头。李雅萍一双黑亮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盯着李晓,轻松地笑了笑,转身推开隔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贾卫民上前一步关了门,又小声邀请了李晓一次,李晓摇了摇头,独自摸出一支烟点上,不顾贾大秘难看的脸色,站着靠近房门,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十几分钟时间悄悄过去,除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却听不到别的一点动静,李晓心中渐渐不安起来,不停地看这自己的手机。这是和雅萍约好的,只要手机一响,李晓就会冲进去。

    手机没有动静,李晓心中却越发不平静了,如果小师妹今天遭遇了什么不堪,李晓一辈子都良心难安。不知不觉间,李晓手指一疼,原来是烟卷烧到尽头,烦躁地扔了烟蒂,又点了一支,直到这支烟抽完,李晓感觉房间却听不到谈话的声音。

    嗯?李晓心中一惊,扔掉烟,转身就要推门,一旁盯着李晓的贾为民急忙阻拦在门前:“李主任,别冲动!”

    这时,里面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惨叫声,李晓和贾为民同时一惊,出事了!

    李晓一把拨开贾为民正要开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李雅萍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玩味地笑了:“贾主任,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茶杯打碎了,你快进去收拾一下。”

    嗯?贾为民一听,瞪了她一眼,急忙推开门走了进去。看李雅萍毫发无损,李晓长长出了口气,判断里面的马建国可能情况不妙,伸手拉着李雅萍急忙走向楼梯口。

    李雅萍还不情愿,不时回头想过去看看,这丫头真是不怕事大。李晓硬拉着她走到院子里才松开手。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好门,李晓把她按坐在沙发上,急切地问道:“你刚才干了什么?不会打人了吧?”

    李晓知道她平时看着笑面如花,发起脾气来也够火爆。李雅萍翻了一眼:“我怎么会打人呢?大家都是文明人。师兄你别瞪我,老马人年龄大了,坐都坐不稳,在沙发上就往我身上倒,我正喝水呢,吓了一跳,手有点不稳,就全倒他头上了。”

    李晓想到马建国光溜溜的秃顶,脑海中就自动脑补了当时的情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水都倒马建国头上了,那他惨叫什么?”

    李雅萍看李晓紧张的样子,吐了吐舌头:“师兄,水温......可能太高,可能烫着了,老马才乱叫的。”

    水温太高!李晓顿时明白过来,瞪着眼睛抬手指着她,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好任性,那可是马建国,你拿开水浇在人家头上!”

    对师妹的担心,差点让她蒙混过去。什么老马坐不稳,分明是小丫头先下手为强,看马建国不老实,直接一杯开水倒在人家头上。要不会那么巧,一个大男人会那么大声惨叫?

    “我管他是谁?他都动手动脚了,难道让我坐以待毙?”

    没想到小师妹这么暴力,看来平时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想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师妹,眼角看她正端着茶杯,气鼓鼓地看着自己。

    李晓一惊,可不想落个老马一样的待遇,悻悻地缩回手。

    雅萍看师兄害怕地躲开,嘻嘻,师兄都怕了。心中念头一转,忙换上一副笑脸,站起来抓住李晓胳膊就是一顿猛摇,小孩一样撒娇起来:“哥哥呀,你别生气,我今后保证听你的话,再不乱来了。”

    李晓哭笑不得,抽出胳膊:“好好上你的班,有事先告诉我,别再自作主张。”

    “人家一直很听话的。”雅萍一副乖巧的样子,脸上竟是一副害羞的小女儿状。

    李晓心里一个哆嗦,让雅萍回办公室,急忙来到马区长办公室,把事情一说,马区长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真是活该!他那脑袋上本就没有几支头发,这下会不会完全成了和尚?别说出去,注意保护那个丫头。”

    李晓却有点担心:“西边会不会报复雅萍?”

    马卫东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会,心里记恨是肯定的,李雅萍就一个小科员,他怎么报复?撤职开除?这种丑事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自己都不会说出去。要报复你到是有可能,你也留点神。”

    李晓松了一口气,“班长,我无所谓,只要雅萍没有事就好,西边一直看我不顺眼,换届我又是个备胎的角色,还能差到哪里去?”

    马卫东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备胎?哼,不要那么悲观,不等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也有准备,你安心工作就是。”

    西院马建国的办公室里,马书记头顶一片通红,好几处还起了水泡,看得贾为民心惊肉跳。秘密叫过来的医生正在处理伤口,强势霸蛮的马建国这时也像一个普通人,不时就痛哼一声。

    这时,桌上的座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本来不想理会。贾大秘出于习惯扫了一眼,发现是红色保密电话在响,伸头一看,挥手就让医生去了隔壁等候。

    “马书记,市委张书记的电话。”

    马建国很意外,忍着痛疼拿起来话筒,还没有问候一句,里面倒先传来一顿咆哮。

    “尼玛勒个皮,刚才你在干什么?找小姑娘谈话?你真是狗胆包天,那是国良书记的女儿,也是你能惦记的?浑蛋!你觉得你活够了没有?”

    “哐”的一声对方就挂了电话,马建国脸如死灰,吓得连头上的伤也忘记了,怎么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