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雅萍闯了祸,背锅的人自然是李晓。这是突发事件,尽管李晓准备不足,事到临头也不能退缩。好在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马建国也不会大肆宣扬,有什么暗招,李晓接着就是了。

    下午上班,李晓倒没有见到雅萍,给办公室打了电话,刘副主任说,李雅萍下午请假了,也许是小丫头现在后怕了,回家添抵伤口去了。

    李晓不知道的是,小师妹现在市委大楼一间办公室哭得悲天跄地,办公室里的主人对女儿一向是宠上天,听了半天女儿的意思。要不是李晓那个师兄,今天说不定马建国真会成了自己的准女婿。

    这让此间的主人如何能受得了,堂堂山城坐三号车的主人,岂能让人如此侮辱?想到马建国是一号张书记的亲信,市委副书记李国良也没有客气,拿起电话就给张书记打了过去。

    一通夹枪带棒下来,连张书记也没有放过,让山城一号差点憋出内伤,还只能受着。马建国再是亲信,伤到班子成员的家属,这是碰触底线的事。可是直接拿下马建国也不行,长期经营下来,彼此都牵扯不清,贵为一号也只能给李国良说尽好话,才算平息了对方的怒火。

    “爸,你这次可得帮李晓一把,否则,今后谁来保护女儿?”

    李国良皱起了眉头,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心真疼:“别装了,马建国惹了你,你都不在意。你的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师兄再好,人家也有家,你这又是何苦来着?”

    李雅萍几乎要撒泼了:“我不管,他一直都呵护着我,你爱答应不答应,我今天开始就不回家住了。”

    李国良直接举手投降了:“行,我答应你,家里就我和你妈,也不怕我们孤单,真是女大不中留。”

    ......

    下午三点半,李晓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办公室的门被人直接推开,抬头一看,竟是妻子梁晓怡。

    “嗯?你怎么过来了?不用上班?”

    “突击查岗,呵呵,不欢迎?”

    梁晓怡好奇地打量着办公室,看到旁边还有一个套间,走过去推开门,看到里面有床,床上被褥也叠得整整齐齐:“咦,这被子谁替你叠的,这么整齐,这可不像你的手笔?”

    李晓起身接过妻子的大衣挂在衣架上,看了一眼床上的被子,微微一笑:“这是李雅萍叠的,从下梁开始都是她帮我整理。”

    梁晓怡心里微微一酸,看到李晓肩头有头发,走过来伸手拿掉,顺手拽了拽李晓衣角的褶皱:“你小师妹倒像你的秘书,真够有心的。”

    “你还不清楚她,出于同学面子才帮我,来,坐下歇歇。”

    李晓拉着妻子在沙发上坐下,倒了杯温茶递给她:“今天翘班了?你可是大部长,你不在那些人还不翻天了?”

    梁晓怡放下茶杯,依偎在李晓身边,幽幽说道:“出来办事,路过区政府,想你了就来看一看,总不能连自己老公的办公室也不知道在哪里?你这身边花花草草又特别多,人家不放心嘛。”

    李晓心里一震,下意识伸手放在妻子的腰间,轻轻收紧,嗅着淡淡熟悉的体香,心中最深处的地方变得柔软起来:“放心,只要彼此真诚,谁也抢不走属于你的东西。”

    感受到温暖又安全的怀抱,梁晓怡的身子不由软了,红着脸仰起了脸,眼神水水地盯着李晓。

    李晓身躯一颤,看着面前熟悉又百媚丛生的娇容,小声说道:“这可是......办公室。”

    梁晓怡伸手攀上李晓的脖颈,撒娇般不依不饶,喉头低吟几声。李晓心中一热,低头用嘴唇轻轻碰触了一下妻子的红唇,然后抬起,又狠狠吻了过去。

    “呜......呜......”

    梁晓怡热烈地回应着,一段丁香颤抖着度了过去,立即就淹没在李晓的嘴中。良久唇分,在粗重的喘息中,两人深情地凝视着彼此。

    梁晓怡娇羞地发出一句吱咛,扑过来将头抵在李晓胸前,轻轻蹭着,“老公,真好,好想整天就这样靠在你的身边,一辈子都不够。”

    李晓玩味地伸手捏了捏妻子的鼻尖:“羞不羞,就咱们两个呀,豆豆也不要。”

    “不要,我只要你爱我一个,臭豆豆也给我靠边站。哪怕我犯了错,你也要顺着我。”

    李晓低头吻了吻妻子光洁的额头:“呵呵,行!这辈子你是吃定我了,就只爱你一个。”

    眼角扫到衣架上的紫色薄呢大衣,这还是去年李晓买给妻子的,想一想,好长时间也没有陪妻子逛街了,李晓心生愧疚,低头说道:“要不我下午也翘回班,陪你逛街买几件衣服?”

    梁晓怡抬起头,眼神闪闪发亮,语调一叹三咏:“真的?领导,奴家遵命就是。”

    两人起身,整理了衣服,李晓取过妻子的大衣,亲手伺候妻子穿好,然后拿起手包,开门走了出来。

    走廊上洗手间方向又人影闪过,李晓也没有在意,锁好门陪妻子向楼梯口走去。

    路过大办公室时,李晓给里面打了声招呼,然后陪着妻子走下楼。梁晓怡似乎是故意宣示主权,不顾忌是在区政府大楼,亲呢地挽着李晓的胳膊。

    来到楼下的停车场,李晓直接坐进妻子的车,由妻子开车离开了大院。

    到了城区中心的商业区,梁晓怡去停车场停好车,和李晓走进以女装为特色的商业大厦,耐心地陪着妻子逛了两个小时。

    看着妻子在自己面前秀着饱满的身躯,李晓心花怒放,似乎一切过去的不快都不翼而飞,豪气地刷卡买单,一口气给妻子买了几件春节换季的时令品牌女装。

    七点两人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采购之旅,给赵姐打了电话,然后来到一家西餐厅,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恋爱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两人身边。

    吃完饭都八点半了,梁晓怡却不想回家,李晓想了想,开了妻子的车,一口气杀到大河北岸的公园区。在明暗交映的灯光中,两人依偎在一起,漫步在春夜的河堤上,心情也极为舒坦。

    好像,两人来错了地方,昏暗的绿植和大树背后,不时就有拥抱在一起的年轻男女,滚烫地低吟声随风而来,清晰可闻。

    梁晓怡大羞,腿软得几乎走不动路,“回去吧,这好像是情侣的世界。”

    “干嘛回去,我们不是情侣?”

    下午在办公室的热情似乎又被激发了,李晓心中有点燥热,看着渐渐幽静的河堤,牵着妻子的手走到一颗树荫下,猛地伸手一揽,一具温热的娇躯就落入怀中。

    梁晓怡的心犹如小鹿乱撞,声音颤抖得都不成调:“老公,你想......干什么?”

    李晓没有回答,低头就吻了过去,良久,喘息着分开,扭转着妻子身躯面对大树。

    梁晓怡明白过来不由大羞,脸刷地红到耳根,等到背后一凉,身后的大力传来,她闷哼一声,身子不由前倾,忙伸手扶住了树身......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