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十点半左右,梁晓怡和一个酒吧的女服务员,扶着小尹出现在街口,小尹似乎还是半醒半梦之间。

    两人费力的将小尹送到车后座上,梁晓怡摸了一张大钞递给服务员,道谢了几句,然后上车匆匆就开走了。

    “跟上去。”

    李晓吩咐了一句,田军启动了车子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红色别克最后来到小尹住的小区门口,梁晓怡下车走进门房,几分钟后,两个保安走了出来,从妻子车里搀扶起小尹,和妻子一起走进了小尹住了楼内。

    庆伟感叹一句:“晓怡真是有办法,我遇到酒醉的人只会自己出力搀扶上去。”

    李晓嘲讽地翘起嘴角:“这应该是我的骄傲么?无非是撒钱而已。田军,她应该不认识你,你过去看看,小尹住在五楼西户。”

    田军点点头,解开安全带下车,迅速走进了小区,消失在黑夜中。

    李晓想了想,为难地说道:“庆伟,明天查看了监控,告诉我结果就行,今后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

    嗯?庆伟很意外:“为什么?”

    李晓拍了拍庆伟的肩膀:“你是公职人员,晓怡背后的事情牵扯应该很大,你是我的兄弟,我不能害了你。”

    庆伟翻了翻眼睛:“行了,你我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既然是兄弟就不要说那样的话。你遇到事情,我不帮谁帮,今后我注意一点就是,尽量不让人抓住把柄,春丽哪里我也绝不会吐露半句。”

    “你运气好,娶到春丽这个贤妻,好好对她,她值得你托付一生。”

    庆伟淡淡地笑了笑:“婚姻真是没有定数,春丽也是我相亲认识的,彼此好像也没有多么激情,但是却能心心相映陪伴着走下去。大家当初多羡慕你和晓怡,唉,其实,你可以考虑退一步,及时放手重新开始吧。”

    看李晓没有回应,庆伟神色变得郑重起来:“算了,我知道你的性格,是山是崖兄弟陪你走一回。”

    李晓心中一热,伸手搭在庆伟的肩膀,久久没有说一句话,现在一个谢字说出口,也不合适。

    很快,两个保安出现在院子里,说笑着进了门卫处。接着妻子也出现在楼梯口,急匆匆走出小区院子,路过门房还向里面打了声招呼,然后出门开车,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田军还没有下来,李晓看看手机,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庆伟,你等一等田军,然后你们今晚回家休息,我估计晓怡是回家了,我打车过去看一看。”

    李晓下车来到街道边,随手招了辆车,现在街道上倒没有堵车,十几分钟后,李晓回到人民路小区,果然在自家车位上看到了妻子的车。

    抬头看着自己家的窗口,李晓却心如死灰。这个曾经代表着自己心灵中最温暖的港湾,此刻变得多么讽刺。这个家对自己现在唯一的意义,就是等待一个更加残忍的真相。

    这就是我数年来掏心掏肺所追求的生活,梁晓怡,你何其残忍?

    不舍地看了一眼窗口的灯光,李晓失落地转身走向小区外面。家就在咫尺,却犹如天涯,让人失去面对的勇气。

    但是,生活偏偏不让李晓有喘息的机会。还没有走出小区,妻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李晓看着手机,心中五味杂陈。晚归的妻子,在知道了自己往家中打过两次电话,还给她打过两次电话,她会怎么解释?

    妻子会坦白么?李晓自己都不相信。

    “老公,对不起,下午加完班手机刚好没电了。小尹今天替我完成了一个软件程序,嚷着要我请他唱歌,我本想请你一起去,你也没有接电话。我就去酒吧一条街请他了,结果小尹喝醉了,等到十点多也没有醒过来,最后只好请人扶着他送回家,唉,耽搁我也回家晚了。”

    除了时间有偏差,其余都是天衣无缝,就是调查不仔细也发现不了真相,几乎完美的解释,李晓真的笑了。

    “你呀,怎么请客还把人灌醉了?好了,你也累了,今后别疯玩,让赵姐担心。我这里还要忙几天,累成狗了,晚安。”

    “亲一个,不知道你会不会当个大区长回来,晚安!”

    话筒里传来一声刻意的亲吻,李晓听在耳中,仿佛被人用刀在心里刺了一刀,心头疼得几乎无法呼吸。看到旁边草坪旁有一个木椅,艰难地走过去,瘫坐在椅子上,仰头呆滞地看着头顶的夜空。

    天空似乎是阴天,黑沉沉的夜空中,没有一丝光亮,和李晓的心境相仿,一副黑云压城的样子。

    枯坐了不知多久,李晓的手机意外来了电话,刺耳的铃声在夜晚显得很突兀,看了看,竟是李雅萍的电话。

    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后天就是人事选举大会,难道宾馆内出了什么意外?

    李晓一个激灵,点了接听键。小师妹焦急地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你人在哪里?出事了,秘书处到处找人开会呢。”

    “我......回家了,发生了什么事?”

    “宾馆内发现了传单,还有许多照片,都和徐艳红和马建国有关,警察也来了。你快来二楼多功能厅,主席团和秘书处要开大会,现在领导在开小会,马区长让我给你打电话。”

    传单!照片!这些刺激的字眼,让李晓完全抛开了心头的私念。这可是出大事了,极有可能就是老李局长的手笔,“我马上到!”

    “你最好尽快赶到,马区长的脸色很不好,我发现贾为民在私下散步谣言,有人故意把矛头对准你。”

    李晓疾步走出小区,好在及时打到了车,快凌晨的街道上车辆很少,李晓摸出一张大钞扔在驾驶台上:“师父,麻烦你快点开到山城宾馆,钱不用找了。”

    司机几乎是超速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到山城宾馆,李晓下车跑步进入大楼,顺着楼梯直接来到二楼多功能厅,看到有同事也在赶来。

    还好没用晚!李晓松了一口气,门口的李雅萍直接走过来拉住李晓,“快进去,你的座位在第三排东边,领导已经在主席台上就坐,市里领导也来了。”

    李晓点点头,随着不多的人流走进大门,低头顺着东边通道来到第三排,找到自己的铭牌坐下来,看到座位上已经放好了笔记本,知道是小师妹的手笔,这才松了几口气抬头看去,不由心中一惊。

    主席台上两排位置坐得满满当当,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当中端坐的是两个市里领导,看铭牌应该是人大和纪委的领导。左右两边陪坐的是马建国和马卫东,脸色都很凝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