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主持会议的是区人大的姜副主任,他拍了拍话筒,先介绍了市里两位领导,然后脸色庄重,言简意赅介绍了晚上发生的事件。

    不是事情,而是事件!这个定性足够严重。传单和照片直接攻击了区里主要领导和一位候选人,这是历届换届大会很少出现的事情。

    姜主任介绍完情况,公安东城分局的刘局长介绍了刚才调查的情况。有两名陌生人混进了宾馆,在大厅和宴会厅分别散发了传单和照片。

    因为山城宾馆监控摄像头本来安装就不多,一二楼仅有的一个还早就坏了,所有对嫌疑人的追踪目前没有线索,传单何时出现的目前也没有线索。

    这就是政府宾馆的弊端,任何执法检查也不敢对山城宾馆认真。宾馆也图节省经费,监控形同虚设,线索局这么断了。

    接着市人大的二领导和纪委领导也分别讲了话,闭口不提传单上内容的真假,只强调了接下来要严肃大会纪律,确保大会顺利闭幕,任何人不得传谣信谣,一经发现将要严肃处理云云。

    这就定性为谣言了,除了给马建国和徐艳红增加了些麻烦,看来老李局长的心机白费了。市领导的发言决定了会议的大方向,看来刚才的领导会议上又是马建国占了上风,难怪马卫东脸色黑成了锅底。

    终于轮到马建国发言,这位东城区老大还兼任着区人大的主任,身份当真了得。但是,马建国接下来的举动还是让台上台下吃了一惊。

    “嘭!”只听会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马建国怒发冲冠,抬手先狠狠拍了一把桌子,震得话筒都跳了几跳,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

    旁边的市领导都吓了一跳,皱了皱眉头,伸手帮着竖起话筒,附耳过去小声说了几句。

    马建国点点头,才刻意压抑住怒气:“在换届的关键时刻,有犯罪分子竟然在搞破坏,这是明目张胆地向组织挑衅。我告诉你,你的个人目的不会达到,组织意图必须坚定地贯彻下去。”

    你对空气说这话还差不多,犯罪分子又在哪里?李晓很是不屑,看着马建国光秃秃的地中海头型,心里偷着直乐。

    可是,很快李晓就笑不出来了,原来马建国是意有所指。

    马建国威严地扫视了会场,然后眼神直直盯着李晓:“有些人以为搞些小动作就能当上领导?我看你是做梦。一件事情发生了,首先要判断谁会受益。”

    这是神推理!似乎讲得也有些道理,可是,这个老小子老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

    李晓眼角扫了扫会场下,看到贾为民偏头看着自己,一副幸灾落祸的样子。这是主子和走狗上下配合么?难道马建国判断是李晓安排散发的传单?

    想起雅萍告诉自己的,贾为民在传单事发后的举动,李晓明白了,马建国之流想转移大家的视线,有意识的想让自己背这个黑锅。

    李晓看了眼主席台,马卫东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心中一凛,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轻轻翻开笔记本,然后低头看着。

    嗯?笔记第一页上竟然有两个娟秀的大字:淡定!

    李晓心中一热,小师妹真够暖心的,他迅速让自己平静下来,抬头淡淡地看向主席台。

    马建国顿了顿,突然伸手指着李晓,大声问道:“李晓,晚上你为什么不在宾馆,作为大会工作人员又是候选人,你刚才去了哪里?”

    嗯?李晓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马建国,这是......诛心之言!

    会议的主题是解释破坏选举的事件,马建国突然向李晓公然发问,结合前面意有所指的讲话,这是明显地借题发挥,以莫须有的罪名坐实这次事件是李晓所为。

    李晓不能再保持沉默,想了想,举起了手,然后站了起来:“报告领导,我离开宾馆是到外面买包烟。”

    马建国玩味地笑笑:“宾馆就有烟啊,为什么到外面去?”

    李晓大声回道:“同类的烟,宾馆的价格太贵,我是工薪阶层,自然要考虑价格。”

    会场有几个人低声笑了,李晓说的倒是很实在的情况。马建国语塞,可是阴人的目的却达到了,玩味地冷哼一声,就差直接开口说,传单事件是李晓的手笔。

    “哗”会场的人都议论纷纷,李晓作为区长助理的第二候选人,黑了徐艳红,那接着就是李晓上位了,还真有这种可能。马建国几句诛心的发问,似乎李晓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晓出去前给我打过招呼,请过假的。”马卫东拉过面前的话筒,淡淡地补了一句,算是替李晓救了场。

    马建国岂能让马卫东如意,偏头解释了一句:“我也没有其他意思,会议期间毕竟有纪律,今晚这个时机也太特殊,呵呵。”

    好一个老狐狸,阴人的把戏玩得溜熟,马建国轻猫淡写之间,轻易就坐定了李晓的罪名。有些事的确不需要证据。李晓呆滞地盯着主席台,脑海中犹如潮涌,想了许多可能,好像怎么都洗不去身上的污水。

    这是给我不留活路了,李晓一时万念俱灰,家事公事一齐涌上心头,既然大家都不要底线了,那我又在这里坚持个什么?

    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 想到这里,本已经坐下的李晓,猛地站了起来,一时会场上下的目光都刷地盯了过来。

    “马书记,在这个特殊的会议上,你单独过问我今晚的行踪,而今晚又发生了有人散发传单的事件,这就是意有所指。可惜,传单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能背这个黑锅!”

    会场上下都是一惊,马卫东焦急地用眼神示意李晓坐下。马建国显然也很意外,一时倒反应不及,想了想,又耍了一把狠毒的:“你理解错了,我可没有这么说,你又心虚什么?嗯?”

    李晓也只能光棍到底了:“很不幸,我是今晚传单上主角的备选,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郑重向组织提出,不参加此次区长助理竞选。其次,我想问一下市纪委的领导,传单和照片上内容你们怎么看?”

    嗯?退出竞选,这怎么行?主席台上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市纪委的领导,装作没有听到李晓的提问。我们怎么看?难道在换届的关键时刻掀起一场反腐风暴?

    马建国却诡异地笑了,李晓血气倒涌,玩诛心的把戏,我也会!李晓抬手猛地拍了一把桌子,然后,怒发冲冠死死盯着台上的马建国。

    “请问马书记,现在徐艳红人又在哪里?”

    咦!竟然......也拍了桌子,还直呼马建国的名字。一时之间,一百多人的会场静得落针可闻,连一个出大气的人也没有,大家都惊呆了。

    卧槽,这是把李晓活活给逼炸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