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马建国长大了嘴,脸色一红,下意识就想撇清自己:“徐艳红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大会不是有纪律吗?她为什么不参加今晚的紧急会议?原因我想大家都明白!马区长,从现在开始我休年假,等选举结束我再回来,然后向纪委署名查证两次传单的处理结果。”李晓说完,抓起笔记本狠狠摔在桌上,转身就走。

    这是和马建国不死不休了,主席台上的市领导面面相觑,毫无疑问,今晚的会议由于马建国的超常规发挥,终于......开炸了!

    马卫东急了,选举还没有正式开始,自己就先折手下最得力的一员大将,今后在东城还怎么玩,“李主任,等一等。来人,快去外面拦住他。”

    马建国有点恼羞成怒,看向身旁的市领导,摊手说道:“你看看,这就是马区长推荐的干部,这脾气怎么能胜任领导岗位?这样的人应该开除公职才对。”

    马卫东不敢相信地看着马建国,都这时候了你还在耍六毛,开脱自己不说,还不忘记黑我这个区长一把。

    马卫东猛地站起来一把打掉了面前的话筒,一惯的好脾气再也忍不住了:“够了!徐艳红不是你推荐的干部?我们来开会是为处理紧急事件,不是搞个人斗争!我这个区长不好我辞职好了,你一个人去玩独角戏吧。”

    咦!马区长也炸了!主席台上下都变成了吃瓜群众,张大了嘴巴看着这百年难遇的一幕。

    马卫东愤愤然走下主席台,旁边的工作人员倒不敢拦区长的驾,众人呆滞地看着马卫东走出了会议厅。

    马建国尴尬地看向两位市领导,还不忘宜将剩勇追余寇:“领导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区政府的干部,说不得碰不得,像什么样子呀?”

    市人大的领导摆了摆手,厌烦地制止了马建国继续放毒:“你行了,明天的大会还能不能正常进行,你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要向市领导汇报。”

    市纪委的领导也领教了马建国的霸蛮,不喜地来了一句:“传单和照片可能流传出去了。”

    马建国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当了多年的领导,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大会保证会正常举行,这都是决定好的,卫东同志想不开,我们可以连夜做通他的思想工作,组织纪律还是要讲的。”

    “这就好,我看会也开不成了,我马上给市领导汇报,然后再和马区长谈一谈。”市领导也不愿意卷入东城区的漩涡之中,只要大会能顺利进行下去,自己也好回去交差。

    马建国点点头,强自镇静地扫了一眼会场:“散会!区领导都去小会议室开会,秘书处通知马区长一起参加。”

    哗地一声,低下的中层领导都松了口气,却没有立即起身离开,按照惯例继续坐在座位上,等主席台上的领导先退场。

    马建国陪着市领导先走下主席台,接着,其它领导也跟着走了下来。小会议室和大会主会场都在宾馆一楼,梁淑萍走在众人后面,眉头紧皱,然后,看到会场下梁的副镇长杨存,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杨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梁淑萍收回目光,看着前面的一众领导,嘴角玩味地翘起。哼,想黑李晓,真当下梁的人都是死人,等着瞧,大戏还在后面呢!

    山城宾馆一楼的李晓的房间内,马卫东和李晓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抽着烟神色都很凝重。

    “班长,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你真打算以辞职威逼马建国?”

    马卫东轻轻摇了摇头:“不要自责,马建国这是不要脸皮了,除了想保证徐艳红当选,主要还是想斩断我的手脚。我原来还是想通过投票的方式保证你当选,现在看来是我太乐观了,如果你不当这个助理,这个光杆区长我不要也罢。”

    顿了顿,马卫东又兴奋起来了:“其实你刚才的冲动之举倒是歪打正着,正常途径我们没有一丝胜算,那就来个以退为进,我估计一会还要开领导会,你的退选就不要再提了,我们还有机会。”

    正说着,马卫东的手机来了电话,低头看了看,马卫东不屑地撇撇嘴:“是姜主任的电话,你不要多想好好休息。我估计要开会统一思想了,那我就和他们好好讲讲道理。”

    马卫东要去开会,李晓站起来送到门口,情绪低落地关好门,重新点了支烟,在沙发上仰起头,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脑海中走马灯似的,全是和妻子梁晓怡的一幕幕往昔的事情在盘旋。

    恍惚之间,李雅萍却意外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嗯?你怎么来了?”

    李雅萍勉强地笑了笑,从旁边的盘中端起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递给李晓:“想什么呢?我都进来好大一会儿了,来,估计你正饿了,我让后厨下了碗挂面,快乘热吃了。”

    这几天都是伺候人的角色,哪里能安心吃一顿饭?这时闻到面条的香味,李晓觉得还真是饿了,坐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贴心的师妹,端起碗埋头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鸡蛋面李晓连汤也喝光了,心中顿时暖暖的,雅萍又端来茶水,李晓接过喝了几口,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这么晚了,快回房间休息,我的事情不要担心,不当这个区长助理也不会饿着我,大不了回老师身边重新做学问。”

    李雅萍摇了摇头:“我怎么睡得着,梁书记去开会了,下梁的几个人都没有睡......”

    嗯?李晓直直地看着李雅萍,心中大震:“下梁!雅萍,你不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李雅萍一愣,惊慌地低下了头,眼神有点躲闪:“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李晓却不怎么相信,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说吧,这个时候可不要瞒着我,那会坏了大事的。”

    想了想,李雅萍真不敢隐瞒了:“传单的事情......是我安排下梁的代表偷偷撒在宾馆的。对不起,我也是想帮你才这样的,梁书记也知道。”

    “这......”

    李晓倒吸一口凉气,略一想,压低声音叮咛道:“记住,永远忘了这件事,也不要再对第二个人说起,传出去梁书记也会受牵连,我还以为是老李局长的手笔呢。”

    李雅萍松了一口气,顿了顿,又说道:“晚上徐艳红和刘成一起出去了,我偷偷让人跟了过去,原来他们一前一后去了附近的一家小宾馆,然后我打电话给老李局长了。”

    咦?还有这事,李晓看着李雅萍真不知道说什么了,想了想,起身走到房门前,把门半开着有回来坐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李晓可不想再让马建国的人抓住什么把柄。

    “你让谁在宾馆那边盯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