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34章 你算那根葱
    李雅萍压低声音说道:“放心,是下梁的一位代表在那边。开会前,老李局长已经带着一大帮人去了宾馆那边,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在附近的小宾馆内,发生了一件对大会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件小事最终改变了会议议程,改变了东城区许多人的命运。

    晚上十一点多,在距离山城宾馆不远的一家宾馆里,徐艳红和刘成被夫家人捉奸在床。对春季的会议来说,这是一件小得可以忽略不记的事,知道的人也不多。

    按说,在此敏感的时刻谁都应该小心一点,何况正要升职的徐艳红。固执的她这几天平静不下来,爱情事业都获得丰收,不由有点兴奋,人兴奋了就想做点什么事发泄一下。

    她晚上从山城宾馆跑出来,找到临近的一家宾馆开了间房,给刘成打了电话。刘成应约而来,徐艳红扑进怀里就开始动手动脚,刘成无奈,只得打起精神回应。

    当年就没有把学生教育好,徐艳红做事有时候有点不顾大局,既然都见面了,两人之间自然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然后有点小饿小困,刘志成就叫了外卖,四菜一汤,标准的爱情餐私房菜。

    门铃响了,刘大勇裹着浴巾开了房门,的确是送餐的,不过背后跟着许多人,领头的是徐艳红的丈夫李建超。

    吃惊之下,私房菜肯定是吃不成了。点的菜不多,而客人来得有点太多,李建超和亲戚好友七八个人,这算是先锋,后面还有老帅,退休的老李局长被人簇拥着走进来,阴沉着脸指挥若定。

    接着发生了肢体冲突,一方是仓促应战,一方是有预谋、有组织、有指挥,局面只能是一触即溃。当时房间肯定发生了许多事,但双方当事人都保持了沉默,外人也不得而知。

    在宾馆外面的“有心人”还是窥得了消息,李雅萍知道了,李晓也就知道了。老李局长到底打算怎么做,李晓也猜不透,但是,这毕竟是一件私事,和神圣的大会相比较,真的只能算是一件小事。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马区长安排秘书处通知李晓正常参加大会。昨晚领导会议的结果很讽刺,徐艳红和李晓的竞选资格都继续有效,传单的事情和李晓退出竞选的事情都被人选择性忘记了。

    马区长的原话是:一风吹,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上午九时,按照大会会议流程,继续在一楼会议中心召开大会,今天的议题是审议区两院的工作报告和区财政报告。 市区两级相关领导、参加会议的代表、各路人马齐聚会场,严肃认真地进行着会议议程。

    都是老套路,期间就是鼓掌、举手、吃饭,然后就是休息,平静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各方人马都在忐忑不安之中,等待着第二天的会议的来临。

    明天就是最重要的人事选举会议了,作为山城首家开始换届的区,东城区的换届大会也牵引着山城各方的神经。

    一夜平安无事地过去,第二天早上九时整,大会如期举行。按照程序先选举出了新一届东城区大会班子,然后选出了东城区政府区长和副区长人选。

    短暂休会后,大会重新开始。新当选的东城区领导全部在主席台上就坐,除了马卫东当选东城区区长,班子成员中,真正的新面孔只有一两个。

    接下来的会议议程只有两项,一是听取马建国做新一届大会的工作计划,二是审议马卫东的政府人事提名。没人注意到,似乎徐艳红缺席了。

    马建国蓝西装红领带粉墨登场,倒也有几分气势,在上面讲得兴高采烈。会议厅门口秘书处的工作人员,看会议开始了,就松了口气,喝水的,上洗手间的开起了小差。

    门口的人就剩下李雅萍和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女孩。

    上午十时整,山城宾馆会议厅外来了两位特殊的老人,老李局长和邵阿姨互相搀扶着来到门口。短短几天不见,两位老人似乎苍老了许多,神色间坚定而又透着几分凄凉。

    李雅萍眼睛一亮,这是要闯会场啊!略想了想,她向两位来人不动神色地打了个眼色,然后拉上另一个女孩一起上了洗手间。有意无意间,会议厅大门口没人了。

    老李局长心领神会,带着老伴一起迅速走进了会场,直奔主席台而去。这地方他曾经很熟悉,几乎闭着眼睛就能走到自己想到的地方。

    咦!这老人谁啊?这么胆大?

    正在热烈进行的会场意外来了客人,大家有点诧异。工作人员反应不及,两位老人已站在主席台下正中央,怒目直盯着主席台。

    嗯?唾沫四溅正讲到高潮处的马建国愣了一下,认出了来人,眼皮突突直跳,讲话顿时就卡了壳,会场上下都愣住了。

    正在会场忙碌的李晓也愣住了,反应过来,带着几个工作人员迅速走到老人身边。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老人年纪大了,身份也特殊,万一有个闪失,这责任就大了。

    “老李局长,现在正在开会,您有事请到外面和我说。”

    老李局长摆摆手,冷冷地盯着主席台上的马建国,大声说道:“我是来找领导的,和你们无关。”

    没有办法,李晓只得看向主席台,等主要领导拿个主意。

    马区长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身侧的马建国,严肃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马建国终于发话了:“老李同志,我们正在开大会,有事会后再说,你这样影响可不好。”

    老人冷冷一笑,抬手指着马建国,怒发冲冠:“我就是有大事来找你们的,你少给我打马虎眼,我当领导时,你算哪根葱?”

    来着不善!马建国瞪着眼睛盯着台下,脸色通红,嘴唇动了几次,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主要领导没有表态,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只好按兵不动。会场还有各路采访的记者,谁也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会场先是冷场,没有一个人说话,偌大的会场几百人静得没有一丝声音。接着下面的议论声就嗡嗡起来了,还有人高声喊叫,严肃的会场顿时就成了菜市场,下梁的十几位代表异常活跃。

    “李局长这是有话要说啊。”

    “有好戏看了,呵呵。”

    “不会是......啊,你懂的。”

    局面终于失控了,主席台上的人坐不住了,和市里来的领导交头接耳商量几句来,然后主持会议的领导宣布休会十分钟,全体与会人员原地等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