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主席台上的领导依次退席,走进了会场旁边的小会议室。几分钟后,有人过来通知,让李晓带两位老人去小会议室。

    李晓点点头,附耳过去小声安慰了几句,然后陪着两位老人进了小会议室,安顿在沙发上坐下。工作人员送上茶水,李晓正要退出,人大姜主任发话让李晓做记录,然后笑着安慰了老人几句,让老人有事就说。

    老李局长立刻老泪纵横,先是一顿嚎啕大哭,神态甚是凄惨。还没有哭完,老人又猛然站起来大声吼叫,声竭力嘶般大骂徐艳红。

    然后,又对在座的领导来了一通讽刺、挖苦,极尽打击之能事,让一众在座的领导面面相觑,脸色变得都不好看。

    李晓在记录上只写下一句:对徐艳红和区里领导提出了诚恳的建议。至于老李局长说的原话,他没敢记录,这不大好听,记上去自己铁定挨批。

    姜副主任试探着劝道:“老李同志,徐艳红是你的儿媳妇,她好不好,这好像是家事啊......”

    “这也是公事!这样的烂人竟然是区里的候选人,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姜主任脸色一红,讪讪地笑了笑:“对,这是公事,您别急,喝点水慢慢说。”

    老李局长吼累了,喝了口茶水。现场的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徐艳红怎么惹到老李局长,让他气成这样?

    真正的戏肉上来了!老李缓了口气,又大声说起来。不愧当过多年领导,他的讲话很有水平,深入浅出,简单易懂又含义深远,几分钟内就把徐艳红给全毁了。

    大家脸上表情不由丰富起来,桃色事件啊!

    李晓听得兴奋,手里下笔如飞,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来,这是老功夫,多年练成的神功。

    马建国脸上红白青绿转换个不停,惊惧羞愧,有苦说不出来。老李的血泪控诉中他也是男主角之一,只差没有直接点名了,以区上某领导代替。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说破而已。

    区长马卫东精神翼翼,满脸微笑着劝道:“老李同志,不要急,慢慢说!你反映的问题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马建国心中一惊,立马急眼了:“老李啊,你是老同志了,说话要有分寸。”他真怕了,如果自己有什么东西被抖出来,那麻烦就大了。

    老李同志站了起来,手指着他,好像要玩命:“马建国,什么是分寸?你告诉我!你看你提拔的都是什么人?当年东城区是山城市的老大,你看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我看呐,东城区就是毁在你这种人手里了!”

    有道理!马卫东差点直接点头呼应了。

    李晓忙上前把老人劝坐下,老李犹自气呼呼地瞪着马建国,好像对他怨念很大。

    被人当众剥了面皮,马建国脸涨得通红。一惯高高在上,何曾在东城区受过这等怒骂?不过他也不敢再去撩拨对方,没有直接点自己的名,已经算给他面子了。只要老李骂几句出出气,再不针对他,就烧高香了。

    马卫东不屑地瞅了马建国一眼,转头满目希翼地看着老李:“我相信你!不要有什么担心,有什么东西就摆出来。市里区里领导都在这儿,会为你做主的!”

    马建国一听马卫东的话,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抬头怒盯着他。他想上墙,你就搭梯子,这不是落井下石么?只要证据摆出来,可就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了,万一自己成了证据的男主角,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老李局长自然是有备而来,戏虐地看看马建国,从老伴手里拿过一个黑色的皮包,取出一大叠照片和一厚叠材料。老人家取出材料,坐在那儿不动,领导也没人上前去取,好像那是炸弹似的,人人避之不及。

    马卫东咳嗽一声,看了李晓一眼。李晓心领神会,起身走过去,从老李局长手里接过材料。随便一翻,面红耳赤,太火爆了,真人秀啊!每张照片还附有文字说明。这大概就是昨晚捉奸大戏的冰山一角。

    略看了看,也不敢耽搁,转身走上去,递给现场的那位市里来坐阵的领导。市里领导翻看了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难看,其它人都盯着他的脸,想知道点什么。

    “太不像话了!”市里的领导愤怒地拍了一下沙发,狠狠地瞪了马建国一眼,然后把材料转给其它望眼欲穿的领导。 “好东西”自然要分享,等大家都看过了,众人神色各异,不知怎么办了。

    徐艳红被人告发了,那会议还怎么开,人事名单还变不变了?要变就要通报市里,既定的会议流程就走不下去了。不变也不行了,老李局长还在这虎视眈眈盯着呢!

    “老李同志,你能保证这些材料的真实性吗?”其实闹到这一步,事情的真假大家心里明白,问这一句只是程序而已。

    本已平静的老李闻言又激动了,站起来大吼一句:“我用这条老命担保!这都是真实的事。你们可以找人鉴定,若有虚假,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这又是玩命的节奏啊!没有人再敢质疑材料的真实性,今天大会不给他一个交代真过不去了。

    “老李同志,别激动快走下,我们相信你!”马卫东当仁不让,一锤定音。马建国一言不发,怨恨地看着他。

    让老人一直站着也不是个事,李晓过去安慰几句,又劝老人坐下来。

    市里领导思索了几分钟,终于表态:“取消徐艳红的候选人资格,通知会议延期。”

    老李局长松了口气,站起来就要告辞,“好了,怎么处理徐艳红是你们领导的事,打扰大家开会了,我回家等消息吧。”

    马区长心花怒放,不会放过这个关心老干部的好机会:“李主任,安排车送两位老人回家。对老同志我们还是要尊重嘛,这些人可是组织不可多得的财富啊!

    马建国垂头丧气,低头若有所思,自己力推的人被人当众打脸,接下来还怎么玩?

    当天的会议取消了,什么时间重新开,等待通知。顿时,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八卦猜测不一而定,尽管秘书处封锁了消息,但是现在体制内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公公告儿媳这种戏码,对吃瓜群众来说,可是太劲爆太吸引眼球了!

    正胎意外爆了,那是不是就该备胎上场了?李晓是第二候选人,他心里也无法平静了。马建国识人不明,可他会甘心让步吗?对马建国,李晓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