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山城宾馆的小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现场领导的脸色都有点凝重。老李局长是送走了,可留下的问题急需解决。

    徐艳红候选人的资格拿掉了,自然要新的人选补上。马卫东就建议按原来的候选名单,李晓自然递补上来,这也合乎规矩,本来区长助理的候选人就是两个人。

    马建国刚才憋屈得不行,被人指着鼻子骂,他还不敢发作。现在自己提名的人被拿掉了,在领导面前丢了面子,再让马卫东的提议通过,那今后还怎么在东城独领风骚?

    他要让人知道,东城到底是谁说了算。

    李晓替补上来,他当然不会同意,谁让李晓不是他的人。直接否定也不好,眼珠子一转,就建议集体重新讨论,少数服从多数。

    他的说法看起来堂而皇之,实际上就是耍流氓,直接破坏了程序不说,东城区的少数就是马卫东,这一点在坐的谁不知道?

    现场的领导,级别都很高,但有许多是非主流的领导,平时讨论人事那里能靠得上边。一个实职副处的岗位,怎么可能放过,那位领导身边没有等待提拔的关系户?

    马建国现在把这个机会抛出来了,怎么能不扑着上?那怕今天自己的人上不去,怎么也要显示一下存在。马建国的建议,附和的领导不少。

    看着会场乱纷纷的声音,马卫东脸都气青了,这是干什么?候选名单早就定好的,这也是政府方面的事,我这个区长的话你们当耳旁风?

    “怎么能重新讨论?助理人选本来就是两个,上报市里批准过的,现在算什么?我不同意。”他今天也豁出去了,不顾马建国难看的脸色,坚决反对重新讨论。

    市里的领导眉头不停抖动,脸色阴沉了下来,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怎么又出了意外?先是大会被人故意打断,接着候选人被人现场举报,现在想马上补救,这又闹上了。

    东城区这是怎么啦?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马卫东的提议是符合组织程序的,但他也不好明确支持。他在市里不是核心领导,名义上比马建国级别高,但实权却没有人家大,得罪了也不好。最好是二马能达成一致,他出面一表态,你好我好大家好,事情就顺利结束。

    但现在的局面是二马互不相让,他只能先静观其变,等着最后的结果。

    你还不同意,怎么敢?马建国想着自己强硬一下,马卫东就会让步,没料想今天马卫东像吃错药了,被自己还硬,那他只能更强硬了:“还是大家讨论一番再说。”

    说完,他打了一个眼色,就有人跳了出来:“少数服从多数,这是原则!没有商量的余地,大家举手表决,看要不要集体讨论人选?”

    话应刚落,多数人就举手了。马卫东一看大怒,猛地站起来,拍了桌子:“胡闹!已经讨论过的人选,还要重新讨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众人一惊,从来好脾气的马卫东竟然又拍了桌子,难道拍桌子也上瘾?众人脸上讪讪地,也没人说话了。

    马建国脸涨得通红,马卫东敢对自己拍桌子,想起义还是想造反啊?东城区的事还轮不到你当家。

    马建国的声音也高了几度:“有理不在声高!现在候选人出了问题,我们当然要重新讨论,议定了人选再上报市里批准。”

    一看局面又要失控,市里的领导坐不住了,忙出面和稀泥:“要不大家先一块议一议。”

    如果重新讨论的人选是李晓,那不就皆大欢喜,二马也就不争了,自己也好向上面交差。

    马建国一喜:“就按领导说的办,大家议一议,马区长你先说说吧。”

    自己孤掌难鸣啊,只要重新讨论,李晓铁定会被拿掉。马卫东失望的看了看会场的人,慢慢站起来,脸色由青转白:

    “你们要议就议吧,除了李晓,不管重新提名的是谁,我都不会在后面的大会上提名。”

    市里的领导脸色刷地白了,马卫东这是孤置一注啊!连组织原则都不顾忌了。他不在后面的大会上提名,那在这还讨论个毛线。

    马建国大惊:“马卫东,你要干什么?”

    马卫东冷冷地看着他:“马建国,今天明说了,不管你想提名谁,我都不会同意,有本事你去大会上提名。”

    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了,众人都低下了头。马建国地跌坐在沙发上,有点不敢相信马卫东的反应。事情走到这一步,完全失控了。

    马建国心头有几丝后悔,难道自己逼的太紧了?马卫东怎么就完全翻脸了?出了徐艳红的丑事,还不知怎么向上面交待,再闹出什么事,市里会不会对自己翻脸?

    市里领导心中暗呼倒霉,自己今年流年不利啊!出席个会议就接二连三遇到意外,现在二马成了斗鸡,和稀泥也不行了,算了,还是请示吧。

    市领导转身走到角落,拿起手机就拨了过去。十几分钟才转身回来,脸色难看地看着马卫东。哎!还是马建国人脉硬啊。

    “市里的意见,大家重新讨论,然后尽快上报人选。”马卫东吃惊了,一脸的不相信,市里也出尔反尔了。他失落地坐下,眼神里空空的。还是李晓看得透彻啊,一局都胜不了他,那自己还费什么劲。

    难道真的要走那一步?

    马建国心中的石头落了地,看着马卫东失落的神态有点不忍。对不起了,我也没有退路啊!

    闹到如此地步,众人都收起了小心思,只想应付完快些脱身。马建国的提议很快就通过了,贾为民成了唯一的候选人,李晓连第二候选人都不是,备胎终于光荣的下岗了。

    市里领导拿着新鲜出炉的名单,脸红着叫起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马卫东,扬扬手里的名单:“马区长,你还有什么意见吗?我会尽量向领导汇报。”

    马卫东自嘲地笑笑,说不出的失望:“我没有什么意见,东城区今后和我不会有关系了。”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说着,马卫东从西服里层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把这个报告也带给上级吧。”

    市里领导接过一看,脸色大变,声音都走调了:“卫东同志,你不要冲动!我马上向领导汇报。”

    嗯?众人看情况有异,围过来一看,脸全白了。

    辞职报告!新当选的区长马卫东要辞职?开什么玩笑,这是要掀桌子啊!终于闹出大事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