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天的会议,马卫东还是主角,李晓怕影响到他的心情,心里的想法没有说出来,明天还要开大会,两人闲聊了几句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李晓回到一楼自己的房间,都凌晨了两点多了。刚才在马区长房间,他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睡前习惯性拿出手机翻看。

    妻子梁晓怡发过一个信息,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对不起。”

    李晓心中的喜悦顿时消散了,静静地想了好久,最终叹了口气。没有回信息,也没有打电话给田军求证,甚至自己将要升职的消息,也下意识的没有告诉妻子。

    第二天早上六点,李晓就被李雅萍敲门叫醒了,匆匆洗漱过,参加了大会主席团在七点钟召开的紧急会议,布置今天中午开大会的事。

    然后秘书处一阵鸡飞狗跳,忙着通知参会的代表和领导。好在大家都住在同一家宾馆,大都没有远离,只有个别人不在宾馆,只好安排专人去通知。

    等一切安排妥当,都早上八点多了。匆匆吃了早饭,大家又返回秘书处,开了个碰头会,统计大不预备情况。

    李晓没有再被分配任务,被秘书处通知在房间等候市组织部门的人过来谈话。这也是提拔前例行的程序,因为事情紧急,组织部才主动上门。

    九点整,市委组织部的三个人过来,和他进行了例行谈话,都是程序化的语言,李晓循规道距地回答完,谈话很短就结束了。

    九点半,秘书处就通知各位代表入场。李晓也是参会的代表,来到会场门口签到进了会场,他注意到徐艳红没有来开会,签到簿上显示是请假。李晓也不再多想,默默在会场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等着大会开始。

    上午十点整,会场响起了雄壮有力的运动员进行曲,然后一众领导鱼次出现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一副严肃的模样。马建国也来了,只是脸色阴沉,精神不大好。

    大概被东城区的事给弄怕了,市里今天来了三个领导坐镇,除了市人大领导,还有市委的两个领导,重量级的是市委副书记李国良和秘书长王长年。

    会场的气氛很是凝重,一系列既定的程序走完,终于轮到马区长出场了。马区长一身深蓝色西服,红色的领带很是扎眼,与没精打彩的马建国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走到发言席,以区长的身份,声音洪亮的提名了各个副区长,区长助理的名单,然后大会现场投票。

    繁琐又紧张的投票计票工作结束,结果不出意料。在热烈的掌声中,马区长的政府人事提名顺利通过了。副区长都是原来的面孔,有前面徐艳红的花絮陪衬,李晓这个新扎当选的区长助理格外引人注目。

    两个小时后,会议顺利结束后,李晓跟随马建国马卫东来到宾馆外面,送别市里的领导。在宾馆的台阶下,李国良严肃地和大家握手道别,没有露出一丝笑脸,弄得众人都很紧张。

    轮到和李晓握手时,他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很好,东城的明天靠你这样的年青人了!”

    说完,温和地拍拍李晓的肩膀转身上了车。等李国良带着市里的人走了,东城的在场的领导都盯着李晓,刚才的一幕大家都看到了。

    没有人相信两人不认识,甚至有的人都臆想到姓名上了,都姓李啊!后生可畏啊!原以为是个草根,没想到背后有大树,潜水潜的够深。

    李晓也没料到李国良对自己这样青眼有加,尴尬地笑笑,知趣地走到马区长身后站着。马卫东也很疑惑,但他了解李晓的为人,相信李晓曾说过的话,李国良看重李晓,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看马建国疑惑不定的眼神,马卫东临机一动,不妨让有心人多点忌讳,他故意大声说道:“走吧!李书记对你可一直不错。我们先去吃午饭,忙了十几天,吃完了也该回家看一看了。”

    马区长说完就率先走了,李晓摇头苦笑,只能也跟着一起走向餐厅。

    看着意气奋发的马卫东和李晓,马建国忍不住地一阵阵失落。这次换届他毁了徐艳红又在市里丢了脸,可谓大败亏失。

    想到刚才马卫东的话,这才明白李晓原来在市里也是有根的人,心中不由后悔起来。再想到自己那不可让人知道的秘密,他心中阵阵不安,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若是让马卫东得了势,那自己的结局......

    他感到身子一阵发冷,紧了紧衣服,饭也不想吃了,阴沉着脸走向停车场。贾为民看主子走了,心中一紧,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李晓来到宾馆餐厅,跟着马区长进了一个区里领导专用的包间,上了简单的四菜一汤。李晓知道马区长有话要说,也没有主动开口,边吃边等着他先开口。

    “李晓,你现在可是区长助理了,算是区里的领导了,对区里经济有什么想法?”马区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李晓也停下吃饭,对东城的经济他思考了几年了,思路也渐渐成形了,昨晚马卫东就急着问这个问题,看来马卫东是真急了。

    想了想,李晓就像知道马卫东的底:“马区长,你想大动还是小动?”

    “嗯?这有什么说法?说说看。”马区长有点意外。

    李晓起身关好包间的门,回来坐下想了想,脸色很平静:“小动就在区里找一个基础差一点的乡镇或街道,投入一定的资金,拉动其经济快速增长,用很短的时间打造出下梁镇那样的经济强镇,这样对上下都有个交待,也能拉动区里的经济指标。”

    李晓说完,也很紧张,野心谁都有,他故意抛出一个诱饵。就想看一看马卫东究竟是想当一个政客,还是真正想干一番事业?

    马区长沉思了好久,摇了摇头:“这有点不尽人意,大动又怎么说?”

    竟然想大动!李晓眼睛一亮,起身打开包间的门,探头看了看门外,外面也没有任何人。他重新关上门,回来坐下摸出烟给两人点上。

    “东城有山有水,现在发展缓慢,实则大有可为,要动就大动。只要谋划得当,积极招商引资,恐怕要不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可以把整个东城打造成和下梁镇一样的经济明星城区,环境宜居,争取进入全省经济前十强。”

    “你说什么!全省前十强!这怎么可能?”

    马区长忽地站了起来,吃惊地盯着李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山城全市也没有一个县区经济进入全省前五十名,何况东城这个经济全市倒数第二的县区,这也太令人意外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