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脑洞开的也太大了!如果不是知道李晓的为人,他真想离席而去。

    看李晓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马卫东惊疑不定地重新坐下,好奇地问道:“你有多大把握?按你所说,那得招多少商回来?就是有客商,我们区里也没有地方可以放下那些企业啊?”

    他一直知道李晓在经济上有想法,但现在说的无疑是天方夜谭,全省前十,你真敢想啊!

    “班长,你知道下梁工业园现在固定投资是多少?一年的产值又是多少?”

    嗯?马卫东摇了摇头:“你捂得太紧,也从来不向区里上报真实数据,恐怕除了你,谁也不知道你们下梁打了多少埋伏?”

    李晓竖起了三根手指:“不!有三个人知道,我和梁书记,还有主管工业园的杨存副镇长知道。只所以刻意瞒着,是怕被区里和市里吃了大锅饭。这一点上,我还要感激马建国,他的刻意打压,我正求之不得。”

    马卫东的好奇心完全被挑了起来:“那就是成果很大了,你说实话,下梁工业园的家底到底是多少?”

    李晓平淡地点了点头:“累计固定投资是五十七个亿,而我们上报区里只有七个亿,每年的产值,最保守估计下来都会在一百五十亿以上。”

    马卫东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你们瞒得好苦!市里开发区去年产值报了一个多亿,我看还有水分,你们啊,呵呵。”

    李晓微微一笑:“我看了省上的通报,去年全省经济强县,排名第十的固定投资是一百三十多亿,再有一个同等下梁规模的工业园就可以做到。现在你是区长,下梁的隐瞒的这个成果也可以现世了,呵呵。”

    马卫东先是一喜,然后轻松地靠在椅背上:“这样不好吧,那我岂不是坐享其成?”

    顿了顿,马卫东又说道:“这么大的规模,你们怎么瞒得住?不说区里了,就是税务部门那里总有具体的数据吧?”

    李晓玩味地笑了:“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又怎么舍得下去看一看?我在下梁四年多,各级领导来了不少,一般都是听听汇报,然后就是醉在酒桌上。而两级税务部门都是计划任务,他们轻松超额完成了任务,帮着瞒都来不及,又岂会愿意说出这个秘密?”

    马卫东略一想就心下了然,“唉,计划经济害死人啊,出成绩出干部,下梁这里满打满算不到六十亿,你逼着我在报告中写上东城区力争全省前十,那其余几十亿的文章你又做在哪里?”

    “紧靠下梁西边的那一片丘陵荒地,产权属于集体所有,只要稍作平整就是最好的工业新区,我们只要做好路电水‘三通’配套工程就可以了。”

    马卫东瞪大了眼睛,抬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不由感慨道:“果然思路决定出路!我们考虑发展,往往只会把主意打到耕地良田上,老百姓骂娘,上级打板子,何苦来哉?前天你和梁书记已经在筹划污水处理厂,这么说投资商其实已经有了?”

    李晓想到了张静,点了点头,还是留了一手:“因为下梁成功的招商,我们接触到了许多大集团,目前投资还只是一个意向。山城是交通枢纽,资源丰富,工资水平低,这都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努力一把,还是会吸引到投资的。”

    “好!”

    马卫东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挥掌虚拍了一把,想到了什么,有压低了声音:“污水厂工程要抓紧,还要保密,西边千万不要让他知道。”

    提到马建国,两人的神情都凝重起来,李晓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心中暗暗道:看来自己该出手了。

    “班长,这几天大家会轮流休假,为了不引人注目,我打算和梁书记秘密去一趟秦城,一是解决污水处理厂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处理一些私事。”

    马卫东点点头:“可以,那你先去秦城,这可是大事。至于你的领导分工,等你回来我们再议。”

    ......

    东城区政府大院西楼,三楼奢华的办公室内,马建国呆坐了好久,茶几上摆着丰盛的午餐,可是马建国看都没有看一眼,闭眼沉思着。贾为民小心地站在一旁,眼神的焦点全打在主子身上,似乎连饥饿都忘记了。

    终于,马建国睁开了眼睛:“马卫东没有这么大的魄力,他对山城还不熟悉,应该是李晓鼓动的,否则,他哪敢玩辞职的戏码?”

    提到李晓,贾为民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一个区长助理就这么活生生被人横刀夺爱了,实职副处啊,“老板,上次李雅萍那个骚妮子敢不听话,也是这个李晓给壮的胆,一个小丫头能翻天?哼!”

    尼玛!会不会说话?马建国眼神不善地盯向贾为民:“行了,你那个小心思能瞒得了我,那个丫头今后不要提了。李晓和李书记到底有什么关系,你安排人去盯一盯。”

    “我估计李晓和李书记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要不他在下梁那么折腾,早升到区里了。”

    “你就别估计了,还是好好去暗中查一下。这回我可替你提名了,结果被马卫东给搅和了,你也不要气馁,今后机会还会有。万一李晓和李书记没有什么关系,哼,你那个是纪委的关系也该动一动了。去吧,让徐主任过来。”

    贾为民一愣:“老板,徐主任联系不上啊,出了这样的事,她怎么好意思来上班。”

    马建国才反应过来,情绪有点失落。徐艳红暂时是别想望了,不知这会躲在哪里添抵伤口呢。唉,说起来都是泪啊。西宫不在了,这日子有点难熬啊。

    不提马建国惦记自己,李晓下午就回到家,五点钟和赵姐一起来到小区旁边的幼儿园。现在成了区领导今后会越来越忙,李晓下意识珍惜来接近儿子的机会。

    豆豆看到爸爸亲自来接他,喜出望外,扑进李晓怀中就喊着要去外面吃饭:“爸爸,我要吃肯德基,其它小朋友都去过了。”

    李晓自然要满足儿子:“好啊,那爸爸陪你去。”

    赵姐却小声提醒了一句:“晓怡这会也该下班了,给她打电话约她一起来吧?”

    李晓亲了亲儿子粉嫩的脸蛋,过了好久才回应道:“那你打一个电话吧,她那么忙,说不定又有饭局。”

    赵姐不满地对李晓撇撇嘴,摸出手机打了过去,然后欣喜地说道:“晓怡说她会按时下班,就到人民街这里的肯德基店,她马上到。”

    李晓抱起儿子,一边和儿子嬉闹着,一边嘲讽地说道:“真是难得,我回家了,她也就没有了应酬,好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