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点了支烟,转身看着窗外都市的夜景,不知明天自己又会面对什么样的情景。抽完一支烟,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

    是啊,我还有兄弟,还有朋友,我是一个男人,何必独自伤感?下意识地,李晓回身看了看客厅,妻子也恰巧看向这边,李晓淡淡地笑笑,拿起手机给张静打了过去。

    “在酒店吗?”

    “在啊,一周多不见,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会议结果如何?”

    李晓心中涌起几丝柔情:“经过一番厮杀总算如愿如尝,当了东城区的小助理。”

    “呵呵,好!我和付大哥就知道你会成功,当年是镇长助理,现在成了区长助理,不错呀,最近和......晓怡怎么样了?”

    李晓:“......”

    张静顿了顿,柔声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如果方便就过来喝杯茶吧。”

    李晓下意识就脱口而出:“方便!你等我。”

    挂了电话,就看到妻子已经起身推开了阳台的推拉门走了过来,关切地看着李晓:“怎么打了这么久的电话?”

    李晓看着咫尺之近的妻子,脑海中却如潮涌,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质问妻子,临到开口却变了:“当了这个破助理,杂事自然就多。悔叫夫君觅封侯,今后可有得忙,你可不要后悔哦。”

    梁晓怡轻松地笑笑,靠着李晓站着:“我不后悔,男人就得有自己的事业,你当了山城市长我才高兴呢,呵呵。”

    “是吗,说不定......你真会是市长夫人呢。”

    李晓调侃了一句,正想找个说辞出门,手机又来了电话,号码却很陌生,李晓也没有刻意回避妻子,随手就接通了。

    “哪位?我是李晓。”

    “李主任好!不,应该叫你李助理李区长了,恭喜,我是徐艳红。”

    嗯?竟然是徐艳红,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徐主任,有事?”

    “我们见个面吧。”

    这合适么?李晓沉吟着没有回答,“是不是很意外?我想说,昨天以前我们是对手,现在却不一定。昨天早上就我离婚了,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成了东城区的一个笑话。”

    “徐主任,我想你不应该埋怨我,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我也没有选择。”

    “李主任真是好手段,选举前谁能想到呢?说实话,我很恨你,你改变了我的生活,但是,这也是我咎由自取的结果。输了就得认,有人分析了的东城区的形势,也看破了你的打算,一个助理你李晓还看不在眼里,你真正的目标恐怕是......马建国!”

    咦?李晓心中一惊,徐艳红身边有高人呀:“徐主任说笑了,这个有人又是谁?”

    “刘成!你应该知道吧,你能成功击败马建国,硬生生将我打落尘埃,应该对我做过了解。我想和你见面是为了我自己,你想做什么我也知道,我可以帮到你。这也是刘成的建议我和你见面的,他也在我身边。”

    李晓略一想就答应了:“可以见面,请说个地点吧。”

    “还是你定吧,这样你也能放心。”

    李晓毫不犹豫地说道:“你们现在去国贸大酒店,我们在大堂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李晓转身看着妻子:“对不起,你也听到了,我必须去见这两个人,你们先睡,不用等我了。”

    梁晓怡有点失落,陪着李晓回到客厅,拿过李晓的风衣帮着他穿好,温柔地说道:“晚上开车注意安全,尽量早点回来,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李晓下意识地神情柔软下来,妻子此时的温柔体贴是真真切切的。让别人羡慕嫉妒的幸福,都成了一幕幕违心的游戏,李晓真怀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错了。

    梁晓怡眉眼如丝,抚了抚李晓的肩头,然后踮起脚尖,仰起脸在李晓额头上吻了吻,然后不舍地退开几步。

    到了楼下,看着院子里进出的人和车,李晓还能嗅到身上妻子留下的淡淡香味心口隐隐作疼。佳人如玉,奈何却都是分离前的绝唱,李晓心口隐隐作疼,这等同于从身上剜骨一般痛彻心扉。

    幸福的方式不一而足,而不幸的痛苦,不是亲身经历者,绝对无法体会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但愿,最后的真相,不会那么不堪,让彼此还能留下曾经的美好。

    ......

    在酒店大堂见到徐艳红和刘成时,李晓都哑然了,这还是刚经历过人生惨变的徐艳红么?

    一身蓝紫色呢大衣,黑色高领毛衣加筒裤,显得很是爽利精神,脸色光泽红润,犹如新婚少妇,把女人的精彩,完完全全展现在李晓面前。

    说实话,徐艳红是高挑偏胖一点的身材,但是你偏偏察觉不到一丝多余,只会觉得一个丰满温润的女人真正的含义是什么。

    而一旁的刘成也是黑西装,外套风衣,双目直直盯着李晓,脸上的微笑显得很真诚。

    徐艳红笑了笑,站起来伸出一只葇胰:“李助理,刘成说你一定会来。”

    李晓伸手一握,入手滑腻,随轻轻松开手,又向刘成伸出了手:“你好!”

    刘成伸出了手握住了李晓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也覆盖了上来:“你毁了徐艳红,同时也给了她新生。其实我比她离婚还早,现在我们已经真正在一起了。”

    李晓能看出两人的精神状态很好,但还是问了一句:“你们应该很恨我吧,毕竟,我代替了艳红的位置。”

    刘成却摇了摇头:“不!艳红如果当了这个助理,那完全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聪明的人肯定会怨恨你,但是,我和艳红努力想做一对明白人。真正毁了艳红的人是马建国,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个刘成真不简单,看问题一针见血,而李晓对这样的人是欢迎的,略一想,就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也不怕你看破了我的目的。只要马建国不倒,别说我这个小小的助理,东城区谁也不顶用,就是马区长也是白搭。”

    刘成偏头和徐艳红相视一笑,然后又转头欣喜地看着李晓:“看来,我赌对了,你要对付马建国,我们也是他的仇人,我希望我们今后成为真正的朋友,艳红手里有些东西,能真正帮到你。”

    徐艳红可是马建国身边最亲信的人,昔日的西宫娘娘的绰号绝对不是白叫的。马建国许多隐秘之事徐艳红绝对一清二楚,看来搬倒马建国的进程会大大加快了。

    李晓也得拿出诚意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方便请随我上楼喝杯茶。”

    刘成微微一笑:“求之不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