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喝了口茶水,踌躇了好半天,才说道:“张静,我还有话对你说。”

    这算不算是变相的答应留下?张静心里有点忐忑,拘谨地在李晓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到李晓放下了茶碗,又起身替他斟上热茶,自己也端了一杯,品了一口,心中稍稍安静了下来。

    “晓怡最近又去了‘夫人俱乐部’,我想她一定是参与了什么事,我知道的是为宋市长的公子和东商的副总牵了次线,和东商的改制有关。”

    张静对大鱼吃小鱼的商业游戏可是门清,想了想,担忧地说道:“不管是牵线,还是晓怡参与那个圈子,那里绝对不是干净的地方,男女之事都是小儿科,利益才是任何圈子里的主流,我担心的是她到底陷得深不深?”

    李晓沉思良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猜测......她应该参与了,也许,这次市里向马区长妥协,让我成为区长助理的唯一候选人,也会有她的影子。”

    “这山城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风气保守,上位者倒玩得都挺开,也不怕迟早弄出大事来。”

    李晓凝视着窗外的夜景,很久才幽幽说道:“以前我独自躲在下梁,也有不愿惹火烧身意思,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明天我就要去秦城,这个助理我就没有放在心上,今后的山城......那就让她变得热闹点。”

    张静自然听出了李晓的潜台词:“难道你在秦城有助力?”

    李晓点点头:“嗯,我去搬救兵,看过传统四大名着么?”

    “国人谁没有看过四大名着呀?”

    “是啊,四大名着都是国粹,每部书都有一个主题,我总结了一下,只有四句话。”

    “哦?愿闻其详。”

    李晓玩味地翘起嘴角:“军师救我,妹妹救我,哥哥救我,悟空救我。”

    嗯?这话是怎么说的?噗嗤一声,张静忍俊不住,捂着嘴眉眼里都是水意:“呵呵,想一想还真是啊,你呀,总是......这么与众不同,你这算谁来救你?”

    “我算老师救我,先搬倒马建国,在东城区再开建一个新工业区,也算对得起家乡,你帮我先联系一些台商,初步把这个工业区架子搭起来,然后了无牵挂,腾出身来和那些夫人们和她们背后的人,好好斗一场。”

    张静止住了笑声,震惊地看着李晓,起身过来挨着李晓坐下,然后抓住了他的一只手,眼神里满是焦急之色。

    “值不得呀,付大哥一个人的投资都能让你功成名就,你不要自毁。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懂经济,体制内混不下去了就来帮我好了,三年前我就邀请过你,那些人岂是好对付的,何不来个......姐姐救你。”

    李晓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大不了被纪委审查,丢官罢职而已,到时给你当个助理总行吧。有些事,作为男人是没有选择的,再说了,我还不一定输。”

    张静有点想哭,男人总是很难的,尤其是体制内的男人,自己能帮他做些什么呢,“李晓,那今后你住宾馆都要小心一些,你有我的管理卡,秦城南城就有我们连锁的‘南城大酒店’,去了就住那里,有事吩咐保安和服务员去做。”

    “秦城也有你的酒店?那其他地方呢。”

    “除了西部和东北地区,其它的省会城市都有,在南方沿海重要城市多一些,我给你一张表你就明白了。”

    张静起身取来一张和银行卡大小的卡片,正反两面都用表格形式印制着近二十家酒店的名字,地址和负责人手机号码:“你和管理卡一起带上吧,今后出门能用得着。”

    李晓收起卡片,然后看着张静若有所思:“你们张氏集团在酒店业竟然发展到这么多家,这些都是你管理的?”

    张静看着李晓欲言又止:“我哪有那么大的精力,都是聘请的职业经理人管理。我们在机械制造、商业、酒店业都有涉猎,可惜来内陆的投资都没有一个主线,这几年老爸身体不好,两个哥哥争得比较厉害,我算是来山城避开他们吧。”

    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缘由,就是因为李晓在山城而已。

    “你们还有商业领域,那么有没有兴趣参合东商一把?市里财政紧张,有意出让股份,而内心里肯定不愿别人掌控东商,我看了他们的年报,去年大致利润在百分之十七左右,抛去水分,百分之十二三总有。”

    张静瞪大了眼睛:“你想阻击南方集团控股东商?晓怡可是站在那一边的?”

    “晓怡是当局者迷,庄长杰现在有把柄在晓怡手里,暂时会老实,如果南方集团掌控了东商,晓怡的处境就难堪了。庄长杰在她身上投资了那么多,不可能不要回报的。就是我们今后不在一起了,我也希望她平平安安的。”

    张静略一想就答应了:“那好,我明天就安排人紧盯东商的举动,东商的总盘子就十几亿多一点,山城市府手里掌握的股份市值就七八个亿,又能出让多少?老爸现在有意扩大我在集团的地盘,我先暗中准备吧。”

    李晓看了看腕表,已经快凌晨了,张静立即坐了起来:“时间也晚了,这里有客房,就住在这里吧,我去给你准备睡衣,你好好泡个澡,明天还要早起呢。”

    不等李晓答应,张静脸色微红,站起来就走了出去。李晓看了看手机,迟疑之间,还是给妻子发了个晚安的信息,然后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出茶室。

    迎面就见张静已经换了一身棉质睡衣,上衣却是大V领,瓷白深邃的事业线动人心魄。双手捧着一套男式睡衣,宛若一个小妻子般走了过来。

    “大浴室里有浴缸,还有桑拿房,你第一次可能不会用,我来帮你放水。”

    李晓有点尴尬,不声不响跟着张静走到南边的阳台上,宽大和空阔的阳台被一分为二,东边放有一套藤椅和小茶几。

    张静按了按墙壁上的开关,先拉上了浴室的窗帘,打开了阳台的大灯。顿时,透过西边的玻璃门看去,里面的洗浴设施在灯光下都变得晶莹剔透,犹如梦幻世界一般。

    触目可及的,大浴缸、小桑拿房、按摩床都是偏向粉色系。尤其醒目的是,浴室中的晾衣架上还挂着一套黑色网状的小内衣。两个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显然这个浴室是张静专用的。

    “先等一等。”张静大羞,脸色刷地变得绯红,放下手里的睡衣,抢先一步推开浴室的门,伸手取下那套黑色的而小内内,胡乱藏在身后,低头飞快地躲了出去。

    “又不是没有见过。”李晓心中腹议一句,独自进了浴室,试着打开桑拿房的开关,又在宽大的浴缸中放了热水,然后脱了衣服,裹着浴巾走进了桑拿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