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46章 这也是师生
    夜已深邃,人心静逸,出了几身汗,李晓浑身舒泰,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看到东边的茶几上有一壶热茶,感觉口真渴了。

    走过去坐下,连续两杯热茶下肚,才补上了体内的水分,看了看窗外的夜景,收回目光看向客厅,里面只开了壁灯,光线半明半暗。

    主卧的房门是关闭的,只有紧临的客房门大开着,张静已经睡了?李晓心中一跳,又低头倒了杯茶水,却看到茶几上茶盘内放着一把钥匙。

    李晓好奇地伸手拿起来看了看,这只能是套房内某一间房门的钥匙。嗯?还有,茶盘内刚才放钥匙的地方,一张折叠的小纸条静静地躺在那里。

    李晓拿起来打开纸条,“欢迎来主卧大床上休息!”

    字迹娟秀,如若纸条的主人,娴静而优雅。纸条的末尾还简画着一个微笑的图样。

    李晓摇摇头,会心地笑了笑,把纸条和钥匙仍旧放回茶盘,起身回了客房,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李晓起来,小餐厅里张静已经摆好了早餐,两人对坐着吃过早餐。

    张静的神情有点幽怨,拿起旁边的一串车钥匙递给李晓:“现在你身处漩涡,恐怕有心人早盯上你了,楼下负一层车库里有一辆吉普越野,你先拿去开吧。”

    李晓毫不犹豫地接过钥匙:“谢谢!”

    告辞张静,李晓乘电梯下到负一层,在停车场找到了钥匙配套的车,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车是一辆白色崭新的SUV吉普越野,干净、霸气又不失低调,价格不到三十万,很适合李晓的身份。

    李晓按了解锁,上车看了看车内,这完全是一辆新车。车库里还有几辆价格在百万以上的豪车,想一想张静的身份,很显然,这是她专门为李晓新买的车。

    真是......心细如发啊!李晓感慨一句,启动车子开出了车库。

    ......

    下午三点多,李晓、梁淑萍和李雅萍三人已经身在秦城南郊的S大的校园。林荫大道上都是年轻稚嫩的面孔,旁若无人的徜徉在扑面而来的书卷气中,一切都很熟悉又有点陌生感。

    李晓仿佛看见了六年前的自己,记忆的闸门似乎一下子全打开了。身侧一一而过的景物都能勾起一段往事,李晓静静地看着,默默走在校园内通往教工生活区的大道上。

    来到曾经流过无数汗水的大操场时,李晓顿住了脚步,站在网状的隔离带前,久久凝视着。足球场上正有一场昏天黑地的厮杀,朝气蓬勃的身影一边呼叫奔跑着,一边挥汗如雨。

    李雅萍凑了过来,惊醒了李晓的恍惚,“又想起了什么?” 雅萍指着眼前绿色的草坪,眼神幽幽:“记得这里吗?”

    李晓看了一眼:“这里就是我们同乡会经常聚会的地方嘛,和你第一次见面就在这儿。”

    雅萍嘴角一撇:“你再好好想想,还有谁经常和我们在这里一起玩?”

    李晓随口道:“当然就是我们山城在S大的同学们。”

    雅萍白了他一眼:“你真是没良心,现在记忆都是有选择性的,看来你是故意不想记起晓怡姐了。”

    “怎么会忘记?对不起。”李晓情绪低落了下来。

    这里有我最深的记忆啊!李雅萍低下了头,眼睛微微一红。

    某年秋季的一个周末午后,李晓参加的一场足球赛临到中场休息。李雅萍正想送上一瓶水,梁晓怡宛若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神兵天降般出现在李晓身边,一下子吸引住了附近的所有的视线。

    李晓喜出望外,接过梁晓怡递过来的粉色水杯,开怀畅饮。梁晓怡温柔如一朵白莲花,取出一条白毛巾,众目睽睽之下,替李晓擦去脸上的汗水,然后两人就忘我地互相凝视着。

    球场边所有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这一幕太过吸睛,不需要更多的语言,经管系的同学都明白了过来,原来李晓早就名草有主了。

    李雅萍一颗少女的心......碎了,她输得心疼,输得措手不及,以至于余生都忘记不了那个秋日的午后。

    “走吧,别让周老师等久了。” 似乎这声对不起来得晚了些,晚了达七年之久。可是,毕竟还是听到了。

    三个人沿着操场旁的大路,又走了十几分钟,来到教师生活区,S大的这个小区,有几栋家属楼,也有二层高的几栋老式别墅小楼,都是上世纪建校初期建造的,里面住的都是泰斗级的学界大腕。

    这里相对别处环境更加幽静了,还没有去老师住的三号楼,前面的草坪上,李晓就看到了恩师的身影。

    距离上次来学校看望老师,一晃都快一年了。小区前的灯光球场上,周老和几个老伙计正在打门球。看到李晓两人进来,装作没看见,聚精会神地陪着一个很有风度的女教授打球。直到几十分钟后,一场对垒才结束。

    那位女教授走到一边坐着歇息,周老马上殷勤地跟过去,又是递毛巾又是递水杯。看到这一幕,李晓的大张着嘴巴,直掉眼镜。

    “我们先去草坪旁边等着,周老师这胆子,好像在撩妹啊。哼,等我先拍下证据,然后交给师母,呵呵。”

    又过了十几分钟,只有两个人的门球赛结束了,周老师陪着那位女老师回到旁边的椅子上,端水递毛巾,很是殷勤,对旁边的李晓三个人就装作看不到。

    直到那位女老师告辞而去,李晓才起身凑了过去:“老师,你好坏注意点影响,这位老美女是谁啊?”

    “呵呵,那是我最早的学生,现在也快退休了,可惜现在孤身一个人,我不得关心着?”

    周历光暧昧地笑了笑,然后又拉下了脸:“哼,我还以为你偷跑回山城就不来看我了,怎么,和那个师范生混不下去了?”

    李晓扬起手机,示威般答非所问:“师母身体还好吧?您刚才的英姿我可都拍下来了。”

    周历光不屑地撇撇嘴:“少来这一套,你师母最近回上海看孙女去了,你想告状也没门,呵呵,空手来的?”

    “哪能呢?山城的土特产一样不少。”李晓呵呵一笑,指了指旁边椅子上放的一个大提包。

    周老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咦,还有两个女娃娃。”

    李雅萍拿着梁淑萍过来问了声好,周老笑着点点头,然后大手一挥:“哦?你这小镇长架子不少嘛,出门还带着女领导和小师妹,艳福不浅呐,走一起回家。”

    李晓拎起大包,跟着周老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梁淑萍心神却凌乱了,天,这也是......师生?

    李雅萍低声解释道:“梁书记,先别惊奇,好戏还在后头呢,李晓可是周老的心头肉,读研究生两年,在老师家里白吃了两年,老师和师母拿他当儿子看的。”

    四个人一起回到三号楼一楼周老的家里,李晓熟门熟路烧水,找茶叶泡茶,仿佛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周老慵懒地躺在客厅的一张躺椅上,仍由李晓自己忙活。

    “你这小子有问题,这次来看我,却不带你那个漂亮师范生,反而带着小师妹和领导来了,说说看,遇到什么麻烦了?”

    李晓脸上一红,给周老奉上一杯香茶,拉了张椅子挨着躺椅坐下,玩味地笑了笑:“老师,你可是学界经济泰斗,身份尊贵,怎么最近和自己的学生走得这么近?就是师母不在家,别人也看得见啊。”

    “呵呵,你懂个屁,还在体制内混呢,我这个年龄再一本正经,省里和学校怎么看?你那个师兄走得太高,我这老师就得装低调,其实,试一试风华雪月也不错嘛。”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