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放下庄总的电话,梁晓怡长长松了口气,“小尹,庄总让我去接待室,看来不出你的预料啊,你真是我的福星。”

    小尹走过去取下U盘交到她手中,“姐,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今后你混成老总了,我好抱大腿,呵呵。”

    “你呀,真够贪心的,还想抱什么?乖,回办公室等着,我估计今天会有接待,你得暗中当好护花使者哟。”

    小尹调皮地一个立正,站得笔直:“梁总,保证随传随到!”

    ......

    小尹转身离开,梁晓怡迅速补了淡妆,顺了顺制服套装,来到十二楼南端的集团贵宾接待室,接待室沙发主位上坐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年长者应该是山城副市长赵海,另一个四十多岁,肤黑胖矮,大概就是南方来的刘副总了。

    庄总在客位上陪着,看见梁晓怡走了进来,立即笑着起身,给主位上的贵宾介绍起来。

    “赵市长、刘总,这是集团管理部部长梁晓怡,东商的形象代言人,整天在电视广告里露面的,今天由她对各位领导解释改制方案。梁部长,来见过两位领导。”

    两位主宾坐着都看过来,梁晓怡微笑着走上前,弯腰先向年长者神出了手:“赵市长,您好!”

    赵海眼睛一亮,微笑着伸手一握,随即松开了手:“原来是她呀,我看电视上还以为东商请了外面的明星,呵呵,梁部长很年轻嘛,好!东商真是人才济济啊。”

    “赵市长过奖了。”梁晓怡恰到好处地笑了笑,起身又转向沙发另一端,弯腰伸出了手:“刘总好!欢迎来山城做客。”

    矮胖的刘副总双眼熠熠生辉,伸手握住了面前的葇胰,目光先扫了扫丽人出众的娇容,然后又深深盯着眼前西装领口的高耸之处,“梁部长很靓嘛。”

    梁晓怡十分不喜对方不礼貌的窥视,淡淡地抽回了手,微笑着退到客位的沙发旁站着,刘总的目光直直地追了过来,一对小眼珠的焦点全在梁晓怡的脸、胸、臀三点打转。

    赵海摆了摆手,秘书和司机退了出去,山城和东商这面之留下庄总和梁晓怡,南方集团只留下刘总带的三个人,“梁部长,就麻烦你了,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东商情况和改制的计划方案。”

    “好!赵市长,为了直观一些,我给大家用投影仪介绍一遍。”

    梁晓怡起身走到接待室顶头的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拿着U盘链接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然后熟练地打开投影仪,调试了一下效果,然后手指连点鼠标,随着幕布上动态的显示图,用标准的普通话介绍起来。

    除了梁晓怡悦耳的介绍,接待室安静了下来,随着幕布上一幅幅生动的动态图片展示,本来严肃的商业介绍,倒成了一段轻音乐的享受之旅。

    效果之好出乎了主人和客人的预料,庄总几乎是心花怒放,看着梁晓怡,心中五味杂杂陈。等梁晓怡关了电脑,赵海首先赞了一声:“好!很好!刘总怎么看?”

    “很好啦。”刘总的普通话不太标准,带着南方的口音,听起来有点拗口。

    赵海乘热打铁,“小梁部长也坐这听一听,刘总,我们就先交流一下彼此的想法。”

    梁晓怡在靠边的位置上坐下,静静地听着刘总和赵副市长之间的谈话。双方并不是正式的谈判,言语之间试探的成分居多,但透露出的信息却是很多。

    卖家自然会挑货的毛病,刘总对东商一把手魏总没有出席活动表示不满,毕竟魏总还是东商的法人代表。另外,改制的重点只放在山城市出让现有的股份上。

    赵海心知肚明,市里倒希望南方集团能增加总股本,这样山城市就能多拿到一部分现金,缓解日益紧张的市财政。

    “刘总,市里也很困难,不管是改制还是增股,山城市还是丧失了对东商的控制权,这也很让我们为难,市里有领导对这一点很担忧,因为有些领导对改制有抵制情绪,单纯是改制,作为分管副市长,我的压力也很大呀。”

    这一点倒也是实话,庄总及时补充了几句:“刘总,我在山城时间长一些,内地不比我们海城,风气很保守,就是增股,山城市还会有阻力,就像集团的魏总,对改制一直很消极。”

    刘总点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虽然集团对东商控制权志在必得,但是吊一吊山城的胃口才利于后面的谈判。

    似乎双方初步的接触陷入了僵局,在场的人都是大佬,还轮不到她来说话,坐久了也觉得尴尬,只是出于礼貌,尽量保持微笑等着结束。

    赵海很细心,看了看梁晓怡,突然灵机一动,温和地笑了笑:“小梁部长,你对增股的事怎么看?”

    嗯?听到赵市长的话,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梁晓怡。梁怡听到赵市长点她的名,有点意外,增股的事对集团是大事,她怎敢乱说?微微一笑,想了想,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看她为难,赵市长温和地鼓励道:“不用怕,年轻人嘛,刚才的表现就很好,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你和我女儿一般大,我就当你是晚辈,说错了也没什么吗。”

    梁晓怡从小缺失的就是父爱,赵市长简单的几句话,使她心中一暖,差点流下泪来,莫名地就对他产生了一种依赖,感激地脱口而出:“谢谢您!”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改制和增股的事对东商是好事,对山城也是好事。我想各方阻力很大,如果南方集团能增加一些资金,增加总股本比较好,毕竟是增加了投资,企业有了更多的资金,发展就会快一些,这也是招商引资的一种方式。”

    话音刚落,赵市长抬手轻拍了一喜沙发扶手: “好!说得好!一语道破天机。招商引资当然是好事,可有人就是想不通,打自己的小算盘,这怎么能行?谢谢小梁部长,你给了我一个新的说法,我就按招商引资上报市里,这下我看谁再敢阻挠东商的改制?”

    赵市长一锤定音,把梁晓怡的发言一下子拔高了,庄总自然喜出望外。为了东商改制的事,他和魏总一干山城派明争暗斗,不得已才请梁晓怡牵线和市里有了暗中交易。

    但是,赵海是分管副市长,能从正途得到支持岂不更好?没想到梁晓怡的一句无心之语,却让人茅塞顿开。只要招商引资这个大杀器祭出来,魏总和山城的反队派再折腾也只能让步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