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于东商的改制,这回山城市府的反应快得令人惊叹,仅仅过了两个多小时,市府的正式文件批复就下发到东商集团。

    中午十一点,市府关于成立东商改制领导小组的红头文件,就张贴在大楼一楼和十二楼公告栏上。除了赵海亲自出任领导小组组长,集团所有领导都在领导小组内挂职。

    这都是很正常的,文件唯一的意外就是,管理部副部长梁晓怡也成了领导小组的成员,排名仅仅在最后一位副总后面,显得很是扎眼。

    与此同时,一楼集团领导层公示栏内,梁晓怡的照片被换到公示牌的上部,排在副总的后面,与集团所有中层的照片都拉开了几寸距离。

    公示牌上这小小的几寸距离,犹如王母随手画下的一条天河,把梁晓怡和集团所有的中层,硬生生隔成了两个阶层。不出意外,东商改制成功后,梁晓怡最少也会成为总经理助理,或者集团副总。

    东商总部大楼办公层立马震动了,人事部长亲自给梁晓怡送来了文件,接过来一看就懵了,工资待遇成了集团副总的级别。

    她还没反应过来,后勤部来人几十分钟就把她办公室内的东西换了一遍,一水的全新办公家具,亮眼的大板台,碧绿的绿植......

    梁晓怡明白,这是和集团副总的一样待遇规格。

    等房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对发生的这一切,她似乎还在梦游。早上发泄了一番,把刘总和庄总都得罪了,正愁前景堪忧,现在突然成了改制领导小组的成员,待遇比正式部长还高了半级。

    这是什么情况?愚人节的闹剧?

    正迷糊间,严芳悄悄摸了进来,四处看看,一脸的羡慕嫉妒:“呀!晓怡,这升职了就是不一样,办公桌这么大,今后该叫你梁副总了吧。”

    “别乱说,什么副总?小组成员应该是临时职务,别太当真了。”

    严芳却不相信,拉着梁晓怡一起走进小套间,看见雪白的大床,仰面就躺了上去,摆了个一个大字:“这床好软和,这下你舒服死了。帮帮姐姐,我也不求像你这里,啥时候也弄个你原来那样的小套间就行了。”

    “帮你?我自己这儿还整不明白呢。”晓怡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严芳起身凑了过来,神秘地说道:“妹妹,你玩潜水的,隐藏的好深。怪不得上次要把庄总推给姐姐,原来你有赵副市长这颗大树啊!”

    “赵副市长!关他什么事?”

    “嘻嘻,你骗鬼呢,你再装。提拔你是赵副市长的意思,我早上听庄总亲口说的。不管了,那天你好好请我搓一顿,不许赖账。”

    原来是赵副市长,看来这个小组成员分量不轻。想到他那温和父辈般的模样,她不由心生感激,好想现在就去当面谢谢他。

    “嘻嘻,这下你还想抵赖,看你一副思春的样子。说说,年龄大的男人是不是特别会疼人?有机会我也找个大叔尝尝滋味。”

    严芳羡慕够了告辞闪人,梁晓怡过去关上门,坐在崭新的大班椅上感受了一番,看着焕然一新的办公室,似乎......真的不一样了。

    想了想,梁晓怡拿起手机,找到赵副市长的名片,忐忑不安地打了过去,电话只响了几声就接通了。

    “您好!赵市长,我是东商的梁晓怡。”

    “哦,是小梁部长啊!我上次对你说过的,你怎么称呼我?”电话里传来熟悉又温和的声音。

    梁晓怡心中的紧张下意识就散了,弱弱地喊了一句:“赵叔叔!”

    “好嘛!这多亲切,有事吗?”

    梁晓怡人放松,话语也顺溜多了:“赵叔叔,昨天您说让我进入改制小组,刚才文件到了,谢谢您!”

    “你说这事啊,没想到他们动作还挺快,谢谢就免了。就凭你上次的发言,也当的起,不要多想,好好工作吧!”

    梁晓怡还是忍不住内心深处的感激:“赵叔叔,我还是要说声谢谢您!”

    “你这孩子,别忘了我这个叔叔就行了,今后有事就告诉我,没事了就过来陪我说说话。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忙完了工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啊。”

    “赵叔叔,我记住了。等您有空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也想见见您。”

    “好!我还有个会,再见。”

    梁晓怡等对方挂了电话才放下了手机,虽然在那种地方也见过大场面,也不觉得市领导有什么神秘的,但是那都是在私人场合,像和赵海这样的大人物正式谈公事却是第一次。

    不过自己现在一点也不紧张,心里很放松吧,大概赵市长是属于自己父辈一样的人物吧。

    坐了一会儿,起身看了看房间,然后去餐厅吃饭,又感受了一次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耳边还听到了几句小声的议论。梁晓怡一点也不反感,相反还有几分享受的感觉。

    吃过饭回到办公室,躺在套间的大床上,无意想起远在秦城出差的李晓,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件事该怎么对李晓说?

    梁晓怡的睡意一下子全跑了,想起昨天和小尹之间的尴尬,她不由沉思起来。似乎李晓说的也有道理,男人和女人之间真的没有真正的友谊?

    纠结了半天,梁晓怡给李晓发了个信息,把自己进了改制小组的事告诉了李晓,也提了赵海的名字。

    梁晓怡没有料到,很快她就再一次见到了赵海。

    下午三点多,梁晓怡接到赵副市长秘书的电话,让她把东商改制的相关资料送过来。梁晓怡知道这是自己的本质工作,迅速准备好所有资料,给庄总打电话通报了一声,然后下楼开车赶了过去。

    秘书通知的地方是在开发区的附近的一家星级宾馆,梁晓怡赶到时候,昨天见过的那位秘书在宾馆一楼大厅正等着她,

    “梁部长,赵市长在这儿正开一个企业界的座谈会,现在会议快结束了,然后晚上六点有一个自助酒会。中间有点空闲,领导要了解东商的一些资料,我先安排你到楼上等候。”

    梁晓怡随着秘书来到三楼的一间套房,然后秘书又赶去了二楼的会场,让她一个人在房间客厅等着。套房很豪华,应该是为赵市长准备的临休的地方。

    房间客厅旁边的卧室门开着,看到雪白的大床,她心中隐隐有点不安。想起赵副市长那温厚长者的风范,她的担心又减弱了几分。

    起身接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想起李晓出差后的这几天自己的经历,她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