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法院起诉!

    金薇薇告辞走了,梁晓怡整个心思都凌乱了。李晓这样特殊的身份竟然不惜和自己对簿公堂?这是多想和自己离婚?虽然房间里的空调大开着,梁晓怡却感到手脚冰凉,冷意似乎都沉浸到骨子里。

    不!我不要离婚!二十多年的生活经历,却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像此刻让她如此绝望。李晓这次是动了真,对那些不能说出口的往昔,她心里第一次终于有了真正的后悔,甚至肠子也悔青了。

    想过会遇到风波,会让人嫉恨,那应该都是来源于外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自己最大的打击却来自李晓,这个自己爱到骨子里的枕边人。

    我把自己的爱情丢了!那个世界上最宠我的男人要放手了!

    梁晓怡苦涩地笑笑,眼泪再也不受控制,泉涌似的簌簌溢出眼眶,脑海中翻涌的记忆,全是往昔和李晓的一幕幕甜蜜的过往。让梁晓怡心惊的是,好像自己好久都忽略了这些甜蜜。此刻这些记忆却是如此清晰明了,这是不是太讽刺,难道真是要失去了,自己才会倍感珍惜?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梁晓怡几乎是从心底发出一声悲鸣,盯着桌上金薇薇留下的一张粉色名片,下意识地拿起了手机打了过去。

    “金律师吗,你现在先不要去法院起诉,李晓的身份不能直接公开这件事。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找到李晓和他谈一次。离婚涉及到孩子和一些复杂的问题,如果我和他谈过了,他还是要离婚,我们也会协议分手,你明白了吗?”

    “好吧,我答应你。”梁晓怡这是为李晓的名声着想,金薇薇也只能妥协。

    梁晓怡松了口气,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迅速补了个淡妆,想了想,先给庄总打电话请了假,准备离开办公室时,坤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取出电话手机看了看,却是赵海秘书的号码。顿了顿,梁晓怡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李秘书,你好。”

    “梁部长,老板早上在北城区有个会,下午打算在北郊水库疗养区钓鱼,顺便和你谈一谈东商改制的事。你最好午饭前过来,陪老板一起吃个饭,下午一起钓鱼。”

    梁晓怡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李秘书,对不起,请你转告赵叔叔,我今天不能过去了,家里出了点事,我向单位请假了,以后方便了我联系你吧。”

    李秘书显然很意外,顿了顿,才说道:“那好吧,我给老板说一声,再见!”

    挂了电话,梁晓怡自嘲地笑了笑,今天对外界的感觉分外清晰。这个赵叔叔看来也不简单,就是亲女儿也不该有这样的热度,何况我这个干女儿?

    ......

    国贸大酒店二十九楼一间套房内,房间的布局和张静房间的布局基本一致,只是少了阳台上的大浴室。一脸疲惫之色的李晓靠在沙发上,手指夹着烟,眼神却非常明亮。

    “田军,今后我和妻子的关系可能很难相处,不管如何,你负责暗中护着她,就是去出差也不能放松,一方面不能让别人害了她,另一方面我也需要获得一些线索,需要多少钱你开个口就行,拜托你了。”

    田军点点头:“都是朋友,费用先不说,事情我一按你的托付办好,有什么困难,我会及时和你联系。”

    李晓站起来伸出了手:“那好,我就不留你了。”

    田军伸手和李晓握了握就告辞了,李晓坐下又点了支烟,想了想,神色凝重地对庆伟说道:“省纪委已经来人了,马家父子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如果方便的话你安排最可靠之人盯住宋维军,我觉得迟早会和他会发生激烈的碰撞。”

    庆伟一点都不在乎:“有什么不方便的,宋维军就交给我了,那个赵海呢,这个老货在打晓怡的注意。”

    李晓摇摇头,指了指窗外:“赵海和‘夫人俱乐部’你都不要管了,上面的人已经住在酒店后面的二号别墅小楼,你别对任何人说,那个刘局长和马家父子来往密切,你不如多从这方面想一想,这次最好把他拿掉,看你能不能前进一步?”

    庆伟伸头朝窗外的楼下看了看,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我明白了,那就接着这股东风,我试着往上拱一拱。看样子你还有事,我先回分局了。”

    送走赵庆伟,李晓疲惫地喝了口温茶,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小白,赵大队长下去了,你避开他来2904房。”

    张静悄声从一间卧室中走了出来,担忧地看着李晓,然后去冲了杯咖啡递了过来:“喝点咖啡,这个提神,今天感觉你怪怪的,和庆伟田军商量事情要我回避,怎么让那个小警花也要避开庆伟,难道你的兄弟你也不放心?”

    李晓接过咖啡大大喝了几口,放下杯子才说道:“庆伟是兄弟,可是我和田军不熟悉。晓怡背后牵扯甚大,我虽然不想害人,但是防人之人不可无,因为我一招也输不起。而这些新人底子干净,和市里牵扯不大。”

    几分钟后门铃响起,张静躲避进一间卧室,李晓走过去开了门,一身便装的的小白兴奋地走了进来。

    “李哥,没想到你胆子变大了,竟然敢约我来酒店开房,嘻嘻,咦,这房子好大啊,我喜欢。”

    李晓苦涩地笑笑,带着小白在临窗的沙发上坐下,顿了顿,平静地问道:“小白,既然你喊我一声哥哥,我今天找你来是有大事托付你去做,我可以信任你吗?”

    小白也不敢轻慢,既然李晓让她连赵大队也瞒着,那事情绝对小不了:“李哥,怎么这么说?对你的事,我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你放心!”

    “好,我妻子的事情你也知道,现在我委托庆伟的战友田军在暗中保护着。田军你也知道,即是生意也是看在庆伟的面子上他才帮我。但是,我有点不放心,想让你在不耽搁工作的情况下,也盯着我的妻子,顺便对田军有什么异常也及时告诉我。”

    小白可是科班出身的刑警,顿时就明白了李晓的深意:“李哥你放心,我是刑警自由空间大,我明白该怎么做,就是我师父我也不会乱说什么。”

    李晓欣慰地点点头:“好,你心里有数就好。”

    送走了小白,李晓让张静也出来坐下,喝了几口咖啡,又给纪涛打了电话,交代了一番才扔下手机,疲惫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养神。

    张静心中一疼:“你这明里暗里几套安排,却从头到尾不回避我,甚至你的小师妹也没有告诉,呵呵,昨晚一夜你人在哪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