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当太阳斜照在窗户上时,终于,房间里有人来了。李晓被叫醒了,他起身一看还是当初的三个人,态度不是很好。李晓撑着虚弱的身子去洗了把脸,坐在对方指定的位置,想抽烟,一摸却没有,只得做罢。

    李晓对面多了一张桌子,贾为国坐在主位,旁边的一个人执笔做记录。李晓坐的椅子低一些,看布局就是审问犯人的架势,他皱皱眉头,冷眼看着。

    “姓名?”贾为国威严地开问。

    李晓冷笑:“......”

    贾为国的眉头皱了皱,想发作又忍了。毕竟,对方是副处级干部:“年龄?职务?”

    李晓直盯着他:“......”

    默默对峙了有十分钟,毕竟心里有鬼,贾为民避开了李晓冷冽的眼神,李晓不开口,这让他无所适从。

    “为什么不回答问题?只要你开口交代问题,是可以吃饭的。”贾为国不得不放低态度,抛出了极具诱惑的条件。

    李晓不屑地仰起头,盯着天花板还是沉默不语。看李晓不配合,贾为国知道今天的谈话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他失望地站起来,“今天就到这里,我马上向龚书记报告。”

    第一场谈话毫无结果,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此时的梁晓怡同样没有好心情,早上李雅萍专程来东商找到她,使她知道了李晓被纪委“双指”更为详细的内情。纪委刘书记去省城开会,市纪委新来的龚鹏副书记急于做出成绩,得到李晓违纪的线索就准备大做文章。

    看来李晓的运气不好,撞在龚书记烧的头一把火上了。即使他从纪委安然脱身,可今后怎么办?李晓那么骄傲,在东城区大院被当众打脸,自尊心如何受得了?

    现在见不到他,也不知道李晓是怎么打算的。想到这些,她就越发烦躁不安,很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中的苦闷。

    午饭前,赵海的秘书竟打了电话过来,说老板要见她,商量东商改制的事情。这下梁晓怡为难了,挂上公事的名义,她真不好拒绝。

    很明显,赵海不单纯是为了工作,否则,东商改制是大事,也轮不到和梁晓怡这样级别的人来商量。想了想,现在还不能得罪赵海,梁晓怡给庄总打电话说了一声,带着小尹开车就来到北郊水库。

    这里原来是山城一处大型水库,现在搞多种经营就被人承包开发,沿水库四周建了别墅,开发成一处集休闲和娱乐的高档场所。

    水库山庄内,赵的秘书在主楼宾馆的门口等着,看见梁晓怡及时赶来了,笑着迎了上来,“梁部长,老板在三号楼,午饭等你一起吃,这位......是?”

    梁晓怡解释了一句:“这是我请的司机,我们过去吧,别让赵叔叔等急了。”梁晓怡朝驾驶位的小尹打了个眼色,然后随秘书沿着门前的小径向北走去。来到水库别墅区,走进一栋独立的别墅。

    别墅一楼小餐厅内,赵海正等着她,“晓怡,你最近很忙啊!家里事情都处理好了?来,坐下边吃边聊。”

    梁晓怡微笑着在赵海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劳烦您费心了,赵叔叔,你身体好吧?”

    “我好着呢!就是担心丫头你,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先喝碗汤。”赵海先为她盛了一碗汤。

    晓怡道声谢谢,小喝了一口,有点土腥味,但却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这是什么汤?”

    赵海连喝了几口,砸砸嘴才说道:“多喝点,大补啊!这是库区有人钓到的土鳖,足有三斤多,现在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野生鳖。这里的局长早上就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尝尝鲜,我想这东西对你们女人最好,就叫上你一起来吃。丫头,快动手,别浪费了!”

    赵副市长说完,就大快朵颐,吃肉喝汤,很是享受。梁晓怡心中有事,勉强应付。配菜也是独具匠心,味道也不错,梁晓怡喝了一碗汤,就不再喝了,只吃起几个素菜。

    吃饭的过程中,赵海也没有谈任何工作上的事,梁晓怡心下了然,也就没有主动去问。倒是赵海兴趣勃勃,下午要教梁晓怡钓鱼。

    吃过饭,外面艳阳高照,也不是钓鱼的好时间,赵海建议午休起来再去。别墅房间也多,梁晓怡的午休又是雷打不动的。看赵海走进一楼的主卧室,她想了想,挑了临门的一间卧室,进去反锁了房门,给小尹发了个信息,然后和衣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身体深处慢慢涌上一股燥热,梁晓怡不由轻吟一声,人也感觉晕乎乎的,心中一惊,咬咬舌尖,努力保持清醒。爬起来接了杯开水,忍着烫喝了下去,心中的燥热才减轻了些许。

    摸摸还发烫的脸颊,她想到中午喝的汤,不知是汤补得厉害,还是里面的辅料有那方面的成分,梁晓怡不放心,又喝了两杯烫开水,直到出了一身细汗,心中的燥热才平复下去。

    现在,李晓不在,自己越发要小心从事。看时间还早,也不敢睡熟了,和衣斜靠着被子浅浅眯起了眼睛。

    下午三点多,赵海在外面叫起了她。梁晓怡洗了把脸,走出房间,李秘书递给她一间防晒衣和太阳帽,三个人一起走出别墅。

    李秘书背上几套渔具,三人顺着库区的林荫小路,来到一个僻静的钓场。李秘书在一处太阳伞下,摆开钓鱼椅,就又退开了。

    赵海熟练地下了自己的钓竿,回头看梁晓怡拿着钓竿站在岸边一筹莫展,知道她不会摆弄,哈哈一笑走过来手把手讲解了一番。什么上饵,甩竿,定浮标,梁晓怡没想到一个下杆就有这么多讲究,她倚着赵海的指导甩了几回竿,钓线却怎么也甩不到位。

    “呵呵,我来帮你。”

    赵海好为人师,走过来从后面拥着梁晓怡,握着她双手,帮着将钓竿打开,高举向身侧使劲一甩,鱼线就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飞向水面,然后,浮标就荡漾在水面上。

    “要不要再来一次?熟能生巧,多练几次也就会了。”

    这次的甩竿的确完美,梁晓怡却有点尴尬。赵海松开一只手,顺势却放在她的前腰处,另一只手指点她稳住鱼竿,她的身子则被完全紧拥在怀里。

    梁晓怡的脸刷地红了,身躯不自然地扭动几下,稍稍脱离开身后的怀抱:“赵叔叔,不用了......我手困了。”

    赵海哈哈一笑,随手松开她的身子,接过鱼竿,弯腰插在卡座上:“好了,现在坐下,你只要盯着浮标就行了。”

    赵海的表现果然就是李晓预言的那样,刚才借机搂抱,现在又是毫不顾忌的握着自己的手,那接下来又会怎么做?

    梁晓怡心中冷冷一笑,放下香鱼饵,专等锦鲤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