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又是一夜过去,早上,李晓吃了按时送来的早点,喊来了门外纪委的工作人员。

    “麻烦你们请示一下龚书记,我这里有两份信需要你们纪委审查后,送到市委组织部和东城区政府。”

    两名工作人员接过折叠的两张纸,展开一看,竟是辞职信,手写的两份一模一样的内容,内容很简单,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李助理,你要辞职?按照纪委的规定,你是审查期间,不能向外界传递任何信息。”

    李晓点点头:“这两封信和你们纪委审查无关,你们可以细细检查一遍,龚书记审查以后再决定送不送。私下问一句,龚书记以前在哪里工作的?”

    “好,你稍等,我们马上给龚书记汇报,至于龚书记他是三天前才从省纪委下派来的。”

    省纪委下来的,李晓喃喃说道:“这倒有意思了。”

    市纪委在市委大楼的六楼,此时,龚鹏的案头,已经有了李晓更加详细的资料。组织部就在五楼,要得到这些资料并不难,一夜难眠的龚鹏翻开资料越看越心惊,没成想自己随便批了回字,就把一个明星干部给抓了,而且还找不到什么大毛病。

    他现在终于确信,李晓被“双指”这件事,自己大概被人当枪使了,这是一场人为的阴谋。现在,他有点骑虎难下了,不管贾为国是什么目的,现在棘手的问题是自己该如何脱身。

    这件事毕竟要等一把手刘书记回来上会研究的,是随便找出李晓一点错误,不痛不痒做个处理决定,还是勇敢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李晓一个清白?

    踌躇之间,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看似宾馆那边的工作人员的号码,他立刻接通了电话。

    “龚书记,报告你一个情况。李晓向我们申请,要给组织部和东城区分别送一份辞职信,内容我们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辞职?他为什么要辞职?”

    “原因我们不清楚,看他的神态很正常,应该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们给送不送?”

    龚鹏心里一紧,顿感压力山大,李晓在这个敏感时刻辞职,外界会怎么看,纪委和自己都脱不了干系,想都不用想他就拒绝了:“把信扣下,等我的通知。”

    刚挂了电话,手机上又来了电话,看是纪委老大刘书记的号码,他心中一跳,立即接通了:“刘书记,你好,会开完了?”

    “你把东城区李晓审查了,怎么事先不报告?”

    “对不起,是一科的贾卫国报上来的,也提供了证据,我就仓促决定了,想您在省城开会,事后再汇报。”

    “那查的情况怎么样?”

    龚鹏额头立即见了汗,声音也小了许多:“好像贾卫国核查的证据都站不住,我正准备给您请示呢。”

    “唉,你以为自己还在机关呢,基层的事情很复杂,人都审查了两天了,证据都靠不实你还不给我汇报,准备捂盖子?我在省纪委开会,廖副书记给我说了我才知道了,算了,廖书记就在我身边,你给他汇报吧。”

    省纪委都知道了,龚鹏拿手机的手不由哆嗦了一下,话筒里立即传来老领导熟悉的声音,“小龚,才下去三天就带走了一个副处级硕士干部,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老领导,我可能犯了错误,被人给利用了。”

    “你呀,下去时我给你怎么交代的?不要急着显示自己的才干,要多观察摸清山城情况。呵呵,李晓是我的师弟,本来他提供了重大违纪线索,纪处长带人已经下去了,你可好,直接把他给审查了,怎么样,坐蜡了吧?”

    李晓是廖中锋的师弟!龚鹏心头顿时一万匹草泥马飞驰而过,把贾卫国家里的女性通通问候了一边:“老领导,现在我该怎么做?”

    “我那师弟现在情绪怎么样?”

    “昨晚我亲自和他谈的,他情绪很平静。只是贾为国带他来后几乎两天没有给吃饭,可能很生气,说要投诉贾为国。对了,还有,刚才李晓写了辞职信,向我们申请要交给市里和区里,我给扣下了。”

    话筒那头顿了顿,才说道:“那个贾为国一定有问题,不行就采取组织措施,现在你马上把举报人的情况弄清楚,要查清问题出在哪里,辞职信你按他的申请送出去,我和刘书记马上一起来山城。”

    龚鹏挂了电话,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想了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拿起桌上的固话打了出去,“按李晓同志的要求办,你们亲自把辞职信送到市委组织部和东城区政府。”

    打完电话,龚鹏急忙安排一组人去盯着贾为国,一组人去复核举报信上的证据,然后匆匆下楼调车赶到南郊的宾馆。上楼走进关押李晓的房间。

    李晓坐在临窗的椅子上,抽烟沉思,看到他进来,情绪并不怎么好。

    龚鹏默默过去坐下,也点上一支烟:“我已经让人把辞职信送出去了。”

    顿了顿,龚鹏还是开口道歉:“有些事,我现在也明白了,对不起!”

    李晓这才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初来乍到摸不清山城的情况,我不会怪你。我在山城是属于体制内的另类,惹到一些厉害的人,有人想要毁了我,你们纪委不出手,人家必然会有另外的手段对付我,所以你不必在意,我早习惯了。”

    龚鹏的脸红了红,“我看了你的资料,干得很好,你又年轻,有文凭懂经济,为什么要辞职?”

    李晓顿了顿,才说道:“这两天,我想明白了许多事,以前是我太自信了,凭我一人之力在山城市确实做不了什么。以前总在夹缝中求生存,以为事情可为,但是总有走不通的时候,现在我决定放下了。”

    龚鹏抬起头:“放下?什么意思?”

    李晓看着窗外,一脸的落寞:“这件事过去,我打算真正离开体制,换个生活环境,再想想自己能干点其它什么事。”

    龚鹏苦苦一笑:“毕竟是我批准审查你的,你若真正的辞职了,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这次有幸来纪委喝茶,没有正式的结论,我不会出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人物,也不想做一个殉道者,只是不想再给别人机会来整自己,毕竟有些代价我也是付不起的。这次是时纪委找上门,我自信还能脱身,可下一次呢?要做事哪能不犯错?”

    龚鹏默默点点头,“纪委廖书记今天来山城。”

    龚鹏莫名地说了一句,失落地起身走了。几分钟后,李晓的手包和手机被送了回来。看着自己的手机和手包,李晓竟然有了几分陌生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