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打开手机,上面未接来电有十几个,梁晓怡一个人几乎打了七八个。想了想,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妻子,怕她会病急乱投医,做出什么遗憾的事来。

    给妻子发了一个平安的信息,然后又关了手机。自己被纪委带走了,再加上辞职的消息,别人会有什么反应,想来这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李晓手写的两份辞职信,被纪委人员分开送了出去。送到市委组织部的辞职信,通过办公室被到了干部科,科长外出开会,副科长看了这封信,觉得很意外。这年头都想着进步,今天却见到辞职的干部,吃惊之下就急忙送到主管的副部长案头。

    另一份辞职信被送到东城区政府传达室,按说还要等报纸来了和其它文件再一起送到区办,免得还要再往楼上跑一回。

    传达室里负责分拣信件的一位大姐,随意看了一眼,眼睛就瞪大了。李晓被纪委带走,她还偷偷哭了一回,现在,李晓署名的辞职信到了手中,她不敢怠慢,立即跑到楼上,送到区办。

    “李助理的辞职信!”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都围上去看。李雅萍正靠着桌子喝水,闻言就呛了一口水,扔了杯子就奔过来,抓在手里一看,确是李晓的亲笔信,日期则是今天的。

    这是怎么回事?被纪委审查还能送出信件来,难道又有什么变故 ,逼得他要辞职?想了想,让人把信就被人送去马区长办公室。雅萍紧忙跑到洗手间,打电话通知了父亲,李国良也懵了。

    不等父亲回什么话,雅萍就挂了电话。李晓这是第二次辞职了,现在他人在纪委困着,能再次辞职,那就是受了不能接受的打击,真的心灰意冷了。

    怎么才能挽留住李晓?急得转了几圈,无意中差点走到男洗手间 。急中真能生智,她突然想起S大的周厉光周老,现在只有请他出面了,周老一个电话就能降住李晓,也许,顺便也能吓一吓父亲这群老顽固。

    雅萍翻开手机通讯录,好不容易找到名录上的“周老头”,拨了手机号码过去,电话通着却没人接听,连拨了几遍,还是没人接听。雅萍只好试着拨了周教授家里的座机固话,没成想这次却有人接听。

    雅萍听到是周教授,怕她不记得自己,急着介绍了几句,电话里轻飘飘传来了一句“哼,又惦记我这里的东西,不认识你。”

    雅萍恨得牙痒痒,直接就来了句:“李晓出事了。”

    这回果然灵验:“臭小子出了什么事?快说!”

    “他被市纪委带走了。”李雅萍把李晓身上最近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好!好!叫他不听话,被那个梁什么的师范生拐跑了,偏要回去折腾。这回叫人给收拾了,家也快没有了。还被逼着辞职,辞职好,辞职了就回来帮我编书吧。”

    雅萍不由苦笑,这下自己是不是帮了倒忙,这老顽童可是盼着李晓回学校呢:“周老,他这次被人欺负惨了,你的弟子你知道,依他的性格岂能罢休?可惜,现在没人帮他,周老,你也老了,起不了什么作用,再见!”

    周老真急了:“贼丫头,别挂电话呀,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死呢,我的学生还轮不到别人来欺负!”

    “周老,刚才你不是不认识我么?”

    “嘿嘿,我怎么不认识你,老头子我现在很忙,好了,我这当师傅的该给徒弟搬救兵去了。先让他二师兄过去,山城,哼!”

    等周老挂了电话,雅萍才放心下来。想了想,又给梁淑萍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李晓再次辞职的消息。

    李晓被“双规”后,东城区许多地方都议论纷纷,唯独下梁镇显得很平静,甚至平静得有点诡异。很快,李晓被纪委逼得再次辞职的消息在大院里传开,这回镇政府大院里不淡定了。

    先是几个副镇长副书记,依次去了书记办公室,然后又急匆匆离开镇政府,纷纷下乡了。

    中午,东城区餐厅里照常很热闹。马区长这两天不愿意去二楼跟马建国那帮人照面,去一楼餐厅打好饭刚坐下,还没来得急吃一口。突然,值班室的人脸色苍白地跑进来,餐厅的人都好奇地看着,又发生了紧急的事?

    来人跑到马区长身边,低头耳语几句。马区长脸色也苍白了,站起来推开餐盘:“快去通知市里值班室和区委值班室,召集在家的领导快去会议室,要快!”

    马区长失去了一个领导应有的矜持,一边打手机,一边跑步离开餐厅。

    咦!绝对有大事发生了,机关里都是通透之辈,这样紧张的场面还真不多见,大家都兴奋地猜测发生什么事。

    机关总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确切的消息很快传过来了。下梁镇几万群众正在集中,准备去市里群访。机关的人都惊呆了,几万人!天哪!这是要干什么?

    下梁镇镇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在家的领导就剩下梁淑萍一个人,其它的都去工业园区现场了。她握着手机,手微微颤抖,脸上神情复杂,嘴里喃喃自语:太过分了,给个处分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逼他辞职?真当下梁人是泥捏的!

    下梁镇工业园区的大广场上,此时已是人山人海,远处的地方,还有不断的人流正四处汇流过来。广场上的人群中,其中最多的居然是各个工厂的工人。

    看着越聚越多的人群,广场高台上的一干镇领导头皮发麻。人过一万,无边无沿!几万人聚在一起的场景实在太震撼了,稍微有一点意外,那局面就会失控,酿成天大的祸事。

    广场上人群并不混乱,而是井然有序,但又找不到组织者,只是默默站立着。高台上的领导陆续还在增加,东城在家的领导都来了。马建国看着低下黑压压的人群,心惊肉跳。消息早已经传出来了,工人们要见李晓,要去市里请愿为李晓讨个公道。

    在镇里领导的劝阻下,工人们暂时没有动身去市里,而是在广场等待着。接着,一溜小车开了过来,梁淑萍陪伴着一群市里领导也到了,东城的领导以马建国为首,走下高台迎接,李国良挥手阻止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套。

    高台上下都连接了话筒,区委的一个领导接过话筒,走到前面:“工人和农民兄弟们,现在区里市里领导都来了,你们有什么话,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们说。”

    人群静了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工人出来走到话筒前:“我们要见李镇长!”

    人群中有人附和,渐渐声音大了起来。李国良急忙走上前:“李晓同志马上就到,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这位老师傅,你说说看。”

    老师傅向后挥挥手,人群又安静了:“我们要问问各位领导,你们把李晓抓起来了,他究竟犯了什么错?。”

    区领导顺嘴就说:“李晓被纪委带走,当然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