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尼玛!李国良急忙上前捂住话筒,一把将那位不开眼的给拨到一边,然后自己接过话头:“李晓同志没有事,他只是协助市纪委去调查一些案子,我们已经通知了,他马上就会过来。”

    正说着,眼角扫到一辆小车停在广场边,李晓和几个人一起下了车,他松了口气:“大家看,李晓同志已经来了,我们是不是鼓鼓掌啊!”

    李国良带头鼓掌,广场上的掌声也响了起来,几万人的掌声如雷声刮过,人群中不时就有人高呼。

    “李镇长!”

    “李晓!”

    高台上的领导看到这一幕,心中真是五味杂陈。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佩服。

    李国良退后一步,对着旁边市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小声感慨:“都看看吧,你们谁有朝一日能像李晓这样,让老百姓如此信服?”

    情绪激动的人群欣喜地看着李晓出现在高台上,欢呼声波浪震天。李晓眼眶里刹那间溢满了泪水,这段时间自己从失落到平静,其间的辛酸滋味只有自己知道。看着台下的人海,他所受的委屈真的算不得什么。

    先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伸出两只手向下压压,广场上就像风吹过,霎时又恢复了平静。李晓看着人群前面,眼睛一亮:“安大哥,你们还没吃午饭吧?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我可管不起啊!”

    人群中响起一阵哄笑,站在前面的老师傅憨厚一笑:“李镇长,你为什么要辞职啊,是不是有人要逼你走?”

    台上的一群领导刚放下的心,忽地又提了起来。

    李晓举手摆了摆:“没有人逼我走,是我自己要走,我只是想换个环境。为了工作,我也失去了很多,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的心情希望大家理解!”

    安师傅情绪更激动了,李晓是心怀大志的人,如此年轻,宁愿放弃不小的职位,那就不是正常的事情,肯定是受了大委屈了。

    “李镇长,你不要离开啊!东城还有许多像我这样下岗的老工人,你帮他们一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安师傅满脸的悲伧,想到许多老兄弟如今的处境,他不由低头抹泪。

    李晓站在台上,一时也踌躇不已,家庭走到破裂的边缘,在区里名声扫地,他已经下定决心离开,除了挖出妻子背后的人,不想再踏进山城其它的事非漩涡。

    “李镇长,我们知道你受了委屈,但公道自在人心。大家今天来这里,就是念你的好,我们什么都不怕的!”

    台下的人群里有了阵阵骚动,李国良一看不妙,作为市里负责处理事件的全权代表,他不得不表态了,上前一步接过话筒,高声说道:“你们的李镇长不会离开,大家放心,市里还要重用他。”

    安抚住下面的人群,李国良扭头低声说道:“李晓,快答应他们,得想办法让人群先散了,否则会出大事的。”

    李晓点点头,目前的局面已经没有了退路,怎么也不会让现场情势失控:“安师傅,我答应你们,不走了!现在大家都回去上班。”

    “李镇长,此话当真!”安师傅喜出望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家聚在这里,就是准备帮李晓的忙,只要李晓这里没事了,大家自然就没事了。

    “安师傅,安排大家退回去吧!相信我!”李晓也放下了心思,既然走不了,那就重新开始吧。

    “李镇长不走了,大家散了吧!”安师傅转身高声向大家喊了一句,看似混乱的人群,开始从四周散开,大约半个小时才走了个干干净净。

    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大家觉得刚才的一切好像幻觉,并没有发生这场突发的事件一样。

    但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也抹不去几万人的痕迹。高台上,一群山城的大小领导全松了一口气。一场迫在眉迭的祸事消散于萌芽状态。

    李晓在下梁的威信也落在有心人眼里。当领导的人,谁不想拥有群众的信服,可这一切荣光都属于眼前这个年轻得有点过分的人。

    广场的一角,一辆黑色小车中,廖中峰看着刚才的一幕,对身旁的龚鹏说道:“小龚你都看到了,作何感想?今后记住这个教训吧。走吧,去市纪委看一看,万书记还在省里等我的调查结果呢。”

    领导们走下高台,梁淑萍作为地主,邀请在场的领导回镇政府餐厅补个午餐。下梁这场突发的大事,连累各级领导也没有吃饭,李国良想了想,就同意了。

    大家开车回到下梁政府,被梁淑萍请进了餐厅,几个大餐桌上,丰盛的菜品摆得满满当当,还摆上了五星山城酒。

    市里领导坐下,看着那红色酒瓶上展翅欲飞的凤凰图案,就觉得刺眼,这酒价值可不菲。梁淑萍亲自充当服务员,一一为领导倒上酒,顿时,悠长的酒香就弥漫在餐厅。

    看大家迟疑着不动,她随意笑笑:“各位领导,下梁差点出了大事,这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连累了各位领导。所以我自掏腰包,特意上了咱们山城最好的酒,给各位领导赔罪。”

    一群大男人对她也不会计较,再说事情顺利解决,肚子也确实饿了,大家也就不客气了,杯来酒往,一时餐厅就热闹起来了。

    饭开了四桌,李晓在第二张桌,坐在马区长身边,两人边吃边低声交流,也不起身去敬酒。知道李晓会无事回来,他放下担心,又重新然起斗志。

    第一桌上,马建国那有心思吃饭,刚才广场上的情景深深刺痛了他的神经。费尽心机把李晓送进纪委,现在看来倒是替他刷了一次存在感,真够憋气的。

    马建国眼珠一转,对身旁的市政府领导低声咬起耳朵。那位领导听了马建国的话,脸色立即不好起来,思索一阵,也觉得马建国的话有道理。

    今天的事,明显是有人组织的,几万人的规模却进退有序,谁都知道事情不简单。下梁是李晓的发迹之地,威望大家刚才已经领教过了,如果,李晓就是幕后组织之人,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

    虽然李晓当时还关押在纪委,但他对李晓的感觉却不好了。刚才李晓在广场上一呼百应的情景,他心里像扎了一根刺,很不舒服。

    马建国看着领导的脸色,心头一喜,偏头又对另一位领导低声交流起来。李国良正坐在另一位领导的身旁,马建国声音虽然压的很小,不过也没避着他,他一字一句都听在耳中。

    他眉头紧皱,看着眉色飞舞的马建国,不由心中冷笑。哼,你不是想和我女儿发生一些美妙的事吗?那我就让你这个衣冠禽兽发生一些“美妙”的事,不要以为有人护着你,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李晓先站了起来,走到李国良身边说道:“李书记,事情已经结束了,我先走一步,回纪委继续接受调查。”

    李国良愣了一下,“不用回去,我代表市委和纪委宣布你结束审查。”

    李晓哪里肯轻易放过:“纪委还没有给我做出结论,还是按程序走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