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不要急,我已经和刘书记交流过了,市里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我代表市委和你谈话,走吧,我们另外找个地方。”

    李国良站起来,也不让任何人送行,和李晓一起走出餐厅,秘书和司机随后紧跟着出来。上了三号车,李国良说道:“去河堤吧。”

    小车出了镇政府,沿着公路向南开了十几分钟,然后沿着大河河堤又走了十几分钟,等开到一处无人的河堤下,李国良叫司机停了车,然后开门走了下去。

    李晓跟着下车,两人登上河堤漫步而走。看着川流不息的东流水,领导不开口,李晓也默默陪站着。

    李国良摸出烟递给李晓一支,李晓掏出打火机给两人点上。

    李国良抽了几口烟,才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李晓和他没有过深的交往,对他的目的也不清楚,只得摇摇头:“李书记,我还是戴罪之身,有什么事情,您说我听着。”

    李国良感到了李晓的冷淡,转身看着大河,微微一叹:“我知道,你在东城区受了委屈,也对我们这些保守的老家伙看不在眼里,甚至还有点埋怨。不过,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下梁镇就做得不错!别人不了解你,我却对你知道得清清楚楚。”

    李晓不解其意,转头看着这个风评不错的山城大员。

    “我们家雅萍当了你多年的师妹,她可是给我说了你许多事情,简直都成了你的崇拜者,你说我能不知道你吗?”

    李晓惊讶了:“你是......雅萍的父亲。”

    看李晓的吃瘪,李国良开怀一笑:“我的女儿,在家多宝贝,却被你当丫鬟使唤了几年,你叫我一声叔叔,不委屈吧?”

    李晓恍然大悟,雅萍身上的种种诡异都得到了答案,他歉意地笑笑:“李叔叔,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雅萍原来是您的女儿。”

    “我们所处的环境复杂,我让她隐瞒身份,也是为保护她,不得已而为之,你可不要怪她。”

    “我怎么会怪她,我一直当他是亲妹妹,我们互相关心帮助,一辈子都会好好相处的。李叔叔,您放心!”

    李国良满意点点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的人品我还信得过。不过,丫头最近离婚了,我也烦心啊,你这个当师兄的可要多费心了。”

    雅萍的心思李晓一直心知肚明,现在知道她背景深厚,只能为她高兴。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自己现在是最没有发言权的,干脆不开口为妙。

    “好了,私事我们不说了,一切顺其自然。今天我找你,不仅仅是代表市委,也是做为一个长者,想听听你的打算。纪委有人作死,自然有纪律处理。丫头最近跟着你四处跑,回家兴奋的很。我感觉你好像在下一盘大棋,你不要有顾忌,把你的想法都告诉我,如果可能,我愿意帮你一把。”

    既然李国良是雅萍的父亲,那真不必有什么可顾忌的。李晓取出香烟,给李国良和自己点上,看着平缓地河面,静静地想了想,才开口说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副美妙的画卷在李国良脑海中徐徐展开,李国良倒吸一口凉气。

    好大的手笔!好大的胆子!

    缓了一口气,李晓对李国良的惊讶没有在意,他太需要上级的助力了,也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李叔叔,我的计划最需要的是要保证强有力的执行力,可马区长在东城并没有多大的实权,我需要一定的决定权。到时大量的资金流进东城,必然有人眼红,我还需要纪委给予支持,也许,还有一场避免不了较量。”

    李国良一言不发,不停地思索着。李晓计划的前景令他动心不已,如果成功,这无异是在全省放了一颗卫星,不想出名都难。李晓的要求比起那个庞大的计划,一点都不为过,自己该怎样做呢?这失败的风险也不小。

    也许是今天早上的场景太震撼了,李国良内心里对李晓充满了信心,重重地拍了拍手:“既然这次纪委错抓了你,那我们就从这个方面打开缺口。为了你的计划,我就向组织提点补偿条件。你直接以副区长身份进常委,纪委让龚鹏过来,这样你们就有三票了,这是我目前能为你争取到的最大极限了。”

    “谢谢李叔叔!”这简直是意外之喜,算上梁淑萍这一票,那可是铁定的四票,又有区政府这个平台,足够做一些事情了。

    李国良摇摇头,脸色阴沉下来:“先不要谢我,现在,我们来说一说马建国,他是你第一个要面对的对手,哼,敢打我女儿的主意,真是好胆!可是我目前还直接弄不了他。”

    “不可能吧,您可是正厅级领导,马建国一个正处而已。”

    李国良叹息一声:“我这个正厅有水分,只是副职呀,我是山城当地派,要扶正就要外调,马背后是张书记撑腰,他不退我就得手下留情。”

    接下来的话让李晓见识到李国良的老辣,正厅和副处的差距真不是简单几个级别就可以拉平的。对马建国的了解,李国良比李晓要透彻得多。

    “你不要小看他,这个人并不是一无是处,工作能力很强,脑子也很灵光。当年山城抗洪他可是英雄人物,渐渐爬到区委书记的位置。只是现在看来,他先天不足,整天贪权好色不思进取。有这样的人存在,你的计划可能做不下去。”

    “李叔叔,我有一些证据,可以交给市纪委,能不能将他调离或者处理?”遇到马建国这样的人,李晓也是郁闷不已。

    李国良叹口气:“马建国在山城经营这么久,上下根基深厚,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岂能轻易动得了?你也不要瞒我了,我知道你打算对付他,你记住,要动就要一击必中,否则后患无穷。”

    李晓尴尬地笑了笑:“我记下了,一击必中。”

    “唉,现在是全球经济时代,我们这代人喊喊口号还行,真正去做,不是引进了高污染企业,就是到处交学费,折腾了几次,也折腾怕了。好在有像你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也进入了体制。所以,你的辞职我们怕,群众也怕。你想过没有,如果山城将你这样的硕士都逼走了,省里领导会怎么看我们?”

    这算肺腑之言了,李晓感动之余,自己也陷入深深思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